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115师打了大胜仗,蒋介石要给犒赏,将军:“他给的不稀罕!”

2020-10-13 11:39:21   乐享趣闻轶事

湖北黄安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域,因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于此创建,所以后来改名为“红安”。

红安这块土地培育了60位开国将军,因此被称为“中国第一将军县”。

这里要说的两位开国将军都出自红安,都参加了红四方面军,一起改编成为八路军,一起被授予开国中将军衔。

更有意思的是,两位红安籍将军的外号都叫“疯子”-“王疯子”、“张疯子”。

在这里,“疯子”二字绝对不是贬义词,而是由衷的赞美词。

115师打了大胜仗,蒋介石要给犒赏,将军:“他给的不稀罕!”

张仁初将军

这两位将军就是王近山中将和张仁初中将。

“王疯子”外号的出处源自一场名不见经传的战斗。

那一年,王近山才15岁,战斗中,王近山和一个大个子国民党兵较上了劲。

论体力、个头,王近山不占上风,可是,打红了眼的王近山硬是不服输,他用刀砍、用牙咬,最后,干脆抱住大个子国民党兵,一起滚下了悬崖。

大个子国民党兵当场身亡,王近山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可是头部却被一块石头戳了个洞。

此战之后,战友们都不再小看这个“娃娃兵”,亲昵地叫他“王疯子”。

115师打了大胜仗,蒋介石要给犒赏,将军:“他给的不稀罕!”

王近山将军

“张疯子”外号的出处则跟著名的“腊子口”之战有关。

天险腊子口,是红一方面军长征中突破的最后一道险关,如果过不了腊子口,红一方面军就将重新回到草地。

这时,张仁初刚刚从红四方面军调到红一方面军,到红一方面军后,他的那个团缩编为一个营,他当了这个营的营长。

攻克腊子口是张仁初到新部队后的第一仗,张仁初向首长立下军令状:如果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战斗开始后,张仁初把全营都当作了突击队,一开始就打出了决战的气势。

当面之敌是国民党军三个团加两个营,他们凭借着险要的地势和优势的兵力、火力,顽强抵抗。

战斗进行得十分惨烈,双方减员都非常严重。

眼看敌人的阵地久攻不下,张仁初火冒三丈,他甩掉衣服,光着膀子,一拿着枪,一手提刀,一声怒吼,带头冲向了敌群。

在张仁初营长的带动下,战士们一个个不顾一切地杀向敌人,最终拿下了腊子口。

就在战士们庆祝胜利的时候,张仁初却倒了下去。

原来,在与敌人时,张仁初身上5处被敌人的刺刀刺伤,鲜血直流。

但是,杀得性起的张仁初却全然没受影响,直到拿下腊子口,他才觉得全身无力,实在支撑不住,晕倒在地。

一起攻打腊子口的还有红一方面军其他部队,他们并不认识这个刚从红四方面军调来的营长。

他们只知道那个打起仗来不要命的营长姓“张”。

于是,口口相传中,“张疯子”的外号就叫开了。

115师打了大胜仗,蒋介石要给犒赏,将军:“他给的不稀罕!”

老照片张仁初将军(左)

抗战之初,王近山、张仁初这两个红安老乡都被编入了八路军。

王近山先后担任了八路军第129师772团副团长、769团团长、385旅副政委、386旅旅长,参加了神头岭战斗、响堂铺战斗和晋东南反“九路围攻”战斗。

张仁初则担任了八路军第115师686团1营营长。

两位红安老乡依然保持原来的战斗风格,打起仗来不管不顾,冲锋在前。

于是,在八路军中,129师的“王疯子”,115师的“张疯子”,又一起成了让上级首长喜爱又头疼的“知名人士”。

1939年3月,张仁初升任了115师686团团长,这时,八路军115师刚刚挺进至山东,马上就成了日军的“眼中刺、肉中钉”。

他们派出5000日军、3000伪军的兵力,外加100门火炮、30辆坦克,对第115师进行合围扫荡。

5月10日,115师机关被日伪军包围,情况危急。

第115师代师长陈光对张仁初说:“我们现在只有2000个兵,我把他们都交给你,你要死守肥猪山一天,掩护机关撤离,有没有问题?”

张仁初没有丝毫犹豫,他向陈光师长表态道:“放心吧,哪怕只剩一个人,我都会死撑到底,直到完成任务!”

日伪军对肥猪山的进攻一波接一波,一次比一次凶猛,八路军方面渐渐趋于被动。

关键时刻,张仁初再次“怒发冲冠”,他甩掉衣服,光着膀子,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向当面之敌发起“决斗”式冲锋,硬是将日伪军压了回去。

115师打了大胜仗,蒋介石要给犒赏,将军:“他给的不稀罕!”

老照片张仁初将军(左)

战斗间隙,张仁初冷静地分析了一下敌情,决定变被动防御为主动进攻。

张仁初连续派出几支精干的突击队,对日军的炮兵阵地、补给车队、前线指挥所进行短促而凶狠的袭扰打击。

这一招果然奏效,日军进攻的势头渐渐弱化,到晚上10点,日军彻底停止了进攻。

就这样,在张仁初所部的掩护下,第115师机关安全摆脱了险境。

这一仗,张仁初打出了不俗的战果,八路军以牺牲800人的代价,歼灭了日伪军1300多人。

得知第115师被日军合围,又听到了115师胜利地摆脱了日军,还打了一个漂亮的大胜仗,蒋介石大感意外。

问清楚战斗经过后,蒋介石吩咐左右:“给115师发嘉奖令,另外,要重重犒赏张仁初!”

消息传到115师,张仁初不屑一顾:“老蒋给的我不稀罕!”

张仁初“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确实激发了部队的战斗力,战斗效果也不错。

但是,身为八路军指挥员,张仁初这样做显然是不合适的。

115师打了大胜仗,蒋介石要给犒赏,将军:“他给的不稀罕!”

张仁初将军与孩子们在一起

第115师罗政委就没少提醒他,甚至屡次三番严厉地批评他。

可张仁初还是“管束”不住自己,没过多久,又遇到一场险仗,张仁初头脑一热,提起枪又冲了上去。

罗政委一怒之下,关了他5天禁闭,罗政委给了他一本《论持久战》,命令他认真学习,铭记在心。

一向温和的罗政委如此震怒,张仁初还是第一次看到,此后,张仁初的“暴脾气”终于稍有“收敛”。

1955年,张仁初被授予中将军衔,将军们聚在一起,不由得想起无数牺牲的战友。

一位将军感慨地说:“我们都活到了胜利这一天,比起他们,我们都太幸运了!”

张仁初将军感慨地说:“我这个中将是被罗帅骂出来的。”

同一天,张仁初的红安老乡王近山也被授予了中将军衔。

1949年2月,张仁初出任第三野战军第26军军长,1950年11月,张仁初转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军长,率部开赴朝鲜战场。

不久之后,王近山将军也来到朝鲜,出任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参与指挥第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

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张仁初先后受过11次重伤,全国解放后,身体状况已经不容许他继续工作。

因此,1954年9月至1962年6月,张仁初不得已离开了工作岗位,在青岛疗养、治病。

1962年7月,张仁初将军返回部队,担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副司令员。

1969年,张仁初将军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享年60岁。

115师打了大胜仗,蒋介石要给犒赏,将军:“他给的不稀罕!”

老照片张仁初将军(中)

他的红安老乡王近山1953年从朝鲜回国,之后历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军区顾问。

1978年5月10日,王近山将军在南京病逝,享年63岁。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