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二战时期,日本对战俘多残忍?不仅有食人恶魔,还有地狱船

2020-09-14 15:46:48   

二战时期这场涉及全世界的战争,无数的人们沦为战争的牺牲品,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在多年后可能还会被人们铭记,但是那些沦为俘虏的士兵,大多数客死他乡,尤其是对于日本的战俘来说,等待他们的是如同地狱般的虐待,不仅有食人恶魔,还有地狱船。

食人恶魔

二战初期,日军在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势如破竹,击败大量英军美军,抓获了很多各国战俘。除了有名的“巴丹死亡行军”外,还有更残暴的行为在上演。


在利物浦罗素勋爵(Lord Russell of Liverpool)所写的《武士道骑士——日本战争罪简史》中提到了一段记录。

太平洋上的新几内亚群岛,不少盟军战俘被关押在此。日军的海上运输线时常出现问题,被盟军重点关照,因此吃饭对士兵和战俘来说都成了问题。一位英联邦的印度战俘哈塔母阿里(HatamAli)证实,日本人在战俘中开始挑选身体健康之人,每天都有一个战俘被强制带走,杀死后日军分而食之,一共有100人左右被吃掉。

剩下的战俘被迁移到80公里外以后,恶劣的环境导致人群中出现了传染病,因病有10多个战俘死亡。但这也没有阻止日军继续吃人。为了保证肉质新鲜,日军挑选好健康的目标后,直接在活人身上割肉。他们割下大片鲜肉过后,把这人扔到沟里。因为没有致命伤,受害人还得在痛苦的煎熬中挣扎几天才会死去。

二战时期,日本对战俘多残忍?不仅有食人恶魔,还有地狱船

如果这可以推说粮食不足的话。

“父岛事件”性质更为恐怖——人肉宴。

这发生在美日交战的主要战线之外,小笠原群岛的父岛之上。由于美军执行跳岛作战,父岛没有被纳入进攻的目标,直到1945年初,硫磺岛上惨烈交战之时,这里依旧相对平静。

在新几内亚等很多日占岛屿饿殍遍地,连草根椰子都吃光的时候,父岛的运输线一直很畅通。粮食补给充足,蔬菜肉类应有尽有,这里的军官还能喝到配给的清酒,小日子非常滋润。

小笠原群岛驻军司令立花芳夫对此并不满足,光有酒没有配得上的下酒菜可不够。

一些被俘虏的美军轰炸机飞行员被立花芳夫打上了注意。他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煽动士兵对美军的仇恨,也可以解决下酒菜的问题。

于是1945年2月23日,日军把两名被俘的美军轰炸机飞行员带了出来。他们是19岁的马弗·马尔尚(Marvie W. Mershon)和格雷迪·约克(Grady Alvan York, Jr.)少尉。两人被绑在一棵大树上,立花兴奋的说道:“这是一个展示日本刀恐怖的绝好机会!”言毕由自愿者负责斩杀。

后来,日军挖出了年轻马尔尚的肝脏,并且砍下他的一条大腿,从上面和手臂上割下了2.7公斤瘦肉。

在立花的司令部,这些大腿肉以及手臂肉,配上鱼肉,蔬菜,面条等配菜做成了一道丰盛的寿喜烧(类似火锅)。

应邀而来的军官们和立花一边喝酒一边吃肉,气氛非常热烈。立花醉醺醺的说道:“真是好吃,这就是很好的替代品啊。”吆五喝六之下,立花甚至要求“再来一碗!”

宴席过后,日军将官食髓知味,居然相互交流吃肉的经验。在中国战场就曾经杀人吃肉的陆军308连队长的场末勇少佐就把事情告诉了海军的吉井静雄大佐。吉井很以为然,把海军的俘虏也考虑进来。

2月28日下午,19岁的美军年轻俘虏,无线电员詹姆斯·戴伊(James"Jim"W.Dye,Jr.)成了受害者。他在日本海军的司令部被斩首,肝脏由军医趁热取出,吉井大佐和的场少佐当天就大快朵颐。

在长官们饱餐了俘虏的肝脏过后,遗体剩下的肉被其他日军士兵割下来,煮成肉汤吃掉。

1945年3月,美军攻克硫磺岛,父岛的守军深感存亡齿寒,他们决定加快处决美军俘虏的进度。当月,24岁的美国海军中尉沃伦·沃恩(Warren Earl Vaughn)被日军当众处决,他的肝脏再次成为日军军官当天的晚餐,剩余的肉依旧被士兵们割下煮汤。

月底,24岁的美军飞行员弗洛伊德·霍尔(Floyd Hall)同样被日军处决。为此,的场少佐还发布了一道像模像样的官方命令:

全营的士兵想吃美国飞行员霍尔中尉的肉冠,中尉将负责分配他的肉,军校的医疗队将参加行刑,负责摘除他的肝脏和胆囊

在被杀的俘虏里,霍尔的遭遇可以说最为残酷。他的头颅被砍下以后,身躯还成为日本士兵练习刺刀的靶子。接着,军医切开他的腹腔,像授课一样平静的对卫生兵们展示心肺,胃肠的位置。然后,霍尔的肝脏被切下,左腿肉和其他部分的肉一共3.6公斤被送到的场少佐的指挥所。

当晚,日本陆军的军官们设宴招待上级。他们把霍尔德肝脏用竹签串起来,配上蔬菜和酱油,做成了日式烤串(焼き鸟/类似烤鸡串),大饱口福。有的军官不愿食用,还被在场的其他海陆军官嘲笑,乃至赶出宴席。

后来的美国总统老布什也曾经在父岛附近被日军击落,他想到其他盟军战俘所受的虐待,不禁拼命往远方游,最终获救,总算逃过被吃掉的命运。

据战后统计,盟军战俘在日军手下死亡率为27.1%。父岛上的盟军战俘死亡率高达75%。很多人就这么被号称亚洲文明之冠的日本军队用各种方式吃掉了。

除了食用战俘外,侥幸未死的战俘,等待他们的还有地狱船。

地狱船

因为在二战期间,日本的男性劳动力不足,战俘就成了日本在亚太地区所占领的国家的主要劳动力。而在运输战俘的过程中,并不像我们一样优待战俘,反而是虐待战俘,而且运输战俘的运输舰上的环境是非常差的。就是因为这种非常差的环境,才被战俘们叫做“地狱船”。

真实案例:美国大兵的地狱船生涯

1942年10月、11月,美国陆军第36师第131野炮营第2营和来自美国海军“休斯顿”号巡洋舰上的官兵先后被日军塞进地狱航船,从爪哇岛运往新加坡樟宜战俘营。这一段在海上漂泊的经历让这些战俘终身难忘。

首批离开爪哇岛的是澳大利亚中校C.M。布莱克率领的1500名战俘,“休斯顿”号上有192名官兵随同1500人的大队,登上了4500吨的运输船“银空丸”号。10月7日,日本方面将战俘和各种物资转载完毕,该船起航,前往新加坡。

船舱里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日本人为了尽量多放战俘,将船舱隔成两层,每层再用隔板隔成三层,每层的高度大约只有30英尺。战俘们在航行过程中没办法站立,只能坐着。船舱里还残留着之前运载的大米和谷物,这些残留物在密闭空间中腐败变质,让船舱中弥漫着恶臭。由于残留食物较多,船舱里活跃着大大小小的老鼠,四处可见,它们并不怕人,肆无忌惮地啃食食物。船舱隔板的上部安装着一只昏暗的灯泡,船体随着海浪颠簸,灯泡的昏暗光线让船舱的光影发生变化,非常诡异。

日本看守用拳脚和枪托强迫战俘们爬进一层又一层的隔板,让战俘们人叠人,每个战俘大约只能分到两英尺到五英尺的活动空间。赤道炎热的气候让船舱里温度急剧升高,据估计至少有华氏120度,也就是摄氏48.9度。这种酷热让处于密闭空间的战俘几乎无法忍受。美国战俘艾迪·冯回忆说:“我不太清楚但丁描述的地狱,但是它出现在死亡航船之上,日本人把近两百名战俘塞进了一层船舱。船舱里满是马粪和霉变的大米。幽闭空间和令人窒息的酷热,让人简直要疯掉。如果上帝让我离开这鬼地方,我向他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抱怨热了。”

日本人不给战俘们供应足够的食物和饮用水,船在海上航行了7天,好在战俘们在上船之前携带了部分野战口粮。每一层战俘只能获得一桶米饭,导致离饭桶近的战俘能吃到米饭,离得远的就吃不到了。日本人还在米饭里加了很多令人作呕的食物。战俘们估计,如果均分这一桶米饭,每人只能分到一勺半。

艾迪·冯和战俘们还算幸运,他们在船舱中发现了日本人储存的洋葱,他们偷偷地背着日本人用洋葱果腹。冯回忆说:我实在太饿了,我感觉,饿起来的时候啃洋葱会有苹果的味道。“休斯顿”号上的詹姆斯·麦克恩成功地把一个装有5加仑水的罐子带上了船,途中,他把水分给了其他战俘。除了这桶水,战俘们还能获得的水源就是船舱蒸汽冷凝管上滴下来的水。

在船舱里,排泄是个大问题,日本人在甲板上修建了简易厕所,但是战俘要上厕所的时候必须说服看守放行,否则只能憋着。日本人的厕所很简陋,排泄物直接进入大海。很多罹患痢疾的人,没有力气爬上甲板上厕所,只能排泄在船舱里,这让船舱里的气味更加难闻。日本人没有给任何战俘提供任何医药。这艘船在丹戎不碌港口停泊了3天,海上航行了4天,总算到了新加坡。

第二批战俘是10月11日乘坐“大日丸”号离开爪哇岛的,他们面临的船舱条件与“银空丸”号类似。船舱也是被木板分成两个隔间,每个隔间又有三层,层高也是30英尺。日本兵赶着战俘一层一层地填满这些空间,先从最底层开始。为了塞下尽可能多的战俘,日本兵用枪托恐吓战俘,战俘本能地往后退缩,日本兵随即就拽过一个战俘来塞在战俘中间,以致战俘们没有足够的空间躺下来睡觉,大家只能轮班睡觉—一班睡觉,另一班就坐着,有些战俘只能坐在其他战俘的腿上,或者让后面的战俘叉开腿,自己坐在两腿中间。美国战俘伊洛·哈德讽刺说,即使躺在棺材里,也比他们睡的地方大。

船舱里的气味同样难闻,该船的日本看守更加严厉。他们规定,战俘如厕必须先经过他们的同意,这增加了很大的麻烦,很多战俘必须先爬到看守那取得许可,才能上厕所,离看守远的战俘要在其他战俘身上爬一个来回,才能得到上厕所的机会。很多战俘是痢疾患者,坚持不了时就很可能拉在请示的路上。船舱里弥漫着屎尿的恶臭,再加上令人窒息的高温,让人作呕。

“大日丸”号给战俘提供的水非常少,每人每天一小罐。美国战俘朱利叶斯·海涅回忆:“我们全都处于严重脱水的状态……到最后我们都尿不出来了,因为我们体内没有水分可作为尿液排出。”这艘船上的战俘们也只能喝船舱冷凝管的水滴止渴。美国战俘阿尔夫·布朗斗胆偷喝了日本看守煮的热水,因为渴,他一下子把壶里的热水全喝了:“那该死的水真烫,但是我快渴死了,我的嗓子可能会被烫熟,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不被日本兵发现,我迅速地把它全喝了。”

“大日丸”号的日本看守,一天两次给战俘提供米饭,量很小。日本兵严密监视战俘领取米饭的过程—每个战俘每个人只能领到一小杯米饭。好在这些战俘先前上船的时候携带了部分罐头,没有这些罐头,他们活不下去。有一些胆大的战俘,趁日本人不注意,跑进了日本人的库房,搬回来不少红薯干,这些红薯干也救了不少战俘的命,被战俘们称之为“上帝赐予的食物”。14日,“大日丸”号到达新加坡,这段不算长的路程没有战俘丧生。

这两艘船上没有出现太多日本兵虐杀战俘的案例,实际上,大量战俘被日本兵在地狱航船上杀害了,很多战俘被日军刺杀、斩首或者直接扔进大海,以至于西太平洋中的一些鲨鱼纷纷跟着这些轮船。除了日军虐杀的战俘外,绝大多数战俘的死亡是由于饥饿、干渴和疾病。

可见当时二战时期日本对于战俘的残忍,简直难以想象!

责任编辑:卢其龙 CL0882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