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

河南富商杀人案开庭在即 律师:嫌犯仍不认罪道歉

2019-08-15 08:18:31   深圳热线

河南富商杀人案

河南富商杀人案

原标题:河南亿万富商杀人案29日开庭 律师:嫌犯仍不认罪道歉

8月14日,记者从“河南亿万富商杀人案”原告律师处获悉,该案将于8月29日开庭审理。律师称,嫌犯杨某才仍不认罪道歉。1999年,安徽界首发现无名女尸。2012年,嫌疑人杨某才、王某伟被抓,两人供述杀害女子梅丽。2018年,警方确认女尸为受害人梅丽。

“杨志才”,一夜之间,网络都在“黑”这个名子,不到24小时,百度百科上都是“黑”他的介绍,他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一场“杀人疑案”的DNA获取新证,“杨志才”却深陷其中,一夜走“黑”对他所在的企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自己也成了“杀人凶手”。

十多年了,沈青一直有个心结,他觉得前妻梅丽的死,和自己有脱不了的干系。

2011年,沈青得知,消失13年的梅丽被人杀死了,杀人的正是自己的朋友——河南信阳亿万富翁杨志才。沈青告诉“北京时间”,当初是他把前妻托付给杨志才的。

1999年,安徽界首界内,发现一具无名女尸,之后被沈青确认系梅丽尸体。

2012年,杨志才及其外甥王夫伟被抓,两人承认,他们共同杀害了梅丽。此前,杨的侄女也到警局举报二人杀人。

但这桩命案侦办一年多后,检察院以证据不足决定不予起诉,杨志才、王夫伟被释放。杨志才事后称,自己当初是被逼承认犯罪的。

这起案件陷入罗生门,沈青和梅丽父母走上了申诉之路。

由于案发时事发地尚未开展DNA检测,并未对尸源进行DNA检验取证。2015年,警方提取DNA样本送检。

最新的消息是,通过DNA检测,证实界首发现的这具女尸,确系梅丽。

13年后得知前妻死讯 “梅丽被杨志才和我外甥王夫伟合伙弄死了。”

6年之后,沈青向“北京时间”再度提起刘彩的这个电话,每一个字依然清晰。

这是13年来,他第一次亲耳听到梅丽的死讯。

刘彩是杨志才的妻子。2011年的一天,她在电话里跟沈青说了这句话,并要求面谈。两人开车到郊区人少的地方后,刘彩突然哇哇大哭:“我是包庇罪,肯定马上要抓起来,我的店你给我多多照顾,我几个孩子也要帮我照顾。”

沈青和梅丽,1995年结婚。那一年,梅丽23岁。第二年,儿子出生,但孩子的降生并未让婚姻变得更牢固。1996年,两人离婚。

沈青告诉“北京时间”,但离婚后他们才发现,梅丽已有数月身孕。

“既然是我的孩子,我就要负责到底。”沈青当年在信阳市跟着姐夫开诊所,和在当地同样开诊所的安徽省临泉县人杨志才以兄弟相称。两人的家,距离仅一两公里。

为了安顿有孕在身的梅丽,沈青把她介绍到杨志才的诊所做事。

1997年,梅丽给沈青生下了一个女儿。此后,沈青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梅丽则继续在杨志才的诊所里工作。为了探视孩子,梅丽会挑时间联系沈青。

但1999年之后,梅丽再未找沈青探视孩子,也没有任何音讯。尽管沈青觉得他和梅丽“没有关系了”,但过了一段时间,他还是忍不住问杨志才梅丽的去向,得到的答复是“早走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梅丽就这样从他和两个孩子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警方确认杀人疑犯

刘彩的话,重新勾起了沈青内心的疑虑。

他对“北京时间”回忆,梅丽失踪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好几次问杨志才‘梅丽究竟是死了还是跑哪去了’,他从来不正面回答,就是说‘不知道’。”

梅丽在杨志才诊所工作的时候,杨志才的侄女刘静和她住在一起,两人关系好,除了一起共事,还经常在一起玩。

一天,沈青从外地回信阳,在诊所遇到刘静。沈青说了一句“晚上我请你吃饭”,杨志才也听到了。刘静拒绝了邀请,晚饭时间也没有回诊所。

让沈青感到异常的是,杨志才夫妻突然打了很多个电话。沈青感觉到杨志才很紧张,他告诉“北京时间”,“现在看来,杨志才的紧张应该是怕刘静向我说出什么关于梅丽的隐情来。”

沈青后来每次向杨志才、刘彩、刘静提起关于梅丽的事情,都能感觉到他们在刻意回避。

对于刘彩为何“吐露真言”,沈青解释,因为她觉得事情要败露了。刘彩告诉他,刘静的前夫知道杨志才杀人后,便索要一百万元钱,否则就要告发杨。杨志才只给了十万,但侄女婿并不满意这个数额。

2012年的春节前后,沈青把刘彩叫到自己在信阳市开的饭店里,想详细追问梅丽的事,“她后来死活不承认,说没有这回事,一直不承认了。”

“虽然我还不能随便去说,但我心里很清楚,我怀疑梅丽的消失和杨志才有关。”沈青把自己怀疑的过程告诉了堂弟,堂弟便向公安报案。但一时间并没有得到当地公安方面进一步的回应。

几个月后,沈青却接到了安徽省界首市公安局的电话。“警方让我配合调查,他们告诉我说杨志才是杀害梅丽的嫌疑人,还嘱咐我千万要保密,不能走漏风声影响抓人。”

此外,沈青请律师查阅相关案卷还得到一个惊人的信息,刘静此前向公安举报了杨志才杀害梅丽一事。

侄女告发姑父杀人

刘静是在界首市公安局报的案。这里距离信阳,仅200余公里。

“杀的人叫梅丽,是个女人。” 2009年11月,刘静向界首市公安局称,杀人凶手是自己的二姑父杨志才,时间大概在十年前。

据刘静透露,她和梅丽曾在二姑家的眼科门诊部帮忙,门诊开在信阳市淮滨县赵集乡。事发前,杨志才带着她和梅丽去60多公里外的临泉县进药。

当天晚上,杨志才说要和梅丽去阜阳的界首市要钱,两人便一起出门。但回来时,却只看见二姑父和大姑的儿子王夫伟。

“梅丽让我给杀了,鞋都是刚洗过的。”在刘静多次询问“梅丽怎么没回”之后,杨志才说出惊人之语。

刘静称,看二人表情不像开玩笑,且确实都洗过鞋,吓得瘫坐在地。杨志才还警告她,此事就他们三人知道,不准对任何人讲。否则,他就说梅丽是刘静带来的。他已杀过一人,不在乎再杀一个。他还嘱咐刘静,如果别人问起,就说梅丽自己从临泉县走了。

刘静称,自己娘家发生过面缸被人投毒事件,全家中毒,她给父亲讲了二姑父杀人的事情后,父亲认为是二姑父要杀人灭口;男友知道后也劝她到公安局把事情说清楚。

界首警方结合举报案发时间、受害人年龄、体貌特征分析,认为梅丽可能是“1999.3.12”案中的无名死者。

1999年3月12日的上午,界首市砖集镇陈黄沟闸北麦秸垛旁,一具女尸暴露在了光天白日之下。

死者身高1.65米,圆脸,年龄在26岁左右。经法医鉴定,系颅脑挫裂伤死亡,为他杀。

事发地地处河南和安徽交界处。经张贴公告寻找,周边县市协查,警方未能确定死者身份。

2012年8月,界首警方找到沈青认尸,他辨认出模板上的7号照片为前妻梅丽,而该照片正是“1999.3.12”命案死者照片。

据警方人士透露,一个多月后,50岁的杨志才和29岁的王夫伟被抓,两人也对尸体照片进行了指认。

杨志才被抓当天,刘彩也在信阳被警方以包庇罪嫌疑抓捕。2012年10月29日,刘彩因警方提请批准逮捕证据不足获释。

当时媒体报道称:“近日,两名安徽在逃嫌犯杨志才和王夫伟在无锡被公安抓捕,二人对1999年界首市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因矛盾相约侄子乱棍将暧昧对象打死。尘封了13年的亡命之旅就此终结。”该报道还提到,杨志才和梅丽发生关系后被妻子刘彩知道,最终杨家铲除第三者,制造了杀人案。

沈青对“北京时间”表示,他后来通过律师获得的消息是,杨志才向警方交代了多个杀人的版本,一说是让外甥王夫伟杀害梅丽,梅丽身上有一万元钱,杀完人归王夫伟所有。另一说是杨志才认为梅丽生前勾搭很多男人,对他的诊所及他个人造成了影响,想除掉梅丽。还有一说是杨志才本来教训梅丽一顿,不慎失手杀害了梅丽。

沈青认为,不管杨志才怎么交待,最终指向都是他杀害了梅丽。

证据不足 检方撤诉

案子进展得似乎很顺利。

由于梅丽被杀的案发地是界首市和临泉县交界处,案子移交到了界首市公安局侦查,后来移送到了界首市检察院。2013年初,界首市检察院将此案转至阜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3年4月28日,沈青和梅丽父母接到阜阳市检察院的通知,“叫我们家属去和杨志才的家属调解。”

沈青称,“杨志才的家人说可以赔偿40万元,前提是我们家属要写谅解书不起诉,不追究杀人责任。当时梅丽的父母说40万元不能接受,要300万元。”

“家属要300万的意思其实是要追究杀人的刑事责任,故意把价格说的很高,以为对方压力大拿不出钱来就会认罪伏法。”沈青向“北京时间”解释。

1997年,梅父梅春瑞跟女儿见面,吃了一顿饭,不久便去往黑龙江省大庆市搞废品收购。

大约从2009年开始,女儿连着几年都没写一封信,也没有打一个电话,老两口有了不好的预感。

从2003年开始,老两口到四川、上海等地寻找女儿,但没有任何收获。直到2012年杨志才被抓,才知道女儿早已不在人世。

此时,梅丽的父母只想为女儿讨个公道。

调解最终不欢而散。此后,杨志才方多次提出调解条件,但遭到拒绝。

就在大家认为,可以告慰梅丽在天之灵时,事情发生了反转。

2013年8月1日,阜阳市检察院对杨志才、王夫伟取保候审。同年10月21日,经历了三次公诉、退回侦查,阜阳市检察院最终仍然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不予起诉”。

检方认为女尸身份需要做DNA才能鉴定,但当时尸体并没有长久保存,已被火化。现场提取的剩余物证经阜阳市公安局DNA室初检,已失去检验价值。而警方对此解释,凶案发生的时候,安徽省尚未开展DNA检测,所以没有进行尸源的DNA检验。

一名警方人员还告诉梅丽的亲属,不是只有依赖DNA技术才能办案。没有DNA,现有的证据也能够互相印证的,杨志才、王夫伟也都准确辨认出了死者照片,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但检察院决定不起诉,他们只能放人。

杨志才和王夫伟被释放,沈青和梅丽的父母则走上了申诉之路。

“我非常吃惊,律师也说非常吃惊。”沈青对“北京时间”表示,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杨志才因遭遇逼供而认罪?

说起这起案件,杨志才也是“一肚子委屈”。

杨志才在信阳知名度极高,他资产过亿,光在信阳就开了八家美容医院,上海也有分店。

“我在无锡市被公安抓了,关了一年多,我在里面逼得没办法,让咋说咋说吧,只有到法院才能还我一个清白。”杨志才说,“后来我在检察院就讲清楚了,所以就把我放了。”包括后来主动提出赔偿,也是无奈之举。

杨志才对“北京时间”称,阜阳市检察院对他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起诉,“法律是要讲究证据的,没有证据,不予起诉。因为这个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刘静和她前夫就是看到我挣了钱,眼红,陷害我杀了梅丽。”杨志才称,侄女刘静举报自己,“一个原因是刘的前夫曾在他的诊所看过眼睛,明明治疗有效果,但是对方就说瞎了,是诊所给治坏了,要我赔偿一百万元。”

对于与梅丽有私情的说法,杨志才对“北京时间”回应:“那是天大的笑话,我不会对不起我的朋友。”

杨志才向“北京时间”证实,梅丽在1996年前后确实在他的诊所工作。与杨志才一起被抓的王夫伟,初次接受无锡警方讯问,即表示自己知道是因为杀人的事情被抓,那时自己初二辍学,是和姨父杨志才一起杀的梅丽。

“姨父说,梅丽身上带了1万多元,两人一起把梅丽杀了,钱全部给我。”小路上,梅丽走中间,他走在最后,拿钢管往梅丽头上打了一下,把梅丽打倒在地,然后又往她头上打了三下。梅丽还在动,姨父接过钢管,对头部又继续打。梅丽滚到干沟里,姨父又到沟底去打,直到梅丽不动弹了,杨志才摸摸说死了,叫他下去抬到地里,并脱掉衣服。

11月2日,“北京时间”联系到刘静本人,她听到询问关于梅丽案件的事情后,用难以听懂的方言说了一句话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之后多次联系,再未接听。

“杨志才、王夫伟、刘彩释放后、都是一口咬定没杀人。”沈青无奈的说。刘彩在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也否认了丈夫杀人一事。

DNA比对确定梅丽被害

如今,梅丽的父母已经年迈。他们隔三差五打电话给沈青,要他继续追究杀人事件。

“梅丽的父母那么大年纪了,又过得那么苦,坐车的钱都没有,每次打电话催我,都是哭哭啼啼的,我心里非常不是滋味。”沈青称,“老两口一点办法没有,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沈青曾试图找到刘静,询问她举报的细节,以掌握更多证据。“但找了很多次,刘静不再理会我。”沈青表示。

2015年,界首市公安局提取了梅丽母亲、儿子、女儿的DNA样本,将“1999.3.12”案现场衣物上找到的毛发一起送公安部进行检测。

他也一直在和界首市公安局保持联系,他们得到的最新信息是,公安通过梅丽当年的衣服、头发等做DNA比对,证实“1999.3.12”案死者系梅丽。

“按相关的说法,梅丽被杀了的事实部分清楚,而关于杨志才实施杀害的证据部分,是问题的关键。”沈青称。

近日,界首市警方一名负责人告知梅丽家人:此案正在侦办中。

“公安告诉我们,DNA已经有了检测结果。”69岁的梅春瑞激动地告诉“北京时间”,一家人最大的希望是,案子能早日有结果,以告慰梅丽之亡灵。

就此事,笔者联系了杨志才,杨志才说他与沈青确是好友,96年,沈青与梅丽离婚后,梅丽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就不断的找沈青,要他负责。可沈青已另有所爱。于是,托杨志才照顾梅丽。

98年杨志才和沈青一起去西安和广州学习整形,一去就是三年,杨志才说:“那个年代通讯不发达,还没有手机,我和沈青至此都和梅丽失去了联系。当时,我和沈青关系非常好,吃饭,睡觉,学习都在一起,形影不离。闲暇时,我们也曾谈论过梅丽的去处,沈青揣测说,梅丽可能与社会上的坏人混在一起,被害了也有可能。”

现在,“1999.3.12”案中的无名死者,被确认是梅丽,沈青认定杨志才就是凶手。“1999年我和沈青还在广州学习,时间和地点上我根本不具备做作案条件,至于他说的杀人动机(因矛盾打死暧昧对象),你想一下,可能吗?梅丽在我的诊所上班期间,怀有身孕,我们暧昧?怎么可能?说我外甥为了梅丽身上的一万元钱,做了我的帮凶。99年,一万元可是个大数目,谁会带一万元在身上。”

沈青说,“杨志才的家人说可以赔偿40万元,前提是我们家属要写谅解书不起诉,不追究杀人责任。当时梅丽的父母说40万元不能接受,要300万元。家属要300万的意思其实是要追究杀人的刑事责任,故意把价格说的很高,以为对方压力大拿不出钱来就会认罪伏法。”

这段沈青说过的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敲诈勒索300万不成,心存怨气才诬告杨志才杀人!杨志才如果真的资产过亿,杀了人还会在乎区区300万?笔者认为,杨志才不能向黑恶势力低头,助长这种敲诈勒索的歪风邪气,一切交给法院去判决!相信政府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据了解,杨志才和沈青本来就是一对好朋友,俩人于98年一起去西安和广州共同学习,回信阳俩人先后都开美容店,杨志才的美容事业越做越大,而好友沈青却开了几次都没做起来,可能是沈青的心理不正常了,觉得俩人一起学习、一起开店,杨志才越做越好,而自己却做不起来,心理发生扭曲.......每天瞎想乱想,心理不平衡吧。

当笔者提到举报者刘静时,杨志才愤怒到“刘静的前夫十几年前曾在我的诊所看过眼晴,明明治疗有效果,十几年后对方就说眼瞎了,要勒索我100万元。虽然我没有给她100万,但看在是自家孩子,她也生活困难,我多次接济她。可没想到,她现在反咬一口,和别人一起陷害我,污蔑我。”

“我在无锡市被公安抓了,关了10个多月,我在里面被逼得没办法,让咋说咋说吧,只有到法院才能还我一个清白。”杨志才说,“后来我在检察院讲清楚了,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不予起诉把我放了。包括后来主动提出赔偿,也是无奈之举。让我莫名的遭受了近一年的牢狱之灾,沈青看法律不会助纣为虐,就妄图用假新闻引导舆论,来达到他“仇富”报复的目的”。说起这些杨志才满脸无奈。

杨志才,作为信阳知名企业的负责人,多年来一直领导自己的企业致力于公益,资助贫困学生,资助残疾贫困家庭,关爱五保老人等等献爱心活动。也是我市的纳税大户,解决上百人的就业问题。对信阳的发展有着巨大贡献。

笔者认为DNA认证只能证明死者确实是梅丽,梅丽死亡期间,杨志才和沈青在西安和广州学习三年,沈青每天和好友杨志才朝夕相处的一起在外地学习,梅丽的死和杨志才有什么关系?关于梅丽死亡一事,公安机关、法院、检查院已经做了详细调查取证,才判决杨志才是无罪的!大家不能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舆论,毁了信阳本土企业,阻碍了信阳的经济发展。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仇富”的心理真可怕!这是一起现代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杨志才义气才收留沈青的怀孕的老婆,帮助沈青老婆把孩子生下来,如今却被沈青反咬一口索要300万。杨志才的侄女因为眼红“杨志才”的富有,至亲情于不故,索要100万不成,和别人一起陷害他姑夫,如果刘静老公眼晴真被治瞎了,为何十年前不提出来?却要在十年后杨志才发财了索要100万?

责任编辑:周晶晶 TT0072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