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北宋的官员绩效制度:只要不达标,统统回家抱着老婆孩子哭

2020-06-15 19:41:10   国家人文历史

文|李思达

从庆历新政中十项建议的实施情况来看,人们也会发现执政班子将整顿吏治放在最优先的位置之上,从庆历三年十月整顿地方官吏的“择官长”之法开始差不多大半年,抓的都是“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这些吏治措施,直到隔年五月,抓经济农业工作的“减徭役”才正式公布。

不仅在次序上优先,从新政落实上看,新政团队那些最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也正是涉及吏治方面的政策。在十条意见书中,“抑侥幸”主要针对的是当时民间意见相当大的“任子”问题,也就是给官二代提供后门的恩荫问题。在新政中,范仲淹提出的落实方案有三条:首先减少任子的次数,废除每年圣节(皇帝生日)任子,只保留三年一次的郊礼任子(今后两府并两省官,遇大礼许奏一子充京官⋯⋯每年圣节更不得陈乞);其次是增加外任官员申请任子难度,必须“候到任二年无遗阙,方许陈乞”;最后就是朝中重臣子弟不得“辄自陈乞馆阁职事”,即不能再借职或借读于馆阁之内。事实上,十一月出台的新任子法完全贯彻了范仲淹的建议,不仅对官员任子的血缘关系、权限做出明确规定,更规定荫补子弟在任职前也要参加统一考试,以考试成绩决定拟任相应职务。

除了“抑侥幸”之外,新政中另一项吏治重点就是制定考察官员绩效制度,也就是所谓的“明黜陟”“择官长”,改变以往文官三年、武官五年一次迁升的旧磨勘制度。为此,朝廷公推选派转运按察使分赴京东、河北、京西三路,根据他们巡视情况草拟出升迁或罢黜官员的建议名单,然后上报中央批准。这么一来,以前地方官都不干事、不负责任、不得罪人,“磨”满年资自然上台阶的局面就被彻底打破,大家不仅要比拼能力和政绩,还有着下岗的危险:报上去的名单只要范仲淹大笔一挥,管你是一州主官还是一路长官,只要不达标,统统只能回家抱着老婆孩子哭去。

北宋的官员绩效制度:只要不达标,统统回家抱着老婆孩子哭

必须承认,新政伊始时,北宋官场似乎涌现了一股勃勃生机,这不仅仅体现在陈旧的官僚集团被刺激鞭策着行动了起来,更由于在执政班子的引领下,大宋官老爷们那种墨守成规地机械执行政策也可能犯错误了:这年夏天淮南遭灾,但出任淮南转运使的盐铁判官吕绍宁,到任之后按惯例向中央缴纳财政结余款十万贯(“亟上羡钱十万”)。结果朝廷不仅没要这笔钱,还追究吕绍宁为什么做事不过脑,不拿这笔钱去救济灾民,下令“治绍宁欺罔之罪,以戒奸吏刻剥”,拿他做了反面典型。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