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2020-07-28 16:49:40   文史茶馆2018

红军主力长征后,在南方还有很多红军将领留在当地,坚持游击战,比如湘赣苏区,红六军团主力离开后,谭余保坚守棋盘山,开辟了湘赣边根据地,成功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谭余保有一位警卫员,叫谭冬仔,当年在山上打游击的时候不幸被荆棘戳伤了左眼,当时的条件比较艰苦啊,根本就没法治疗。从那之后,谭冬仔就成了“独眼龙”。

和谭余保同时坚持游击战的还有一位将领,后来成了开国中将,他就是刘培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共合作了,要成立新四军,陈老总亲自来找谭余保谈改编的事情。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所以啊,刘培善和陈老总都认识“独眼龙”谭冬仔。刘培善还和谭冬仔并肩战斗过。陈老总后来成了元帅,刘培善后来成了开国中将,谭余保没有军衔,也当过湖南省副省长,他们的成就都很大。

那么,谭冬仔呢?他当年的级别不高,毕竟只是一位警卫员嘛,可是陈老总和刘培善始终记挂着他。刘培善和谭冬仔都是湖南茶陵人。建国后,刘培善回老家,专门去看望谭冬仔。

谭冬仔在干什么呢?谭冬仔当年因为伤残,离开了革命队伍,回家务农了。他在山坡上盖了一间茅草屋,开荒种菜,还喂养了一头牛,应该说日子过得比较清苦。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红军时期的陈老总)

刘培善经人指点,找到了当年的老战友谭冬仔。当时谭冬仔正抱着青草,准备喂牛的。看到当年的团政委刘培善,谭冬仔如在梦中,紧紧抱着老政委,老泪纵横。许多年过去了,老政委还没有忘记他。

两位老战友一起回忆了艰苦的往事,刘培善看谭冬仔生活清苦,特意送给他一些钱和食品。心细的刘培善知道谭冬仔眼睛不好,特意送给他一盏马灯,方便他夜间走山路。

刘培善问谭冬仔,有什么困难和愿望。谭冬仔还真遇到一件麻烦事。他不是养了牛吗?在农忙的时候,就租给其他农户,帮他们耕地。都是邻里乡亲的,大家也不让他白帮忙,会给他一点粮食或者钱。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刘培善中将)

这本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可是茶陵县的一位副县长却说谭冬仔这是搞剥削,是封建主义和资产阶级。可怜谭冬仔一位残疾农民,有理也说不过副县长啊。

刘培善就把谭冬仔带到了县城,找到了那位副县长,并当着他的面说,谭冬仔是当年的老红军,干革命吃了不少苦,为此瞎了一只眼睛,陈老总专门对我说,如果谭冬仔还在,至少也要有一个县团级待遇。作为当地政府,你们应该照顾他的生活。我请你多多关照这位老红军,老革命。再说了,租牛收报酬,这是很正常的生产关系,不是搞剥削。

那位副县长听完,深感内疚,当场向谭冬仔道歉。谭冬仔也内心释然了。

延伸阅读:建国后,开国中将回福建老家寻找亲人,发现老母亲正沿街乞讨


1950年,警卫员李永海来到福建上杭县,任务就是探访刘忠将军的家人。他路边看到一位行乞的老太太,当时他正准备问路,就上前问了几句,谁也没有料到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是刘忠将军的母亲。

很多时候都能读到“忠孝两难全”的故事,尤其在革命的困难时期,当时都能舍身为革命,家里的父母更是顾不上。刘忠和旁人还不一样,他是独苗,所以家里看得很紧,直到23岁时才出来革命,而母亲很是支持他,不过正是这一点,后来遭到地主还乡团的迫害。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为红军长征开路

刘忠将军的故事有点不同,红军长征时,他被委任为红1军团司令部侦查科科长,这个决定于他而言很突然,他从没接触过这些,这可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得摸清前方敌军的情报,还得绘制行军地图,必要时还得抓俘虏,这可是一点差错都不能有,否则身后的红军没准就会出大麻烦。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脑海飞速闪了下而已,刘忠坚信只要心中有信念,再难再苦都要趟过去。就这样他成了长征路上的先锋官,为后续大部队的顺利长征打好了前哨的第一战。

他这个任务完成的应是相当出色,根据他的回忆,后来当朱老总感谢他的工作做得到位时,使劲握着他的手,他都感觉到痛了。刘忠战场上的表现一样出色,抗战期间,他是晋冀鲁豫军区386旅旅长,参加过百团大战。后来任太岳军区司令,华北军区第15纵队司令。

55年授衔时,他拒绝了上级部门帮他做的申请,只接受了中将军衔。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一生低调

刘忠将军很少和家人谈及他的英雄事迹,离休后他向闽西革命历史博物馆捐赠了一本“抗大笔记本”。他的女儿得知后,就要来复印件,若不是这本笔记,她还不清楚原来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么多的“秘密”。

抗战时期生活的苦,后人应是无法感受。当时战友刚生下一个儿子,而这对夫妇很快就要上前线,小孩的照料就成了问题,刘忠听说后就将这个娃抱回了自己的家,那时他也有小孩,但是口粮没有增加啊,于是就只能从自己儿子的吃食中分出给这娃。不过小孩子若是缺乏营养,极易诱发各种疾病,这个儿子后来不幸早夭。

这些让人泪奔的故事,刘忠只是写在了笔记中,也许在他看来,过去的那段岁月,无论是什么颜色,它也只是历史,无须在人前反复说道,但是后人是一定要铭记的,一定要记住先人们的付出。

他离开家乡后,和母亲就再没有联系,这一分别就是20多年。他母亲还以为他早已不在了,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刘忠自从离开家乡后,再也没有母亲的消息。直到1950年,刘忠才派自己的警卫员李永海回闽西打探家人的消息。

李永海来到上杭,准备通过公安局找人,就在他准备问路的时候,在路边发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捧着一个破碗在乞讨。李永海一问不要紧,竟然发现这个老太太就是刘忠失散多年的老母亲!

老太太本来以为儿子已经战死多年,没想到竟然还活着,还是共产党的“大官”,老人一激动,晕倒在地。

农民租牛耕地收报酬,副县长说他搞剥削,开国中将一句话吓傻全场

小结

刘忠知道后,哭成了泪人,立即把老母亲接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倾心照料,不管多忙,每天都要陪母亲说会儿话。但老人在城里住不惯,坚持要回老家,刘忠便每月给老母亲寄生活费。

1963年9月,老母亲病逝,刘忠因忙于工作,没时间回去,只能在北京向着南方鞠了三个躬,表达对母亲的哀思。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