今日热点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020-02-13 11:36:27   瞭望智库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日本政府表示,正停泊在日本横滨近海的游轮“钻石公主”号上,新增3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报道称,日本钻石公主号游轮确诊病例达174例。日本卫生部一名官员在对“钻石公主号”游轮进行检查时被感染。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4日,隔离前夜,船上不断有身穿隔离衣的防护人员走动。由网友@data_tw提供

文丨李云蝶新京报记者

“日本政府正为我们的船只和船员提供额外的人力支持,包括7000个防护口罩和由16名医生、12名护士及医疗接待人员构成的专业医护团队……我们也在为有需求的宾客提供相应的药品。”

1月25日,大年初一,43岁的香港人黄雅曦一家七口抵达香港启德邮轮码头,准备乘坐当晚11时59分出发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在海上庆祝新年。

这是一家人期待已久的长途旅行。黄雅曦说,公公已经78岁,小儿子才6岁,邮轮是适合全家出游的“最轻松的旅行方式”。

公开资料显示,公主邮轮是全球最大的邮轮公司嘉年华旗下品牌,而“钻石公主号”是公主邮轮旗下Grand(豪华)级别中最大的两艘邮轮之一。1月20日,“钻石公主号”由横滨出发,途经日本鹿儿岛,于1月25日抵达香港,在此停留一天、部分乘客上下船后,邮轮继续前往越南岘港、河内,台湾基隆,日本冲绳等地,最终于2月4日返回横滨,完整行程共计15天16夜。

一位邮轮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香港一向是客流量较大的中转地,从日本出发前往东南亚的邮轮都会在此停留,很多本地人会在这里上下船;香港机场又是国际机场,很多员工也会在这里轮换。

就在黄雅曦一家登船当日,一位80岁的男性香港乘客下船回家,并于五日后(1月30日)因发烧入院接受隔离治疗,后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据特区政府新闻公报,该男性发病日期为“2020年1月23日”,当时,这名男性正在“钻石公主号”从日本鹿儿岛前往香港的途中。

这一疫情通报引起了有关方面的警觉。2月3日晚,“钻石公主号”结束行程抵达横滨,日本厚生劳动省检疫人员立刻上船开始通宵检查。几天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不断上升。

公主邮轮在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邮件中表示,钻石公主号1月20日从日本横滨出发的航次上,共有2666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和1045名船员。另据央视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获悉,船上有中国内地人员22人,包括2名乘客和20名船组成员,有260名香港乘客、5名澳门乘客、20名中国台湾乘客。

据日本NHK报道,为防止疫情蔓延,日本厚生劳动省要求其余3600多名乘员继续留在船内,如无特殊情况,从2月5日起必须在客房等处隔离14天。截至发稿,“钻石公主号”上乘员已在船上隔离一周。

1月25日上午10时30分,邮轮开始办理登船手续。

等待时间颇长,黄雅曦注意到,排队人群中,自己是少有的戴口罩的乘客。此前,香港陆续爆出的5宗新冠肺炎确诊案例让她提高了警惕。登船前,她为家人备足了船上用的口罩和消毒洗手液。

下午两点,黄雅曦一家终于登上了邮轮。他们订了11层的三间内舱房,原本还担心没有新鲜空气,但疫情暴发后,她却不禁庆幸,“我们房间没有窗口,都是密封的。”

香港人劳允若(化名)和家人、朋友们订了11层的7间房。他们一行14人,由来自香港、澳门的六个家庭组成。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7日,邮轮上的餐食单。受访者供图

因团队中有不少老年人,劳允若也在出发前提醒大家戴口罩,“香港新闻一直在报道肺炎疫情,提醒市民出门要戴口罩,我们知道很严重。”

就在黄雅曦、劳允若登船的当天下午,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宣布,疫情对本地社群健康风险“高而迫切”,应变级别由当时的“严重”,提升至最高的“紧急”级别。

然而,上船后,劳允若发现,船上大多是外国人,戴口罩的人很少,“慢慢我们也松懈了,只在到了越南等地上岸时才戴。”

黄雅曦却依然警惕,“我们尽量不在人多时去餐厅吃饭,只要去人员密集的地方都要戴口罩。”

钻石公主号的日常管理让黄雅曦放心,“船公司让我们遵守规则,吃饭前一定要洗手消毒才可以进食。从上船开始就非常严格。”

最初的邮轮生活和想象中一样愉快。黄雅曦一家人没有在每个港口都下船游览,“船上的项目多到玩不过来,我们一家喜欢做健康运动,白天会一起上健身班,一起游泳,晚上看节目。”

“钻石公主号”上娱乐项目极其丰富。据其官网介绍:您可以在Kai寿司(特色餐厅)品尝新鲜制作的生鱼片,驻足富丽堂皇的中庭广场观看街头表演,或是去往公主剧院欣赏一场气势恢宏的演出。海上大型日式汤浴,也将为您呈献出类拔萃的精致服务。

而劳允若则坚持在每个港口都下去游览一番,“在岘港,我们14个人租了一辆中巴游览景点;到了有‘海上桂林’之称的下龙湾,我们租了个小船;在基隆,我们有人去了台北101,有人去了台北故宫博物院。”

他们此时尚不知道,1月30日,“钻石公主号”从河内出发前往基隆的这段时间里,曾在1月25日下船的80岁男性香港乘客开始发烧,同日到香港明爱医院急症室求医,并入院接受隔离治疗。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11日中午,钻石公主号上供应的午餐。由网友@data_tw提供

在返航前的最后一站日本冲绳,劳允若发觉,海关检查变得繁琐起来。

2月1日下午1时,“钻石公主号”抵达冲绳。劳允若回忆,入境前需要领取两张宣传单,上面是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详细资料。选择下船入境的乘客还会收到一张询问单,内容包括是否去过湖北、武汉,是否有发烧或其他症状等,海关人员也会逐个对乘客当面进行询问。

而在此之前的其他港口,劳允若说,“我们只要提前填好健康申报表,出去连同电子签证出示给海关人员,很快就办好了。”

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全球蔓延开来。共有来自亚洲、北美洲、欧洲、大洋洲和南美洲的23个国家报告了确诊病例。截至1月31日,日本也已确诊17例新冠肺炎。

由于手续繁琐,整个下船入境的过程持续了约5个小时,劳允若直到下午6点才真正入境,晚上10点多又要回船,“等待的时间比玩的时间还长。”

当晚,劳允若和黄雅曦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一条来自家乡香港的新闻,一位80岁香港男性确诊了新冠肺炎,而他曾经和自己乘坐过同一航次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正调查一宗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个案。该名80岁男病人居于新界葵涌邨绿葵楼,过往健康良好。他于潜伏期内没有到医疗机构、湿街市或海鲜市场,亦没有接触野生动物。

公报中提到了该病人的详细行程,“他于1月10日经罗湖口岸到内地逗留数小时,于1月17日乘飞机由香港前往日本东京,自1月19日起出现咳嗽,1月20日于横滨上船乘坐邮轮,1月25日抵达香港启德邮轮码头,1月30日开始发烧,同日到明爱医院急症室求医,并入院接受隔离治疗。病人已转送玛嘉烈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目前情况稳定。”

看到新闻后,劳允若第一时间和同行其他人讨论,但“当时以为他下船了就没事了。”

黄雅曦的反应更为激烈一些。她立刻回到房间戴上口罩,并找到船上服务人员一问究竟。黄雅曦回忆,工作人员告诉她,香港政府已经知会船方,船方会将发烧或自称有感冒症状的人士全部隔离,如果有进一步消息会及时通知。

船员艾丽(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2月2日一早,在每日部门例会上,菲律宾籍主管告诉大家,“有个坏消息,可能出现了新的病毒。”并强调当天“要进行彻底的消毒。”

但这一消息并未立即通知给全体乘客。2月2日一整天,邮轮在海面航行,“每晚6、7点,七楼一间室内影厅内会有歌舞表演,一般会有一两百人观看,当天晚上照常进行。”劳允若说。

从看到新闻起,黄雅曦全家一直戴着口罩,但船上大多数人仍然没戴口罩。

直到2月3日下午4点左右,船方才第一次向全体乘客通报了疫情。劳允若记得,当时船长在广播中表示,“香港有个肺炎案例,是在下船后几天确诊的,我们现在正在加速,务求晚上8:30可以提前抵达横滨港口,所有乘客要接受日本政府的健康审查,工作人员将上船对每一位乘客进行体温测量及抽样检查。”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8日晚,钻石公主号上的工作人员很仔细地在清洁电梯。由网友@data_tw提供

2月3日晚8点,“钻石公主号”比原计划提前10小时抵达日本横滨港口。

日本厚生劳动省如临大敌。劳允若记得,当地卫生局的工作人员身着防护服、口罩、手套,登船给每个人测量体温,询问有没有发烧、流鼻涕、咳嗽等症状,若有症状则需接受进一步排查。

2月4日凌晨4时半,已接受完体温检测回房睡觉的黄雅曦一家三口再次被叫醒,日方检疫人员拿来棉签,采集了三人的咽拭子样本。

黄雅曦解释,“旅行途中,我的丈夫患有伤风症状,去船上的医护中心看过船医,因此日方拿到了他的资料。”

据日本NHK报道,检疫人员从273人身上提取了样本,并依次进行病毒检测,273人中,120人出现发热与咳嗽等症状,153人与出现症状者或与那名香港男性有过密切接触。

样本的采集和检测需要时间,2月4日天一亮,船上乘客就收到广播通知,检疫还在进行,全体乘客需在船上继续等待一天。

这天吃早饭的时候,劳允若注意到,邮轮上开始进行全方位认真消毒,在公共区域,一旦有人离开座位,清洁人员就会过去用消毒液擦拭。不过她发现,“员工还没有戴口罩和手套。”

艾丽则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月4日起,她就要求戴口罩,但“主管斥责我,还说会引起客人恐慌。”不过,她也有点理解主管,“外国人接触这次疫情很少,很不重视。就连我一开始也以为航线不经过中国内地就会安全。”

一位来自印尼的清洁服务生也表示,在船上公布疫情前,他从未听说过新型冠状病毒。不仅船员,直到2月4日晚间,邮轮上乘客在网上发布的图片中,用餐场所依旧人满为患,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一位日本乘客在社交平台发布状态称,“我对(新型)冠状病毒一无所知。”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4日晚上八点,邮轮的餐厅依然人满为患,几乎无人戴口罩。由网友@data_tw提供

在大家的困惑和等待中,第一批次检测结果出来了。

2月5日一大早,黄雅曦听到船长广播,“有10人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并表示,“该船正在检疫中,我们要求您按照检疫当局指示,留在房间内,不得出入。”“我们被告知将花费14天以上时间。”

当晚公主邮轮在官网发布声明,再次印证了这一新消息。声明中称,“在已完成检测的样本中,有10人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包括2名澳大利亚宾客、3名日本宾客、3名中国香港宾客、1名美国宾客以及1名菲律宾船员。”“应日本厚生劳动省要求,钻石公主号将继续在横滨接受至少14天的隔离。”

这一通知打乱了不少乘客的后续出行计划。黄雅曦一家原计划从横滨下船后前往东京旅行,之后再返回香港,现在只能无奈退票。

让她后怕的是,黄雅曦在电视新闻中认出了一对已确诊的英籍夫妇。她记得,2月2日晚上,自己曾在船上酒吧内参与过一个猜谜游戏,而“那对夫妇就在我们附近。”

还算幸运的是,截至发稿时止,黄雅曦、劳允若和同伴们均无异常。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7日,船方为乘客发了温度计和橡胶手套,每日自己测量体温,超过37.5摄氏度需要上报。图片由网友@data_tw提供

检测结果出来当天,“钻石公主号”上的隔离正式开始。从2月5日起,船上的乘客食堂关闭,员工将食物送到乘客房间门口。

房间内的清洁也暂时告停。黄雅曦说,“船公司会将清洁垃圾桶放在门外,帮我们替换,吃过的餐食会放在门外,船员会清洁。”

几天的隔离等待中,随着受检人员范围的持续扩大,确诊病例的数字也不断增加。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7日,确诊病例一日新增41人,船下停满救护车,将确诊病例送往医院隔离治疗。受访者供图

船上人们的焦虑也与日俱增。艾丽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觉得自己不是在被隔离,而是等待着被感染。”和乘客相比,船员的住宿条件更差,艾丽住的员工宿舍两人一间,仅几平米,没有窗户。

被“禁足”在房间内,黄雅曦和家人们只能靠看电视、听歌、看书消磨时间,“感恩我有一位很有耐性的儿子,在这几天没有发脾气。”

面对蔓延的焦虑情绪,公主邮轮在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邮件中称,船上已为宾客开通了心理服务热线,由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顾问为精神压力大的宾客进行心理疏导。

同时,“隔离期间,船上增设了8个电视直播频道,另有60部电影将在24小时内增至舱房内的电视娱乐系统。此外,我们还在准备游戏、冷知识和谜题等娱乐活动,以供宾客在房内消遣。我们还提供38种新闻报纸(36个语种)供宾客阅读。我们也正与卫生相关机构协调,争取让每位宾客都能拥有固定的户外活动时间。”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7日,船方为乘客发了折纸和数独来排解隔离期间的寂寞。图片由网友@data_tw提供

固定的户外活动时间是乘客们口中的“放风”。从2月6日起,住在内舱的乘客每两天可以去甲板上“放风”一次。劳允若告诉新京报记者,每次出去一个楼层,单数房号的去7层甲板,双数去15层,人员要保持1至2米的间距,不能聚众。每层可以出去的时候会有广播通知。

每次的“放风”是黄雅曦与父母、公婆难得的见面机会。“隔离第三天(2月7日),我们终于可以上甲板呼吸新鲜空气,妈妈告诉我有一些低落情绪,睡得不太好,所以要安抚两位老人家。”黄雅曦说。

2月9日下午,一位乘客在社交网络上更新了一张自己在甲板上的照片,配文“在外面一个小时!再次感觉像个人类!”

除了心理上的焦虑,不少患有慢性病的乘客更担心的是缺药问题。2月9日,船上一位77岁的乘客杨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每天需要服用四种心脑血管和助眠类药物,但现在药物已经用尽,“头晕,吃不下饭,血压不稳定。”

杨先生表示,自己已经给船公司填写了表格,提交了药单,“船长说分药和送药由日本检疫部门负责,比较慢。”“我们长期病患者,真的是过日如度年。”

药物匮乏在中老年人居多的邮轮上是一个普遍问题。劳允若一行中有8个人需要长期服用心脑血管类药物,黄雅曦的父亲也需要降压药,“还有一天就没有药了,而且他很容易血压高,希望船方可以提供设备检测一下血压。”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2月8日,两天一次的“放风”成了乘客们最期待的事情。图片由网友@data_tw提供

关于这一问题,2月10日,公主邮轮在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邮件中称,“日本政府正为我们的船只和船员提供额外的人力支持,包括7000个防护口罩和由16名医生、12名护士及医疗接待人员构成的专业医护团队……我们也在为有需求的宾客提供相应的药品。目前我们已收到大约2000份药品补缺申请。这些申请将根据需求和紧急程度来决定优先次序。日本厚生劳动省正竭尽所能地帮我们在当地采购相关药品。”

2月10日下午,开始有部分乘客收到药物。乘客徐女士表示,自己收到了3种药,“与香港的药略有不同,只能先用着。”但仍有不少人处于缺药状态,一位乘客告诉记者,“隔壁的江伯已经一个礼拜没有药吃,80几岁了。”

2月11日下午,更多药物发放了下来,劳允若说,他们当中8位老人全部拿到了药物,“真是万幸啊!”

有些乘客开始苦中作乐。一位外国博主在社交平台上注册了新账号,名为“被隔离在钻石公主号上(quarantined on diamond princess)”,开始记录在邮轮上的隔离生活。

2月9日晚间,他发布了一段几天前拍摄的视频:当时邮轮尚未抵达横滨,乘客合唱团正投入地唱着一首日本民歌,其中不乏戴着老花镜的银发老人。他们拿着打印出来的歌词,认真地跟着旋律轻轻点头、晃动身体。整个大厅和楼梯上都站满了乘客,屏息倾听。

他写到,“那原本应该是我们在船上的最后一天,这是我第一次邮轮旅行,如此美好的时刻真的令人惊讶。

日本游轮感染者升至174人!“钻石公主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