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情感

最想和过去的自己和解

2019-12-02 14:01:16   北京时间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起,我就意识到,落后就要挨打。

那时候,迎来小学时期的第一个儿童节,老师发了上星期的测验之后,大家就集中在操场上开联欢,载歌载舞,蛋糕涂在脸上变成了小花猫,包装纸也漫天飞扬。开过联欢,地上就白花花一片。大家都回家了,我和几个同学就被老师给留下来扫地,捡垃圾。其他同学倒是很开心,因为平日他们几个都是一块在街上混,干过不少坏事,成绩也不好。从四点半开始,整理到整片天空被落日渲染成红色,指针指向了六这个数字,老师叫我们赶紧回去。

“要好好学习啊!别贪玩!”临走的时候,老师在我们身后大喊。

空气凝结了一秒。“哈哈哈!!!她平常看着还挺认真吧,居然......哈哈哈!!!”其他的同学意识到我这次考差了,肆意地嘲笑着,头也不回地走在我的正前方。

我低下头,握着拳头的手在不断颤抖,不停地在做深呼吸。冷静冷静,我就这样一路走回到家,映入眼帘的是她。她是我从幼儿园开始的同学,小学的时候被分到同一个班,她家离学校远,我家里离学校近,然后她就先来我家等她妈妈来接她。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听说你们发成绩单了,考得怎样啊?”刚回来就接到妈妈的致命一击。

“嗯......嗯......”

她开始翻我的书包。“74!”她大喊了一声,把我拖到了墙角。史无前例的罚站。我的余光看见了在等她妈妈的她轻蔑地冷笑了一下,看到站在眼前的妈妈恨铁不成钢。后来,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顿,也好像是在被窝里哭了一整夜。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意识到了,落后就要挨打。然后,我就开始期盼有一天,我可以很自豪地站在他们面前,然后轻蔑地笑笑,装作云淡风轻。

很多时候静静一个人,我总会想的很多,然后就难受很久。杨绛先生说,我们也不必犯“自恋癖”,也往往比情人眼里的意中人还中意。我很自豪地说,我不犯自恋癖,但是对所有人不满意,尤其是对我自己,无法改变现状的自己,然后在深深的泥潭里苦苦地挣扎,越努力,越难过。

可以在他们面前笑笑,好像遥遥无期。每一次总是比她差一点,而至于那群同学,一年级之后就分班了,是一副素不相识的样子。后来,我想着拼命考上一所好一点的初中,最后我和她上的是同一所中学,一样的都是创新班,她好像还很好,而我几乎就是在她后面30名的成绩。看着她如鱼得水,每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每每这时,我会狠狠地掐自己一把,怎么越来越不争气,别说超过她,赶上她都变成了一个问题。在老家读书的发小今年很争气地考上了市一中,小学班长也考到市一中读实验班,妈妈每天一通的电话里总会说,你再继续这样子,会被别人看不起。

看不起。我很讨厌这个词,因为我和很多人比,我是不快乐的人,没能力,有上进心,没天赋,有梦想,怎么都达不到想要的水平。在别人看不起我之前,我就不喜欢我自己,没能力改变,有能力也只是一点点。每天都是笑脸,表面上我可能会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其实不是的,把自己隐藏起来,看着我好像很好,其实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可我真的希望有一天可以一鸣惊人,我也可以回过头来看着她,就像她当年一样那种笑,我可以不提起过去,但我释然。

我很想让用相同的方式,让她感受一下我当时的痛苦。当然,很多故事都告诉我,自己的幸福,应该取决于自己过得怎样,而不是别人有没有比自己惨,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幸福的尺度。《天龙八部》里萧远山追寻他的杀妻仇人,追寻了几十年,在少林寺里终于见到了那个杀妻仇人,那个少林寺的老和尚一掌把他拍死的时候,那一刻他只感到无比的空虚。后来他又活转过来,两个老仇人面面相对,这个时候书中写道:两人睁开眼来,相视一笑,王霸雄图,血海深仇,尽归尘土。

“人终究要面对真实的自己……也许自己的一座山对别人来说只是一粒尘。但自己难于面对的,最终也只能面对。”我很希望有一天,我有机会超过她,但是,那时候,我不会去笑她。那时候,才能算是和自己的过去和解了吧。

责任编辑:王亚雄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