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

佟丽娅 我想活得简单而透明

2019-05-31 07:30:02   芭莎珠宝

佟丽娅的美是经历过蜕变的,如一颗未被开发的原石,在流淌的时光中,被磨砺出了一面坚韧、一面优雅的璀璨光芒。

佟丽娅 我想活得简单而透明

佟丽娅

从小就对军营无限向往的佟丽娅,一直将自己活得像一个战士。方向明确,心无旁骛的她,也正在经历自己人生里的一段曼妙时光:在戏里体验着波澜壮阔,在现实中享受着细水长流。

佟丽娅 我想活得简单而透明

佟丽娅

珍惜每一次相遇

佟丽娅将拍摄定在早上九点,这样她至少还有大半天的时间可以安排私人行程,享受来之不易的假期,但生物钟让她在七点前就已经完成了晨跑,并收拾停当等待出门。虽是“天生的劳碌命”,但每一个当下,她都能享受其中,自得其乐。

之前一天,《碧海丹心》杀青,举家北上的这一路,对于她,是从高大霞回到佟丽娅的一个过渡,尽管从别人的人生里撤离的体验她已经有很多次了,但每一次都要经历一个拉扯的过程,总有那么一小段时间,她会恍惚自己究竟是谁,那是只有演员才能体会的玄妙感受。

沿路天一点点地开始放晴,途经杭州,歇息了半日,她带家人去西溪湿地转了一圈,看到满目新绿,花团锦簇,心情才从告别剧组的低气压中渐渐缓过来,变得明朗。而随着离家越来越近,穿越感也越来越强烈。横店的春日阴雨绵绵,夜里穿棉服拍戏,还是会冻得瑟瑟发抖,而再回到北京,却看见周边已经有人穿起了短袖,从20世纪40年代真真切切地回到现实世界,让她由衷地感叹一句:生活真美好啊。

当然,剧组的生活对佟丽娅而言也是美好的,她自小学舞,12岁进艺校,习惯住在集体宿舍过群居生活,所以当初大学毕业搬离学校,自己租房住以后,还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不适应。而今,她拍戏的习惯是,在剧组当地租一个房子,将全家接到身边来。对她来讲,不用刻意营造家的氛围,有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在剧组里,她很多时候也像一个大管家,爱操心爱张罗,除了每天让家人做很多好吃的带去帮大家改善伙食外,也很擅于调节气氛,有着将整个剧组团结成一家人的能力。

演员职业的特殊性,让一帮人从不认识到朝夕相处几个月,渐渐熟悉,变得像一家人,倏忽间又各奔东西,再进入另一个剧组,重复这样的过程,这就是佟丽娅生活的日常。

“《碧海丹心》杀青的时候,高露抱着我说,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再遇到了,大家都很感慨,也特别舍不得。我们是相交七八年的老朋友了,两家人的关系也特别好,但工作决定了我们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周末约一约就可以见到,因为各自天南海北地拍着戏,大家能聚在一起的机会特别难得,所以也才会格外珍惜每一次的相遇。”

佟丽娅 我想活得简单而透明

佟丽娅

想再多不如去做

佟丽娅的柔软与感性也只在分别的那一刻,大部分时候,她展现出来的是与外表不符的强悍与坚韧。剧组里的人对她印象最深的是,因为小时候跳舞而习惯性脱臼的胳膊,在拍动作戏时会不小心掉下来,她会若无其事地对导演喊一声“卡”,自己把胳膊装上去,再接着演。

小时候佟丽娅一直想当军人,她有过三次进部队的机会,但阴差阳错都没能实现。国庆50 周年的阅兵式,她获得在新疆梯队彩车上表演的机会,那是她第一次来北京。回伊宁后,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辞去了在中国歌舞团的稳定工作去参加艺考。她曾经觉得自己性格最大的缺点是太倔强,“但是如果没有这股子倔劲儿,现在我还可能在山上放羊,不会一路从新疆走到北京,有现在的事业、现在的生活。”

佟丽娅说,她的人生没有低谷,最接近的也只是大学是选择留校还是话剧拍戏被拒绝的那一段日子,“但也不能算低谷,只是小小地迷惘了一阵子,因为我的同学一部分考研留校,继续深造,一部分进话剧团,只有我在不停见组,会有一点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没有人找我拍戏怎么办的想法。也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在大集体的环境中长大,一个人会有孤零零的感觉。但我还是相信自己是有生存能力的人,我不觉得我会饿死,从小我就自己挣钱,跳舞、给别人排节目,我知道这条路行不通,另一条路我也可以养活自己。”

确实,这是一个活得特别硬气,也有底气的人,经历过那么多,但没有一件事可以让她崩溃,天大的事,咬一咬牙便扛过去了,一边承受着排山倒海的压力,一边继续全年无休地工作,生机勃勃,我行我素。

在佟丽娅看来,面对任何困境,怨天尤人毫无意义,想再多不如去做,这样的品质,她希望朵朵也能具备。从生完孩子五个月开始马不停蹄地工作,她就一直将朵朵带在身边,这个“剧组小混子”跟着她体验过各种交通工具,辗转各大影视基地,从一个小婴儿长成了见多识广的小小子。虽然今年春节后,三岁的朵朵就被送去了幼儿园,不能再陪妈妈拍戏,但这与众不同的童年经历,一定会帮助他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佟丽娅 我想活得简单而透明

佟丽娅

只想做有质感的演员

刚进中央戏剧学院时的佟丽娅,对表演的认知和热爱都没有如今这般深切。而过去的十几年,出演不同角色的体验,却让她越来越热爱并沉迷于这个职业。因为现实中的她是一个过于循规蹈矩的人,但扮演别人,却可以完全放飞自我,做一切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不仅是影视剧,拍杂志、走红毯在她看来也是一种角色扮演,那些平常生活里完全不可能尝试的造型,无论多么夸张在特定的情境之下都没有问题,她觉得这份职业的乐趣也在于此:镜头里的人是自己,又不是自己,多有趣!

以前佟丽娅会很在乎自己的形象,但现在她觉得,演员的外表只是表演的工具。不久前,她刚看完一部叫作《塔利》的电影,查理兹· 塞隆在里边演3 个孩子的母亲,“你难以想象,一个女演员可以把自己的形象毁成那样去塑造角色,跟她在Dior香水广告里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但必须承认,你会被她的表演征服,因为太真实了。我希望做这样的有质感的演员,也希望能接到一个可以让你不惜为之毁掉自己也要去演的角色。”

但除了在表演上愿意无穷尽地折腾自己外,无论是在感情还是生活上,佟丽娅都是一个非常不喜欢折腾的人,她想要过的人生其实是:戏里像火一样燃烧,戏外像水一样平静。在她看来,折腾是因为不够有主见,所以在选择面前难以取舍,而真正对自己的人生有掌控力的人,会非常明确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可以活得最简单也最透明。

5 岁学舞蹈的经历,给佟丽娅最大的收获是坚持,也是这份坚持让她一直保持纯粹和初心。而品质里的坚韧、吃苦耐劳,以及积极乐观的心态,也都是由舞蹈赋予她的。作为理智的A型血人,佟丽娅很少会表现出狂热的一面,对舞蹈却可以。每次她和朋友去新疆餐厅吃饭,看到台上有女孩儿在跳舞,她都会有冲上台与大家一起跳的冲动。

对16 岁就获得新疆舞蹈家协会4 级舞蹈考级培训教师资格,并在少年宫代课的佟丽娅来讲,教小朋友跳舞是记忆里最快乐的时光。开一间舞蹈教室曾是她很长一段时间的梦想,未来也不排除去实现它的可能。而这个时节的她,就只想要跟随自己的心,爱自己的每一面。

像钻石一样,打磨好每一个切面,才有自在闪耀的光芒。

佟丽娅 我想活得简单而透明

佟丽娅

Q&A:

除了保持外在之美,生活里有哪些事最能给你带来美的感受?或者,为了让内心充满美感,你会去做哪些事情?

佟丽娅:我特别容易被细小的事打动,可能看到身边的工作人员打扮得很好看,或者走在路上一个小朋友跑过来对我微笑,都会让我觉得生活很美好,因为我是一个特别阳光,容易满足,幸福指数很高的人。昨天吃了一顿酸辣粉,在酸辣粉里加了一份宽粉皮,就把我给高兴坏了。

你最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佟丽娅:对我来说最舒服的生活状态,是睡到自然醒,吃一个早午餐,再去拍半天的戏,收工很早,可以有时间陪家人玩,或者跟朋友聚会。

这不算奢侈,应该是你生活的日常吧?

佟丽娅:并不是,我的日常是天不亮就出去拍戏,到天黑还没有回家。

珠宝对于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佟丽娅:它在我的生活中代表的是一种仪式感,我觉得没有女人会不爱珠宝吧,谁不爱它的闪闪光亮呢。但我觉得对现代的女性来讲,我们完全可以自己给自己买珠宝,不需要别人送,所以,我是把它当成一份工作或者一段生活的纪念和奖励,因为生活是需要仪式感的。

佟丽娅 我想活得简单而透明

佟丽娅

跟我们分享一些你日常生活中的珠宝搭配心得。

佟丽娅:其实我平常生活里基本是不戴首饰的,因为孩子还很小,怕会刮到他,也因此,在工作场合能够佩戴珠宝,对我来讲就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离《碧海丹心》杀青还有两天,我去西安做了一个宝格丽的活动,因为这一段时间我都是高大霞,所以穿上礼服,戴上珠宝,一下子就将我从角色的世界里拉回到现实中,觉得生活特别美好,原来女人可以有那么多样的美。

你曾经有参与到珠宝的设计中,能跟我们分享你的设计理念吗?

佟丽娅:我只是提供了设计灵感,因为我从小就是在草原上骑马长大的,所以我参与设计的这个系列的主题就叫做”小梦马“,就是希望大家能够以梦为马,不负青春年华。

有察觉到自己做妈妈以后的变化吗?

佟丽娅:有很大的变化,比如我现在会特别关注新闻里有关孩子的消息。我以前很讨厌那种指手画脚的妈妈,就是经常看到一个妈妈对另一个说,你的孩子不能这样不能那样,我刚当新妈妈的时候,有人跟我说这些,我就会觉得很烦,心里想,干吗多要管闲事,但现在我不自觉地变成了那个指手画脚的人,我会不停叮嘱怀孕的朋友:你不能吃辣......这种变化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也挺奇妙。

跟我们分享最近发生在朵朵身上让你印象深刻的事。

佟丽娅:因为他最近看的动画片里有公主,所以就经常叫我:公主,你在干吗呢?我就问他,我是公主,那你是什么呢?他说,我是王子啊。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