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古代后宫,没有最乱、只有更乱,让我们现代人更是无法想象

2020-10-09 09:56:54   山川文社

皇帝与他的三宫六院向来是现代“吃瓜群众”吐槽的对象,仿佛古代的宫闱秘闻的主导者便是皇帝。持有这种观点的史学爱好者认为“脏唐臭汉”的罪魁祸首就是汉唐皇帝,殊不知这是一种偏见。

在笔者看来,虽说男人(主要是皇帝)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但古代宫闱丑闻里女性一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且来援引一句恩格斯的理论:“随着个体婚制的推行,社会上频繁地出现了两种前所未有的角色:被戴绿帽子的男人和出轨的女人。”


处于男权社会的巅峰,皇帝必然要大肆实行杂婚,而争风吃醋的女人们则以通奸来报复男人。这种情况,实则是古代王朝之所以“脏臭”的根本原因。


打个比方来说,一统江山的始皇帝,他的母亲就曾与吕不韦有过一段不清不白的关系,后来其母更是通过吕不韦勾搭上了嫪毐。为了让嫪毐长居在后宫里,秦始皇的母亲让他把胡子眉毛刮掉,以宦官的身份服侍左右。有史料为证:“太后私与通,绝爱之,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诈卜当避时,徙宫居雍。”不过,在耳目众多的宫闱之中,这种丑事显然是瞒不住的。

更何况,秦始皇的母亲“生子二人,皆匿之”,连通奸的野种都已产下,那更是纸包不住火。据说,对于这两名庶出的兄弟,秦始皇并没有丝毫亲情可言,直接命人将他们从民间搜出并杀之后快。在野史之中,这段历史变得更加肮脏。一些民间小说,将秦始皇的母亲设定为吕不韦的小妾。因为政治目的,吕不韦将自己的小妾奉献给当时的秦庄襄王,但还与她保持着联系。

古代后宫,没有最乱、只有更乱,让我们现代人更是无法想象

读完了这些,是否会让你感到“贵圈真乱”?

别急,这只是古代宫闱荒淫史中的九牛一毛。“环肥燕瘦”里的赵飞燕,无疑是古代瘦美人的代表性人物。殊不知,她亦是一个相当淫荡的女人。

在进宫得宠之前,她就已经有了情人,据野史记载此人是她的邻居,乃“羽林射鸟者”。赵飞燕的性观念比较开放,所以未婚的她已与他人有了夫妻之实。后来因机缘巧合被送到宫里后,为了掩饰这段过往她还使用了某些手段伪装成处女,骗过了皇帝。

为了让自己更加得宠,赵飞燕还向皇帝引荐了自己的妹妹赵合德。殊不知,赵合德亦是个淫荡的女人,她在入宫之后与姐姐一块服侍皇帝,或许是皇帝的精力有限,赵合德得不到满足,竟背着众人与宫奴燕赤凤通奸。

好端端的大汉后宫,被这两个女人搞得乌烟瘴气,越来越不像话。因为皇帝年事已高,某些功能出现了问题,所以,赵飞燕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在母凭子贵的古代,这种情况是相当要命的(秦朝曾以未留子嗣的宫嫔陪葬先皇),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赵飞燕便想到了一个法子。

她命令宫人准备了一间屋子,除了她的侍女之外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入内,每天侍女都会驾驶牛车悄悄往小黑屋里送男人。“日以十数,无时休息,有疲怠者,辄代之”,可真是苦了这些被选召入宫的男人,不眠不休地为大汉朝的皇嗣付出心血。

古代后宫,没有最乱、只有更乱,让我们现代人更是无法想象

晋惠帝的夫人贾氏,其淫荡或可与赵飞燕比肩。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贾皇后每天都会找大量男子通奸,但她毕竟是母仪天下的女人,生怕自己的丑事会败露,于是,他每次都会将与她共赴巫山的男人除之后快。

即使如此,她的风流绯闻又是怎么传出来的呢?

还得得益于一个免遭贾南风荼毒的小吏。某日洛阳城的执法官在一个小吏的家中搜出了不少金银珠宝,这些宝贝显然不是民间的凡品,于是便怀疑他曾偷了贵族的东西。严刑拷打之后,小吏终于招供:

有一天他在大街上闲逛,突然碰到一个老婆婆,说家里的妇人患上了不治之症,需要“得城南少年压之”,如果小吏能代劳,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小吏毕竟是个普通男人,他哪里想到这种幸运的事会砸到自己的头上?于是,便爽快地答应了。

他跟着老婆婆上了一辆马车,被安排进一口大箱子里。马车颠簸了好半天才停下,小吏被蒙着眼睛,由人牵引着穿过了好几道大门,这才取下眼罩。小吏定睛一看,此处富丽堂皇,就像是皇帝的宫殿一样,连忙向身边的婆婆打听这是哪里。

婆婆微笑着告诉他,这就是天宫。随后,小吏被人伺候着,先是以香汤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名贵的华服,吃了顿丰盛的午饭。随后,一个长相有点丑的妇人款款而来,此妇“年可三十五六,短形青黑色,眉后有疵”。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小吏与这个妇人日夜相伴,临走时还得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珍宝。

审理案件的官员一听,立马了然,这妇女不正是后宫正位贾南风吗?

原来她还喜欢这种调调。就这样,小吏被无罪释放了。据说,后来这小吏还遇见了几次老婆婆,再次造访“仙宫”。或许是因为他年轻俊美,贾南风竟没舍得杀了他。

古代后宫,没有最乱、只有更乱,让我们现代人更是无法想象

那么,这些女人谁才是史上最淫乱的女人呢?

都不是,比起徐昭佩来,她们的“道行”还差得远。因为前面提到的淫女,至少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世所难容的,所以大多“恐人知之”,或多或少做出些掩饰,徐昭佩则不然。这个女人,不但与人通奸,还将自己出轨的风闻弄得人尽皆知。

徐昭佩是梁元帝的元配夫人,但她的婚姻生活却并不美满。从她是齐国太尉孙女这一点来看,她的婚姻貌似是一桩政治婚姻,夫妻之间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徐昭佩非常瞧不起自己的丈夫萧绎,有时竟会以嘲弄他的方式自得其乐。

根据史料的记载,萧绎的身体有缺陷,他的一只眼睛不能视物。徐妃不喜欢自己的独眼龙老公,所以每次见面都冷嘲热讽。有一次萧绎临幸徐昭佩时,见这个女人只花了一半的妆,疑惑不解,便问她何故。徐昭佩冷笑着说道:“你只有一只眼睛,我化一半就够了。”萧绎听罢,转身离去。

后来的一次宴会里,徐昭佩当众饮酒数杯,然后直接吐在皇帝的衣襟上,把好端端的气氛全部破坏了。从萧绎多次临幸徐昭佩的事实来看,这个男人还是很看重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的,然而徐昭佩却并不领情。人的耐心都是有限度的,所以徐昭佩的放纵让萧绎变得越来越冷漠。到后来,梁元帝干脆绕过徐昭佩的寝宫,再未临幸过这个女人。

按理说事情闹到这个份上,作为女人的徐昭佩理应有所收敛,在冷宫中好好反思为何丈夫会对自己日渐疏远。然而,徐昭佩非但没有表现出一丝悔意,还像是重获自由了一般欣喜若狂。她旁若无人地出宫烧香拜佛,来到瑶光寺与一个出家人智远私通,那段时间徐昭佩每天就像着了魔一样,隔三差五便要出宫礼佛。

古代后宫,没有最乱、只有更乱,让我们现代人更是无法想象

徐昭佩的反常之举,吸引了萧绎的注意,他猜到夫人出轨,但他认为自己冷落皇妃在先,并没有刁难徐昭佩。萧绎的态度,让徐昭佩更加肆无忌惮。与智远和尚私通了一段时间之后,她不想再跑出宫继续折腾了,所以勾搭起了身边的人。这位被勾搭的,就是当朝大臣暨季江。暨季江是个年轻有为的帅小伙,深得徐昭佩宠爱。

不过,暨季江在与旁人说起这件事时,竟称:“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把一个女人,和狗、马等动物相提并论,可见在他心里徐妃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这番话流传到梁元帝耳朵里,他已经十分不悦了。虽说他想除掉这对奸夫淫妇,但毕竟暨季江是当朝栋梁,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容忍。

又过了几个月,徐昭佩对暨季江厌倦了,又开始出宫寻找新欢。在一场诗会中,她结识了俊秀且多才的诗人贺徽,两人在诗会上一唱一和,后来又在尼姑庵里做了好事,将这桩丑闻弄得人尽皆知。

这次,屡次容忍徐昭佩的梁元帝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了:我念你是发妻处处容忍,没想到你光在后宫中淫乱不够,还要把丑扬到外面去!于是,梁元帝将和尚、大臣和书生全部找个借口杀了,一雪前耻。

梁元帝比较在意自己的面子,所以杀徐昭佩时,他称宫里的某个妃子之死与徐昭佩有关,以这个理由胁迫她投井自尽。徐昭佩这才意识到自己已触及到梁元帝底限,然而为时已晚,她只得为自己的淫乱买了单,跳进井中香消玉殒。

古代后宫,没有最乱、只有更乱,让我们现代人更是无法想象

在徐妃死后,梁元帝没有按照礼制将其埋葬,反而命人将她的尸体送回娘家,名为“出妻”,还写下了《荡妇秋思赋》,拒绝承认这个淫荡的女人是自己的皇妃:

荡子之别十年,倡1妇之居自怜。登楼一望,惟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天与水兮相逼,山与云兮共色。山则苍苍入汉,水则涓涓不测。谁复堪见鸟飞,悲鸣只翼?秋何月而不清,月何秋而不明。况乃倡楼荡妇,对此伤情。于时露萎庭蕙,霜封阶砌;坐视带长,转看腰细。重以秋水文波,秋云似罗。日黯黯而将暮,风骚骚而渡河。妾怨回文之锦,君悲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远如何?鬓飘蓬而渐乱,心怀愁而转叹。愁索翠眉敛,啼多红粉漫。已矣哉!秋风起兮秋叶飞,春花落兮春日晖。春日迟迟犹可至,容子行行终不归。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