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暖新闻

夫妻俩守护长江源头6年 搬走高原垃圾60万件

2018-09-09 15:03:00   澎湃新闻社会列表

原标题:暖流①|守护长江源头6年:从恋爱走向婚姻,希望将垃圾捡完

编者按:

9月9日,是中国第四个公益日。

古人讲究日行一善,就是每天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更多的人。而如今,信息化技术,让更多的人通过网络参与公益活动,唤醒了更多心存善念的人参与公益,让社会更温暖。

在这个温暖的日子里,澎湃新闻推出公益日系列报道。在这里,讲述多个社会公益组织,小或平凡,但意义非凡的公益故事。

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即便只是你小小的行动,也能够助力汇成公益浪潮。

夫妻俩守护长江源头6年 搬走高原垃圾60万件

刘洋和刘希丹夫妇合照。本文图片刘洋供图

刘洋还记得2012年和刘希丹第一次作为志愿者,来到海拔4540米“红房子”时,让自己感到惊愕的两个画面:很美的美景,很多的垃圾。

“红房子”,藏民对中国第一座长江源头环境保护站——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的称呼,位于长江正源沱沱河与青藏公路交叉处,是由民间公益组织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以下简称绿色江河)牵头修建的藏式红色建筑。

那一年,他们刚刚恋爱,“红房子”刚刚完工。

高原工业化、交通运输的发展、游客的渐多,大量垃圾也随之出现。1995年成立的环保组织绿色江河,从2012年开始,向外搬运处理垃圾。

6年过去了,绿色江河从三江源带走垃圾60万件。30岁的刘洋和刘希丹,从恋爱走向婚姻已两年。8月16日,刘洋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垃圾还有很多,夫妻俩会一直守护下去。

夫妻俩守护长江源头6年 搬走高原垃圾60万件

“红房子”远景

6年搬走高原垃圾60万件

大量一次性塑料饭盒、矿泉水瓶、铝制易拉罐等不可降解的垃圾,随着青藏铁路、城镇化发展,涌入生态本就极为脆弱的长江源。尤其是“红房子”所在的唐古拉山镇,当时成了万里长江的第一污染源。

长江源区面积辽阔,牧民居住分散,垃圾很难集中收集、运输和处理。刘洋告诉澎湃新闻,为此,绿色江河从2012年、2013年开始发起“垃圾换食品”“带走一袋垃圾”等环保项目。

“就是鼓励牧民将分散在牧区的垃圾,带到保护站交换相应数量的生活物品。保护站志愿者们分类打包,再动员来此参观的自驾游客带走一袋垃圾,将垃圾送到格尔木的绿色驿站统一回收。”刘洋的妻子、曾于2014年担任保护站管理员的刘希丹说,“项目推广至今,越来越多的游客和牧民开始参与。从拉萨到格尔木的游客,70%以上都愿意参加。”

2017年,由绿色江河和青海省政府合作共建的“青藏绿色驿站”垃圾回收站项目也正式启动,既能回收垃圾,又能兼顾货车司机、游客短暂休息和环保宣传。目前,该项目一期已经在格尔木到唐古拉山镇420公里的青藏公路路段上建立并运转6个站点。

刘洋说,6年来,通过“垃圾换食品”项目,绿色江河从三江源带走塑料瓶、金属罐、废旧电池等垃圾60万件。

夫妻俩守护长江源头6年 搬走高原垃圾60万件

绿色江河志愿者正在捡拾垃圾。

三个志愿者靠四个土豆撑了4天

来自甘肃的刘洋和刘希丹,是绿色江河全职工作人员里为数不多的夫妻档。

刘希丹2014年正式加入绿色江河。青藏高原空气稀薄、气候干燥、紫外线辐射强、一日四季。外地人来此生活一段时间,常会出现皮肤干、鼻孔出血的现象。刘希丹时间最长的一次在保护站连续待了五个月。高原天气易变,不能多洗澡,很容易感冒。一旦感冒,需很久才能痊愈,甚至还会发展成肺水肿。

水要过滤,否则喝了会胀气;碰上停电,志愿者挤在厨房“抱团取暖”;晚上睡觉时也只能套睡袋,多盖几床被子。“每天七点钟起床,晚上十一点之后才能休息,从睁眼到闭眼都是工作。”刘希丹说。

2017年青藏线沿线绿色驿站建设启动时,刘洋以全职工作人员的身份参与进来。此前,他是甘肃人民防空办公室里的公务员。

搭建一个绿色驿站,有时需要9个工人共同工作一个多星期,甚至需要自己掏一部分钱买材料。在格尔木搭建好,再运到沿线。曾经下雪,导致送到驿站的物资迟了四天,三个志愿者靠四个土豆撑了四天。刘洋说,因为缺水,志愿者三个月都不能洗澡和洗头,等到被轮换。

绿色驿站的志愿者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捡拾青藏线两边的垃圾。每天工作人员都会组织志愿者徒步四五公里,或开车十几公里,捡拾路边的垃圾。一个驿站每个月大概能够捡拾到矿泉水瓶6000个,红牛罐和铝管5000个。

夫妻俩守护长江源头6年 搬走高原垃圾60万件

工作人员给小朋友做“垃圾换食品”项目宣传。

垃圾问题不是一年两年能解决的

从青藏公路修建完成开始,青藏线边的垃圾问题就一直存在。

刘希丹担心,这种情况会渐渐积重难返,而这个问题不是短期能解决掉的。所以,绿色江河扎根在长江源,不是一年两年,而是长期驻守——只能依靠这种方式来慢慢解决。

澎湃新闻了解到,除了“垃圾系列项目”,从1995年成立至今,绿色江河一直在推动和组织江河上游地区自然生态环境保护活动。

1997年至2000年,绿色江河40多名志愿者在海拔4500米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建立了中国民间第一座自然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可可西里、藏羚羊从此无人不晓;2001年至2004年,绿色江河提出的多项加强野生动物保护的建议,几乎全部被政府采纳;2012至今,“斑头雁守护行动”,促进当地政府出台《关于禁止捕猎的通知》;2014年至2015年,该组织进行的烟瘴挂生物多样性调查报告,使青海省政府明确表示不会批准水电站建设。

2018年,是绿色江河会长杨欣在三江源工作的第21个年头。杨欣亲眼见证了长江生态环境遭遇的破坏。1994年,杨欣来到青海,听到老牧民讲起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倒在偷猎者枪下的故事后,将自己所著的《长江魂》进行义卖,并四处招募志愿者,用最简陋的工具和仪器完成了保护站第一期的修建,最终建立起了索南达杰保护站。

自此之后,杨欣就将自己交给了这片土地。他说,环保是一条只有起点没有终点的射线。而“一直做下去”,也是刘洋、刘希丹夫妇,对保护沱沱河许下的唯一承诺。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