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2019-06-12 10:30:00   网易时尚

每一个关注中国时尚行业的人,不会不知道郭培。如果你对她不熟悉,你也一定看过她的设计。

她是春晚御用设计师,从1998年开始连续十多年为主持人设计礼服。

她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颁奖礼服设计师。

她被纽约时报称为“中国的香奈儿”。

2019年1月,Guo Pei 2019春夏高定系列在巴黎完美落幕,这也是郭培人生中的第七场高定秀,还有三场,她就成为法国高级时装公会的永久会员。

而她却说自己还不能算是真正的高级定制。

献礼祖国70周年,中国时尚产业的变革与发展之郭培篇,网易时尚,倾力讲述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2015年的夏天,有着时尚界奥斯卡之称的MET GALA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如期举办,著名歌手蕾哈娜一身金色刺绣龙袍礼服亮相红毯,也让全世界人都认识了郭培。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蕾哈娜亮相MET GALA红毯

这件礼服是郭培“一千零二夜”系列作品之一,重达25公斤。

「我先生说有个明星从美国发EMAIL给他,要穿我的衣服,蕾哈娜要穿。我第一句话就说谁是蕾哈娜?然后我先生说我也不太了解,好像是个歌手。我说穿不了穿不了,歌手穿不了。我想唱歌怎么能穿我那件衣服,你知道那件衣服有多热、多沉。我说不行。」

最终因为郭培也要去美国大都会参加展览,在先生的劝说下她还是将这件被蕾哈娜指定的礼服带到了美国。

当蕾哈娜在Met Gala穿着它压轴出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仅美国当地一家媒体关于“蕾哈娜礼服”报道的浏览量就高达上亿次。也让全世界都知道了郭培这个名字。

服装需要设计吗?

「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其实还没有服装设计这个词。」

郭培出生于60年代末,在那个年代,国外已经有了像老佛爷Karl Lagerfeld等一系列优秀的设计师,与之相比,刚刚步入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却还没有服装设计这个词。

在郭培两岁多的时候,因为妈妈的视力不好,她就已经学会了帮妈妈纫针。也是在那时候,郭培的心里就种下了想做一名服装设计师的种子。

1982年,16岁的郭培因为喜欢画画,有了想考美院的念头,但在那个年代画画被大家当做是一件很“不务正业”的事情,尤其是郭培的父亲,对画画这件事情更是极力反对「我父亲如果看到我画画,我记得最严重的一次,他就直接把我的画拿走撕掉,说你应该好好学习,你长大后应该做一个正经的职业,而不是这种很不正经的事。在那个时候画画是一件很没出息的事。」

但即使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郭培依然坚定这就是自己想要的选择。那一年美院不招生,正巧北京第二轻工业学校服装设计专业在招生,「那个时候我就跟我母亲说,我想考这个专业,然后我母亲说:服装需要设计吗?这真的是她原话,我当时就很愣,我说这是我喜欢的。妈妈说那你可以去问问别人。我当时真的去问了我们邻居,她给我的回答是:服装设计?那不就裁缝吗。」

最终郭培还是选择了这个在当时非常不被大家看好的服装设计专业,这也是郭培第一次违背父母自己做决定。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郭培就读的北京二轻工业学校

中国服装设计专业的第一届毕业生

在学校的四年,郭培才开始真正系统的去了解、学习绘画、剪裁方面的知识,虽然在这之前郭培完全没有接触过绘画方面的教育,却仍然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

在我们看来,这是天分,但郭培却更愿意称它为骨子里的热爱「天分它源自于一种热爱,就是你骨子里,生命之中,很小很小的时候你就爱上了它。然后因为你的热爱,你就会在这方面特别多的关注。」

「一个孩子的天分要在生活中不断的吸取,其实你说我今天的作品中有很多传统文化的东西,很多人都会问郭培你如何用传统文化的东西去做你的作品设计?其实我总是在说,这都不是刻意的,我没有很刻意的一定要用中国的某样元素、某个朝代,某一个时期的一个什么图腾去表现我自己,表现我的作品,去向世界去传播。如果你从我作品中看到了这一层,这是表象,但是你看到它背后的东西,它其实就像我的语言和我的血液一样,它是我真正生命中拿不出去的东西,就是爱。」

就这样,郭培成了全中国服装设计专业的第一届毕业生,也意味着中国的服装设计专业打开了第一扇大门。成立服装设计专业对于当时中国而言,有着更重大更实际的意义。

1986年郭培毕业时正值改革开放,中国社会一片欣欣向荣的状态,开始追求经济发展,但对于穿着打扮方面,却还处在一种循规蹈矩的状态:人们的穿衣打扮是因为生存的需要,而不是美的需要。男女穿衣的款式基本一个样,样式只有中山装、列宁装与军装,颜色也大多只有黑、灰、蓝。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80年代初期的中国街道

像郭培这种国家第一批时装专业毕业生,当时是包分配工作的,大家都会去到各个服装厂,那个时候服装厂和现在也有所不同,都是车间里大规模流水线生产成衣。而毕业考试前三名的同学则拥有“特权”,可以优先挑选想去哪个服装厂工作。

以全班考试成绩第一毕业的郭培,却选择去了最艰苦的童装厂,「 那个时候的价值观就是哪里艰苦我去哪里。我的爸爸是军人,妈妈是教师,家庭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我觉得我是一名优秀的学生,自愿来到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来的童装厂,我心里是骄傲的。」

在童装厂的流水车间实习了一个月后,郭培终于等到一个机会让她施展才华,可以真正按照自己的想法设计衣服「我们在农展馆有一个展销会,然后我当时的一个设计就卖了4700多件。」

这个数字在当时是没有一个设计师可以达到的高度,也让郭培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感受到时装的魅力。自此以后,她的才华迅速被市场所认同。

在那个电影市场匮乏的年代,郭培设计的服装就已经登上了大荧幕?「有一天我弟弟叫我去看电影《二子开店》。当时我和弟弟走进去的时候,看到陈佩斯饰演的二子穿了一件T恤,我弟就问我说,那是你设计的衣服吗?你知道吗?这是我的衣服第一次出现了大屏幕上,我和我弟弟都特别开心。」

虽然郭培当时的许多设计都成为畅销款,也登上了大荧幕,但这些都是大规模流水线生产的服装,和郭培内心向往的浪漫美好的服装完全不同。甚至成了她的困扰:

「后来慢慢开始觉得自己的衣服不美,设计得不漂亮,然后自己走进货场的时候都绕着自己的货场走,总觉得它不够漂亮。」

那个时候中国的服装以卖为主,「什么叫好衣服? 就是你的衣服卖得多,你的设计非常受消费者欢迎。但能让他们真金白银买,你就是好的设计师?那个时刻我心里觉得不是这样的。我总觉得我应该设计一件非常美的衣服。我特别想设计小的时候梦想里的那条裙子,特别想设计那个茜茜公主穿在身上的那个大裙子。但每当我跟我的老板提出说我想做一条大裙子的时候,他都说没有用。」

这样的内心激荡,不知道已经在郭培心中撞击了多少次,终于有一次,她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我觉得在这里实现不了我的理想了,所以我就辞职了。我那时候就以为设计师的自由就是想设计什么就设计什么,这就叫自由。」

从春晚到奥运?

1997年,郭培被评为中国的十佳设计师,同年她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也就是现在的玫瑰坊。「因为我特别喜欢玫瑰花,你知道我有多么固执,它就只能叫一个名字,叫玫瑰坊。」

玫瑰坊成立后的第一件定制礼服,给了歌手鲍蓉,当时郭培为她做了一条特别漂亮的大裙子,用来拍摄MV,这件礼服也成了郭培后来能够成为春晚御用设计师的重要契机。

鲍蓉将郭培介绍给了歌手张也。1998年,张也受邀登上了那年的春晚,演唱《走进新时代》,特地找到郭培,为她做一件适合演唱这首歌曲的礼服。郭培精心设计,为张也做了一件黄绿搭配的撞色礼服,这也是郭培的作品,第一次呈现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

张也接受采访时也说过:“那个时候如果谁说我的衣服好看,我就特别热情告诉她这是郭培做的。我喜欢穿她绣的很漂亮的棉袍,一看到外国人,我还会有意识地把礼服的价格抬高。因为在国外,只要是带一点绣的东西,价格都高得惊人。”

郭培也因此成了春晚的御用设计师,每次过年之前,也是玫瑰坊压力最大的时候,因为每年登上春晚舞台的人,都不会允许自己有一点失误,对服装更是要求严格,不能有一点偏差。

周涛、董卿、杨澜...几乎所有春晚主持人都穿过郭培设计的礼服,尤其是董卿,十多年来每一年董卿的礼服都由玫瑰坊设计制作,从未间断。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董卿春晚礼服

对话中,郭培讲到一些印象深刻的故事。「 有一年春晚我为董卿设计礼服,因为春晚主持人通常都会选择红色,但我总觉得董卿可以偶尔尝试一下绿色,所以我就建议她穿绿色,但是董卿坚持穿红色。后来我觉得也对,她最适合的还是红色,就协商一致做了红色的礼服。当这件衣服完成时,董卿每次站镜子面前,都会想一下绿色的效果。突然有一天夜里12点给我打电话,跟我说,可能绿色也还可以,有没有可能让我尝试一下绿色?」

「当时已经12点,我很想立马拒绝。」

谈起当时的心情,郭培说道,因为当时的玫瑰坊团队因为春晚礼服24小时通宵加班,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但我不能拒绝。我说好,那你过来吧。然后跟董卿沟通完,我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做衣服,第二天,她穿上这件绿色礼服的时候说,郭培,果然你说的对,还是红色的好。可是你知道吗,你必须让她心里头完全的接受红色,因为她心里的那份自信丝毫不能犹豫,必须百分百认定自己是最美的状态,她才有今天的光环。」

这只是关于春晚的一个小插曲。所有礼服无一不是千锤百炼,郭培说每一次春晚之前,玫瑰坊的制作车间都像战场,几十个小时没日没夜的修改和赶工,已经成为常态。在郭培的心目中最好的春晚礼服设计,就是能够让主持人信心十足的站在10多亿电视观众面前。所以无论导演、主持人、美术总设计,任何一方的意见郭培都要考虑,都要尊重。

如果说春晚是郭培人生的一个契机,那奥运会,又是她职业生涯中另一个重要台阶。

「 奥运让我彻彻底底知道了什么叫自我。」

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那一晚当萨马兰奇从口中宣布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是北京后,全国人民举国欢庆。那个年代,能够举办一届奥运会对中国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既可以向全世界证明中国的实力,也代表了全世界对中国的肯定。

郭培最开始接到设计奥运礼服的任务,是因为一个全国的竞标,当时已经是知名设计师的郭培,要与好几百名专业设计师和上千名爱好者一起参加。作为一个成熟的设计师,郭培自信满满。「 我当时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心里头突然就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有责任,也觉得终于等到了。这件事一定要我来做,我太适合了。」

好像心里积攒了许多能量,终于等到机会喷薄而出,所以郭培几乎只用了几分钟,就完成了礼服的初稿。在大家都很满意的时候,领导却又给郭培提出了更为苛刻的要求。

让郭培印象最深的,是奥运会礼服中的腰封设计,「我记得有一次领导说,礼服腰封可不可以窄一点,我说可以啊,因为是领导说的,下意识就会说没问题,那下一次把腰去窄一点好。」

「然后到下一次大家看礼服时,领导又问我郭培你是不是很不想去掉腰封? 我说没有,我去了三公分。因为我当时设计它的时候,就是觉得腰封会让女孩有直立的感觉,精神,为什么西方要做一个腰封啊,那种自信,洋溢都是从腰封释放出来的。然后当领导说你是不是非常不想去掉的时候,我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清醒的感觉。」

「我想要让全世界都看到我们中国的不输,我们中国的礼仪。但其实我那一刻还是自我的,你明白吗?有自我的保持。我是个设计师,如果全世界都看到你的设计,是多荣耀的一刻。可是当领导说你非常不想把它去窄时,我那时候就好像醒了一样。这个设计不仅仅代表我自己,更是代表中国,代表中国所有的民众,对奥运精神的理解和奥运的态度。不是那种特别强势,让全世界看到你多牛,你比谁都不差,不是这个意思。」

从那时候起郭培才明白,什么叫自我,什么叫忘我。「你知道做完奥运之后,我觉得我特别成熟,其实我有今天的表达,以及我有了后来对设计本身是一个服务的理解,就是因为申奥。 而且我真正懂得了,我要把自己放在服务的角度,去做一件衣服,是为达到别人的目的,实现别人的理想。」

这就是奥运,给郭培带来的改变。在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颁奖典礼上,郭培设计的三个系列的颁奖礼服,出现在世界各国的电视屏幕上,也让全世界都感受到了中国的民族文化。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郭培设计的2008年奥运礼服

什么才是真正的高定?

在玫瑰坊成立初期,当时的中国对“高定”这个词没有什么概念,在郭培心里最初的高定就是:高级的定制,用很高级的面料,在很高级的环境中,当然也要有很高级的价格。

慢慢的她对高定的理解变得更加内在和深入,经历了时间之后,你仍然觉得它是高级的,那才是真正的高级。

当郭培认为自己在做的就是高级定制时,法国高定工会的主席却告诉她,她还不能算是真正的高级定制

「 差不多八年前,我记得是法国高定公会的主席叫戈巴克,来到我的工作室,他说在巴黎要做一个中国的展览,他来选一些设计师和作品,在那个地方展现,所以他来选我的作品。我当时就带他参观我的作品,他看完从屋子走出来的时候,还是一步三回头,特别喜欢。然后他告诉我,这次去巴黎,你不能作为高定设计师,只能作为艺术家,你现在是不能用Haute Couture这个词的。」

因为真正的高定设计师不是你自己说高级就高级,它有非常严格的认证。在法国,“高级定制”是受法律保护的命名,只有得到法国高级时装公会的认可,才有资格被称为高定。

在1945年,法国高级时装公会制定了严格的标准,符合要求才可申请公会的考察。要真正成为高级定制需要经过一系列严苛的要求:精湛的手工艺、必须在巴黎有工作室,至少有15个专职人员、每年必须参加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举办的两次时装发布等等。

「所以从那以后,我就把高定什么的词都拿掉了,牌子也拿掉了。然后我突然对法国对高级定制油然而生了一种新的认识。」

这也是让郭培迈出国门的一个重要契机,在这之前,郭培并没有想过要去国外发展「因为我觉得我的客户、我的市场在中国,我语言也不行,而且在西方有西方的标准跟我没关系,他的标准跟我没关系,他可以建立多少标准,但是我没有想用那个标准来衡量我。」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郭培 《一千零二夜》作品 “蓝皇后(Queen Orchid)”

2015年,郭培第一场向法国高级时装公会递交了材料,也成了法国高级时装公会158年来,唯一一位首次就通过了审核的会员。

「他们要求的资料太详细了,让你交十年的设计、手稿、十年设计作品的照片、每一件衣服的面料,还要交上这个面料的厂家,让厂家出具证明,一切不可以伪造。而我刚好有十年!」从她2006年第一场秀《轮回》开始,郭培就养成了整理资料的好习惯,成功从来没有捷径,在她身上,完美印证了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遇见》系列

被称为“中国的香奈儿”

「我觉得我完蛋了。」

这是材料通过后郭培内心的真实反映,「因为我真的要把那场秀拿出来的时候,马上就感觉很烦躁。我觉得每件都不行,每个细节都不行。然后当时就想完蛋了,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完全都没有准备好,因为当时发布名单时离大秀还有不到一个月,那个时候就恐惧紧张,然后就要疯了。」

时间不够,从来没有那么短的时间做一场秀,各种问题让郭培感到紧张「当时就是完全是那种充满压力的情绪,那时候谁也别理我,情绪一定是不好的。但是我觉得特别好的就是我开始已经适应。」

2016年1月,郭培首个高定系列“庭院”登上了巴黎高定周,她将中国的刺绣手工自如地运用在自己的设计中,也让中国的高级定制走向了世界。

这场秀结束后,郭培向法国高级时装公会提交了延期至明年一月再做发布秀的申请,因为不同于成衣,高定秀的每件礼服可能都要耗费几万个工时,尤其对注重繁复工艺和精致细节的郭培来说,一年办两场秀,是她从未有过的快节奏。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一代传奇超模卡门演绎 《一千零二夜》系列

但5月份时候,郭培还是在7月巴黎高定周名单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这次她依旧作为受邀会员参加高定周。而且在这个名单发布后,已经有50家媒体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一消息,郭培可以说是没有“退路”了。

于是又有了郭培在巴黎高定周的第二个系列——“遇见”系列,而准备时间,郭培只用了40天「我做完这场秀的时候,感觉就是轻松,我居然用40天也可以完成一场秀,一场高定秀。大家反响没有第一场那么好,但是没有不好。 所以我当时觉得,嗯挺好的。」

第三次的“传说”系列,可以说是郭培准备最充分的一场秀,她把这场秀当做给自己30年的一个礼物,给玫瑰坊20年的一个礼物。

「那一场我确实觉得完美了,因为我准备太充分了,我把每一个细节用的什么线,包括我到古董市场找了很多永远不会再有的线,都用到了件衣服上,那些衣服的面料有些可能永远不会被生产。」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传说》系列

到了第四场第五场,郭培的心态由一开始的紧张有压力变成了喜欢甚至上瘾,「当我做到第五场的时候,不是我想不想,简直是我上瘾了,是我喜欢了。所以我第六场做的大家都特别喜欢,我特别轻松。就是我觉得没有压力。」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公会主席跟我说,郭培,你要做十场,以后才可以申请终身会员。我现在都做完七场了,那个时候突然理解他为什么让你要坚持十场,因为一旦给了你终身会员就意味着即使你很多年不做,再做也是以高定公会会员的身份,不需要再审核通过了,而且有投票权了,就是我可以给别人投票,所以你知道终身会员的荣誉不能够给一个还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坚持的人。」

现在的郭培一晃已经做完七场了。作为最早一代的设计师,从一开始不知道什么是服装设计到学习设计,步入这个行业。郭培一直在做着别人都没做过的事情。

郭培一直想在中国做一个博物馆,把她完整收藏的作品都展现出来,「因为我是中国人,大家非常想知道中国的时尚会是什么样子,中国这个国家发展到今天,其实它是贯穿社会的。想从时尚这个角度去了解一个国家,就要了解国家的态度和文化。以前我只是个设计师,看似我只是在做着一件漂亮的衣服,但是没想到走到今天,从衣服中能看到一个国家,能看到一个时代,甚至我们建国70多年来的改革变化。从一个人身上,从一个裁缝身上,从一个设计师身上。

郭培: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明白什么是高定

编辑的话

虽然现在的郭培已经是非常有名的设计师,受到很多知名人士的追捧,但是郭培的客人,绝不仅限于这些金字塔顶端的人。比起名人,郭培更感动于那些普通人来找她做衣服。

郭培说,曾经有个下岗女工,拿着自己靠每个月的社会保险攒下来的钱来找她,希望可以给自己的女儿做一件嫁衣。

郭培当时就问她,为什么不用这些钱用来买辆车,或者其他生活必需品。

那个妈妈回答说:那不能代表我对她的爱。如果买了那它就仅仅是钱,但是如果我找到你做嫁衣,它就不仅仅是钱了。「这种感动你知道吗?当自己的设计不再只是一件衣服,而成为别人的向往时,才是最让人感动让人感到幸福的事情。」

说到这里,郭培的眼中有些泪花。

制作团队

出品人/田华

总策划&监制/韩黎

执行策划&监制/张蕾 杨晓婉

撰文/杨雅婷  采访/温欣

摄影/庄扬帆工作室  摄像/闫威

设计/韩佳丽  后期/尹书铭  场地/郭培玫瑰坊

网易时尚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