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军事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2020-10-16 10:59:51   海客新闻

当地时间15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的冲突仍在持续。据阿塞拜疆媒体15日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阿方抓获了一老一少两名亚美尼亚士兵,对其羞辱、殴打后,在两人身上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一阵枪响过后两人应声倒地。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延伸阅读:阿塞拜疆无人机空袭亚美尼亚士兵 尸体残肢散落一地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当地时间13日,阿塞拜疆无人机袭击亚美尼亚士兵的画面曝光。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视频显示,十余名亚方士兵正在道路上休憩,突然间无人机空袭地面瞬间爆炸。不少士兵当场被炸飞,也有几名士兵幸运地逃离。浓烟散去后,清晰地看到地面被炸出大坑,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10日,亚阿两国在莫斯科经过磋商达成停火协议,然而协议生效后两国依然未停火并互相指责对方。

此外,亚美尼亚今天公布了17名在战斗中丧生的士兵的名字,到目前为止士兵死亡总数超过542人。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日,亚美尼亚国防部曾公布了一段“击中阿塞拜疆无人机”的慢镜头。此外,在一次对阿塞拜疆地面部队的袭击中,一队士兵匆忙奔逃,紧接着炮火猛烈打下来。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战况

当地时间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军事冲突,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率先发动军事进攻。连日来的冲突持续,造成双方均有人员伤亡。当地时间10月9日,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外交部长在莫斯科举行三方会谈。在长达10个小时的会谈后,当地时间10月10日凌晨,三国外交部长发表声明,称自2020年10月10日12时起宣布停火。法新社援引一位阿塞拜疆高级别官员的话称,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双方“短暂”停火是为交换死者遗体和在押人员。

两国停火协议未能阻止战火的延续。亚美尼亚国防部10月10日发表声明,指责阿塞拜疆军队在纳卡地区停火协议生效5分钟后对卡拉巴赫地区发动进攻,亚美尼亚军队被迫进行反击。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纳卡当地几个大村庄遭到阿塞拜疆部队袭击”,纳卡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遭到炮击,“1个小时内落下7枚至8枚炮弹”。法新社报道称,斯捷潘纳克特市中心10日深夜两次传出爆炸声,11日早些时候响起空袭警报,多次传出爆炸声。

阿塞拜疆国防部随后反指亚美尼亚军队在前线发起攻势,并用火炮攻击人口密集地区,“公然违反”停火协议。阿塞拜疆总统助理在社交媒体上称,阿塞拜疆第二大城市占贾10日深夜遭遇来自亚美尼亚的导弹袭击,造成7名平民死亡,33名平民重伤,死伤者中包括妇女和儿童。阿塞拜疆国防部发表声明称,亚美尼亚军队在10日12时停火协议生效后,对泰尔泰尔和阿格达姆地区发动进攻,很多居民点遭到炮击,此举严重违反在莫斯科达成的停火协议,阿塞拜疆将采取适当报复性措施。

纳卡地区素有“高加索火药桶”之称,位于南高加索,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为争夺纳卡地区爆发过战争。两国1994年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一直因纳卡地区问题处于敌对状态并时有冲突。本轮冲突自今年9月27日爆发以来,已导致上百人死亡,数千人被迫逃离。虽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目前达成停火协议,外界也普遍认为两国都无法支撑全面战争,但未来战局走向仍然扑朔迷离。

阿亚战争硝烟弥漫,中国能在纳卡问题中发挥怎样的战略性作用?


因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下称:纳卡)问题而引爆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战争,目前终于有了偃旗息鼓的迹象,伴随着10月10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两国外长在莫斯科签署停火协定,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军队已经于当地时间10月10日12时在双方既有战线上实现停火,并展开了交换战俘、收敛阵亡军人遗体等等善后工作。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纳卡冲突的战况

纵观整个纳卡冲突,亚美尼亚军队与阿塞拜疆军队打得可谓是各有亮点,也各有缺陷: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以亚美尼亚军队来说,亚军在平原地区、尤其是依托纳卡地区山地地形,对阿塞拜疆重型部队实施的梯次抗击、机动防御,打得有板有眼,也曾给进攻的阿军T-72S坦克等装甲车辆造成了重大毁伤。但亚军的防空能力、部队的隐蔽配置能力也实在差劲,给了阿塞拜疆无人机以大开杀戒的机会;


而对阿塞拜疆军队来说,阿军利用手头的土耳其TB-2型无人机、以色列制造的Harpo巡飞弹、土造的An-2无人机,在面对亚美尼亚军队的装甲目标、野战防空系统时,频频出击、各种骚操作不断,相比进攻战斗打得一塌糊涂的地面部队,可谓非常亮眼。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当然,在战争后期,由于西方国家对土耳其的联合禁运,使得阿塞拜疆意外失去了原本不成问题的装备支援。加上战线推进到山地后,阿军在山地攻坚能力弱鸡的情况下,战局又接连受挫,终于使得亚美尼亚军队原本已经危机初显的战局“峰回路转”,又回到了之前的平衡点上。并且在“阿军占领了平地上的几个立足点、但难以实施纵深进攻”、“亚军守住了纳卡地区的纵深地域、但难以夺回平原地带”后告一段落。

阿亚战争硝烟弥漫,中国能在纳卡问题中发挥怎样的战略性作用?

亚美尼亚无人机视角

看样子,在双方战局回到平衡点后,接下来将继续回到新一轮“谈谈打打”的循环中去,虽然本质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但从新闻角度来看,这场发生在高加索山脉以南、里海之滨的“小国对抗”,在今年年底之前应该是没什么大新闻了。



中国是否发挥作用?

虽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战争已经暂告一段落,咱们吃瓜群众这几天吃瓜吃的也算是不亦乐乎,但纳卡冲突的源起、冲突后续可能的发展、冲突中双方采取的战术战法且对我军军力建设可能有的启发,同样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比如前段时间,在阿塞拜疆无人机大量击毁亚美尼亚的T-72B主战坦克、BMP-1/2系列步兵战车后,国内网络上就掀起了“无人机战争是否已经到来”的大讨论。而伴随着纳卡冲突已经偃旗息鼓,关于“中国能否在纳卡冲突中发挥某种作用”的讨论,也日渐增多,至于对纳卡冲突、纳卡问题本身的讨论,这段时间似乎在国内诸多社交媒体、论坛上就一直没有停过。

纳卡问题的本质

那么,咱们应当怎样认知纳卡问题、在纳卡问题中咱们的战略目标应当是怎样的、我们在纳卡冲突中是否有发挥的空间?大伊万觉得,咱们还是从最基础的纳卡问题的本质开始谈起,这段时间谈纳卡问题的文章咱也看了不少,但怎么说呢,绝大部分人的主要观点,全都放在了所谓的“民族问题”、“历史纠葛”甚至所谓的“苏联和沙俄的遗产”上面了。但是,在大伊万看来,纳卡问题固然有其民族问题、历史问题的一面,但单纯把问题归结为“民族矛盾”、“千年深仇”什么的就未免偏颇了。其实,纳卡问题有可能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简单、直接、基础的多。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别的不说,大家只要打开阿塞拜疆地图就能看明白了,从基本的地理学角度来看,阿塞拜疆全国呈现出什么样的地理格局,“两山夹平原”,所谓的“两山”就是横亘在阿塞拜疆国土北方、西方的两座山脉,分别是高加索山脉和小高加索山脉,而“平原”则是构成了阿塞拜疆国土精华部分的、靠近里海沿岸的阿塞拜疆平原。



而纳卡地区处于什么位置,从甘贾(就是被亚美尼亚导弹袭击的城市)往南,整个纳卡地区本身,就是阿塞拜疆西部小高加索山脉的余脉,相对于阿塞拜疆平原平均海拔不足10米、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区域海拔还低于海平面,纳卡地区平均海拔却高达1000米左右,首府斯捷潘纳克特海拔813米,且能够用于进攻的进攻通道较少,足以使得占据纳卡地区的一方闭关自守。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故而,从军事地理学角度看,相对于阿塞拜疆国土精华部分的阿塞拜疆平原,纳卡地区属于阿塞拜疆国土上的瞰制地形,且历史上本身就是奥斯曼帝国与波斯萨菲王朝来回拉锯、萨菲王朝成功阻滞了奥斯曼帝国饮马里海的锁钥地区。在阿塞拜疆占有纳卡地区的情况下,纳卡地区就是阿塞拜疆平原地区的一把钥匙,任何人都很难染指阿塞拜疆的精华区域,而在亚美尼亚占据纳卡地区的情况下,纳卡地区就是一扇敞开的大门,亚美尼亚或其它任何国家,完全可以以纳卡地区作为作战基地,向阿塞拜疆平原地区发展进攻,且前出纳卡地区后,一直到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中间一马平川,几乎无险可守。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故而,按照大伊万一位在阿塞拜疆抗疫的朋友的话来说,纳卡地区之于阿塞拜疆来讲,就好比戈兰高地之于以色列,这就是为什么亚美尼亚一定要死死咬住纳卡地区不放、而阿塞拜疆也一定要尸山血海把纳卡地区夺回来的最本质因素,什么民族问题、历史遗留问题什么的那都是表象,对于自身国家安全的关切才是关键。



中国可以扮演的角色

在搞清楚纳卡问题的本质后,咱们就可以来讨论一下中国能够在纳卡问题中发挥怎样的作用、现在是否需要急着下场站队支持亚美尼亚或者阿塞拜疆某一方了。咱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我国目前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中,虽然高加索山脉南翼对咱们来说的确有一定的国家利益存在,但目前,我们所能做的事情其实非常有限,且从我国国家利益的角度考量,我国在当前、乃至未来较长一个时期内,没有必要偏袒任何一方。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说高加索山脉南翼、里海之滨的这两个国家之于我国而言,存在一定的国家利益乃至全球利益,有两个方面的因素:

一、里海作为未来一个时期的“资源地带”,其蕴含的丰富天然气、石油资源,可能会成为未来较长时期内,国际资源争夺的重点。目前俄罗斯和伊朗围绕里海资源地带的争夺已经初现端倪,而阿塞拜疆的存在则是里海资源地带未来争夺中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变量”;



二、别看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这两个国家目前打得不死不休,但如果把这两个国家统合起来、且充分发挥中亚到里海的航运作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完全有可能成为我们“一带一路”倡议西部的“十字路口”,且能够有效绕过俄罗斯和土耳其这两个较大的变量,把整个高加索山脉南翼到里海、黑海一带纳入到我们的工业体系中来,从而在中东和俄罗斯两条传统路线之外,开辟一条全新的“中亚丝绸之路”。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亚美尼亚祖孙三代上战场

而说目前我们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中“能做的事情其实不多”,很简单,从目前的情况看,纳卡问题已经起码有了四个“利益攸关方”已经往里面伸手了:

作为当事一方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就不说了,而站在阿塞拜疆后面的则是一心想把爪子往高加索山脉一带伸、在俄国人后院搞事儿、顺带想在和俄罗斯在利比亚、叙利亚等问题的合作中制造更多“兑价”的、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土耳其,这也是目前在纳卡冲突中蹦得最高的国家没有之一,而且吃相极其难看、已经恨不得从喉咙里面伸手出去拿了;

而站在亚美尼亚背后若隐若现的,则是在以往亚阿冲突中往往选择站在亚美尼亚一方的俄罗斯,但考虑到纳卡地区的敏感性质、当前亚美尼亚政府与俄罗斯关系的亲近程度,俄罗斯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对亚美尼亚进行了支援,却并没有蹦得太高,当下、以及将来实施战略支援的底线,也可能是如咱们之前所说的、以确保亚美尼亚本土完整为底线,纳卡地区的去留则看亚美尼亚自己的造化;

随后则是在外面调子起的很高、想从中“调停”的法国,法国的考虑则可能是出于其对于泛地中海和高加索区域势力范围的热衷,也可能是想顺带扩大一下自己连带着欧盟的战略影响力;



最后则是亚美尼亚寄予厚望、但是碰了一鼻子灰、实际上作为域外平衡手存在、目前在冷眼旁观的美国。而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已经有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爪子、每个爪子想的点都不一样、多少都夹带点私货的情况下,我国这个时候再往里面“伸手”、“站队”,不用说,这根本就不是个明智的外交行为。

阿亚战争硝烟弥漫,中国能在纳卡问题中发挥怎样的战略性作用?

俄罗斯主导的高加索2020演习

同时,以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于我国的战略利益来说,这俩国家对我国的利益可能是最“单纯”的,绝对没有诸如土耳其、俄罗斯那一干国家在南高加索山脉地区夹带的那点私货:

很简单,对于俄罗斯来说,需要依托亚美尼亚来阻挡土耳其继续往俄罗斯的“软腹”施加影响力;而对于土耳其来说,需要拿下亚美尼亚,把土耳其到阿塞拜疆连成一片,争取打通到里海资源地带的通道,完成当年奥斯曼帝国都没有完成的“伟大事业”。这种绝对的零和博弈决定了,这两个最大的利益攸关方很难完成对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的整合、并充分发挥出这两个国家在地缘政治上的统合性作用,只能要么放弃亚美尼亚而取阿塞拜疆、要么放弃阿塞拜疆而取亚美尼亚,几乎没有可能在南高加索山脉的地缘博弈中做到“我全都要”。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故而,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咱们国家在目前的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冲突中并没有偏袒或朝向任何一方、而是采取了相当超然、均衡的态度,大伊万认为是比较合适与恰当的,甚至比在当地抓手有限、非要蹦出来刷出存在感、结果根本没人搭理的法国要高明得多。虽然说什么也不做才什么也不会错,但以目前南高加索山脉一带地缘局势已经极端复杂、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全都互相牵制的情况下,咱们选择什么也不做,本质上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当然,“现在不做”不等于未来一直什么都不做,毕竟咱们在前面也做过剖析了,从比较长远的角度来看,咱们在南高加索山脉一线其实是有相当大的国家、全球利益存在的。而咱们将来的行动方式或采取的行动策略,大伊万个人认为:

一是经济合作先行,通过扩大与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两国经济合作的方式,首先在经济层面上把这整个地区整合起来;



二是继续等待机会,毕竟从目前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冲突的情况看,纳卡问题并未得到根本的解决,当前的停火只不过孕育了下一次更大规模冲突的种子。而在下一次冲突中,无论是俄罗斯或者土耳其一方失手,导致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的关系失衡,在咱们于当地有相当规模经济利益的前提下,实际上都是在给咱们以域外平衡手的角度介入纳卡问题创造条件。

阿塞拜疆射杀亚美尼亚老年战俘 披上国旗后残忍射杀

当然,这种机遇从本质上来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对咱们吃瓜群众来说,现在要做的就是两个字儿:看戏,看戏就行了。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