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粟裕因祸得福 三大贵人保粟裕得善终

2020-07-27 15:39:31   闲看历史

在那个特殊年代,许多战功赫赫的开国将帅都遭到了冲击,有的没熬过去,有的弄得身心俱残。但粟裕却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反而进入了军委常委。以非元帅身份进入军委常委,这是开我军之先河。粟裕在这一时期的经历在开国将帅中是极其罕见的。为何他能从这个特殊的年代全身而退,毫发无伤?那两个疯狂的集团为何不对粟裕下手?其实分析下粟裕在建国后的经历,颇能让人产生“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感慨。

一、早早“靠边站”

首先,粟裕在那个年代基本没受太大冲击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当时早已“靠边站”成所谓“死老虎”了。1958年军队发生了一次反对教条主义的运动,在这次运动中包括刘伯承元帅在内的一批高级将帅及高中级干部都受到错误批判和错误处理。在处理这一问题的那次军委扩大会,还有另外一个议题,,就是把粟裕作为“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代表人物进行了批判。会后,粟裕被撤销了总参谋长职务。粟裕为什么会背上这么严重的罪名以致被撤职?这背后有复杂原因。简单来说就是和彭德怀和聂荣臻两位元帅在工作中存在一点矛盾和误会。

别再为粟裕蒙冤而鸣不平 这其实是保全了粟裕

粟裕在指挥作战

先说粟裕和聂荣臻之间的误会。新中国成立后,徐向前被任命为总参谋长。但徐帅身体不好,所以1950年初即由聂荣臻代理总参谋长一职。1951年10月粟裕出任副总参谋长,于是粟裕和聂荣臻便产生了工作上的交集。建国初期百废待兴,而且又在打抗美援朝,所以毛主席的工作十分繁重。聂荣臻出于好心,怕主席太忙、太累了,觉得不该事无巨细都向主席汇报,打扰主席。于是就规定军队方面的报告,都要先经他批阅,根据重要与否再看是否有必要上报。过去一向按毛主席要求每半月报告一次的粟裕,自然也必须照聂帅的意见办理。这样一来,送到主席那里的报告就骤减。想不到主席对军队事务格外关心,递交的报告少了反而不乐意。为此,在1952夏,主席对总参提出了批评。聂荣臻不得不写报告向主席作了检讨。粟裕作为副总参谋长,自认为也有责任,也向毛主席做了书面检讨。没想到主席不但在粟裕的检讨书上批示“检讨很好”,而且把粟裕和聂荣臻的工作放在一起做了对比,肯定了粟裕的工作,并借机对聂荣臻作了批评。主席还特意把这个批示交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彭德怀、聂荣臻等传阅。主席的这一招让聂帅很下不来台,而且让聂帅误认为是粟裕在背后打了小报告。于是聂荣臻对粟裕产生了很大误会。

再说粟裕和彭德怀之间的误会。1952年4月,彭德怀从朝鲜回国,接替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从1954年9月起又兼国防部部长。而粟裕也于1954年10月被任命为总参谋长。但彭德怀似乎不太信得过粟裕,任命黄克诚为军委秘书长,实际上全面负责主持军委和总参的日常工作。而粟裕的个性又不善于迎合,在自认为正确的问题上,常据理力争,毫不退让。你想,粟裕当年可是连毛主席的挺进江南的战略方案都敢于上书否定的啊。加上彭粟之间对未来战争的认识和战争准备上看法的某些不同,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在两人之间引起种种矛盾。另外,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国防部和总参谋部职责如何划分的问题。我军从战时体制转变为和平时期的体制,各种制度有有待磨合和规范。比如中央军委、国防部、总参谋部之间怎么分工,怎么协调,这都是新问题,需要沟通协调。可彭德怀又是性子急、脾气爆,打仗行,做沟通协调不行。比如许多总参为中央军委起草的和总参本身下发的命令、文电,有时因为没署国防部的名受到指责。有时又因为署了国防部的名,但国防部认为不该属,又受批评。在这样的情况下,粟裕提出明确国防部与总参谋部的职责与分工。1955年3月16日,中央军委接受了粟裕的意见,责成总参起草国防部与总参职责条例。但总参一连五易其稿,均未能获得通过。这里很大原因是权力的划分问题。这也成了粟裕日后被指责“揽权”的原因。

粟裕眼看职责条例总通不过,心里也着急。正好1957年11月粟裕作为中国军事代表团成员,对口拜会了苏军总参谋长。粟裕觉得是否能借鉴下苏军的经验,于是向苏军总参谋长提供一份苏军“关于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工作职责的书面材料”,以便参考。结果后来这件事却认为粟裕是“告洋状”。

彭德怀的性格本来就比较暴躁,经常对部下出言不逊。由于和粟裕有一些工作上的分歧,彭德怀对粟裕也相当不客气。甚至当粟裕在上报的文件上写了“彭副主席并转呈中央、主席”字样时,他都会大发脾气,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在这样的情况下,粟裕认为自己在总参的工作很难开展,于是在1958年当面向主席表示希望谈谈自己对军队工作的一些想法。这就更引发彭德怀的误会了。而这时,主席是站在彭德怀这边的。

别再为粟裕蒙冤而鸣不平 这其实是保全了粟裕

在陈毅葬礼上,主席拉着粟裕的手感慨道:“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不多了”

1958年5月24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举行第一次小型会议,与会者就粟裕在所谓“总参和国防部关系”上的“错误”进行了批判。还给粟裕扣了好几顶帽子,如“一贯反领导”、“向国防部要权”、“告洋状”等。这也为在军委扩大会上批判粟裕定下了调子。

在军委扩大会上,粟裕遭受了严厉的批评。粟裕每做一次解释都遭来更猛烈的批判。在这种情况下,粟裕不得不在第二次大会检讨时,把会议强加给他的罪名一一承认了下来。军委扩大会议结束后,仍有人继续在“告洋状”做文章,进一步污蔑粟裕为“里通外国”。这就使主席对粟裕产生严重的不信任,以至于主席在一次会议上把粟裕作为军内的“坏人”点了名。最后,粟裕被解除总参谋长职务。

以上是粟裕“蒙冤”的经过。粟裕被解除总参谋长职务后,担任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这一闲职。但是正是因粟裕担任了这一“闲职”,反而让他“深藏功与名”,躲过了以后的多重冷箭暗器。因为在权力的斗争场上,谁也不会把一个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当做“拦路虎”或“绊脚石”。在后面的特殊年代,许多被打倒的都是大权在握的,像罗瑞卿,杨成武等等。而等到那个时候被打倒,等待的他们的可不只是批判了。所以粟裕在1958年“蒙冤”对他其实未尝不是一桩“幸事”。

二、林彪对粟裕的欣赏

当然,粟裕在后来没有受太冲击,和林彪对其才能的欣赏也有关系。林彪在军事上自视甚高,常常自比天马,从不夸赞他人。但唯独对粟裕却十分欣赏。据说在解放战争时期,林彪基本不看其他战区的战况通报,但华野的战报林彪都认真研读。林彪赞叹裕的用兵如神。比如在豫东战役结束后,林彪对刘亚楼感慨道:“像这样的战役,我是不敢轻易下决心打的。”“粟裕尽打神仙仗。”

1965年10月,主持军队工作的林彪特意找到在上海养病的粟裕说:“好好养病,病好了后要多到军队走走看看,了解军队的现状,有什么建议就对我讲。”

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授意下,请粟裕出来为如何抵御苏联进攻出谋划策。粟裕不辞辛劳,带了几个军事参谋在中苏、中蒙边境防区漫山遍野地转了几个月,搞出了一份防御作战方案。

可能林彪对粟裕的惺惺相惜,所以没有对粟裕做进一步的打击。

别再为粟裕蒙冤而鸣不平 这其实是保全了粟裕

一代名将——粟裕

三、周恩来的保护

粟裕其实也不是没进过“黑名单”。在军事科学院,有造反派盯上过粟裕。在京西宾馆,有人成立了他的专案组,开始查他的所谓“特嫌”的问题。1967年有人说粟裕是是“二月逆流”的成员。这时是周恩来出面保了粟裕。在一次造反派会议上,周恩来手举毛主席语录,厉声质问:“谁说粟裕是二月逆流的成员,你站出来!”“谁说的,你站出来!”“谁说的,你站出来!”周恩来连说三遍,没有人敢站出来。粟裕这才没有被打倒。

1970年1月,国防工业军管小组解散,周恩来总理又单独找粟裕谈话:“部队你已回不去了,就留在我身边,在国务院做点工作吧!”就这样,周恩来再一次保护了粟裕。

四、主席的态度

林彪、周恩来对粟裕进行了保护,但这背后,更重要的是主席的态度。1967年3月,周恩来找粟裕谈话,给粟裕交了个底,说周恩来说:“毛主席说,粟裕有战功!你一时还是打不倒的。”也正是最高统帅的这句话,才给粟裕在这段特殊岁月的经历定了调。主席明白,军中真正能统帅大兵团作战的帅才凤毛麟角,粟裕就是一个。留着粟裕是有很大作用的。1965年11月,毛授意叶剑英找到粟裕,说:军事科学院就让宋(时轮)、钟(期光)去搞,要准备打仗,你是战将,要把身体养好,准备打大仗、接大班。

1972年,在陈毅追悼会上,主席更是紧紧握着粟裕的手说:“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不多了。”大家可能不知道,当年在江西,粟裕还当过主席的警卫连长。主席这样时候的这句,无疑使身处逆境的粟裕感到了莫大的欣慰。也正是有了主席三番五次对粟裕的关照,有些人才不敢动他。

五、粟裕的为人和心态

当然,粟裕能安安稳稳度过这段非常时期,也和粟裕为人老实,不拉帮结派,不投机取巧有关系。在那个政治风云变幻莫测的年代,今天得势,明天可能就下台;今天找了这个靠山,明天可能就被牵连进去。而粟裕呢,老老实实,靠边站就靠边站,也不投机,也不钻营,反而让他躲过了很多陷阱。比如,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倒台。有人“好心”暗示粟裕,揭发一点彭德怀的材料,顺便也解决下自己的问题。这被粟裕严词拒绝:“我不愿彭德怀受批判的时候提我自己的问题。我绝不利用党内政治风浪的起伏。我相信自己几十年的革命实践足够说明自己!”1970年8月,又是庐山会议。林彪搞阴谋活动,很多人上当,附和了林彪的发言,包括陈毅。但粟裕始终一言不发。也就有人来找粟裕,要他“赶快表态吧”,“到了该表态的时候了”。但粟裕总是说:“别急,再等一等。”果然,没几天风云突变。当时要表态的同志找到粟裕,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就犯错误了。”

老子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粟裕的经历表明,在那个政治风云捉摸不定的年代,早吃亏、早靠边站还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当然,你还得有价值,能被人看重,还得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别再为粟裕蒙冤而感叹了,想到“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就释然了。

责任编辑:费琪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