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余则成”就义70周年 后代相聚悼念盼统一

2020-06-11 16:15:45   中华文史

70年前的1950年6月10日,我党在台执行潜伏任务最高级别情报人员吴石中将、陈宝仓中将、吴石部下聂曦上校以及女地下党员朱枫,在台北马场町刑场从容就义。他们“潜伏”台湾的事迹曾经鲜为人知。如今,他们有着共同的称号:隐蔽战线英烈。

1949年前后,我党派遣1500余名干部秘密入台,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执行潜伏任务。由于叛徒出卖,岛内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地下党员被捕,1100余人被国民党当局处决。

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就是其中牺牲最早、职位较高的四位。如今他们的雕像坐落于北京市郊的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以此纪念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


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树立着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四位烈士的塑像

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树立着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四位烈士的塑像

1947年4月,吴石成为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1号人物。赴台后吴石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中将军衔。赴台前,华东局给他的代号是“密使一号”。为了获得蒋介石信任,吴石选择携夫人王碧奎和年龄尚小的一对儿女前往台湾,将大儿子和大女儿留在了大陆。

吴石将军与夫人和孩子合影

吴石将军与夫人和孩子合影

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吴石与女共产党员朱枫在台湾秘密会晤7次,吴石将拍摄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等绝密资料的微缩胶卷交给朱枫。这些极为重要的绝密情报中,包括敌人相关防区驻军番号和人员概数以及飞机、大炮、坦克数量等。

1950年1月,台湾地下党组织最高领导人蔡孝乾被捕后叛变投敌。虽然蔡孝乾供出了朱枫,但他没有跟吴石直接接触过,所以吴石没有立刻暴露。彼时,朱枫还未离台。情急之下,吴石动用自己的权力为朱枫签发了一张《特别通行证》,安排她搭乘军机飞赴舟山。不幸的是,朱枫在舟山等待偷渡回大陆时被国民党特务抓获,那张《特别通行证》也成了吴石“通共”的直接证据。1950年3月1日晚,吴石在家中被捕。在监狱里,这位曾经位高权重的中将受尽酷刑。他浑身是伤、腿肿得很大,一只眼睛失明,但他没有一丝屈服……

陈宝仓曾任国民党国防部中将高参;1949年受中共华南局和民革中央(有资料表明是受李济深委派)的派遣赴台湾开展地下工作。据时任国民党总参谋长周至柔呈交给蒋介石关于“吴石案”的《判决书》显示:吴石抵达台湾后,陈宝仓曾提供给吴石关于国民党军队在中、南、北部各防守区的部队番号、兵力部署等资料,由吴石从事整理,连同职务上所知悉的军事上的情报,经派聂曦送往香港,最终转至中共华东敌工部驻港负责人刘栋平。

陈宝仓将军

陈宝仓将军

陈宝仓与家人合影

陈宝仓与家人合影

在国民党保密局的档案资料里,用“狡狯”、“镇定”一类的词语来形容陈宝仓,认为他是最难审的一员,“父亲在狱中,自始至终一字未吐,没有招出一人一事,他受过酷刑,坚贞不屈。”

950年6月10日,就义前的陈宝仓,面色从容镇定。

950年6月10日,就义前的陈宝仓,面色从容镇定。

1950年6月,因“吴石案”,陈宝仓的地下党身份暴露,与吴石、聂曦、朱枫(女)四人被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于台北马场町惨遭杀害,其骨灰从台湾通过教会人士运往香港又运至北京。

1952年,毛泽东主席签署颁发了《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授予陈宝仓革命烈士称号;1953年举行隆重公祭,李济深主祭,宣读长篇祭文;其骨灰安葬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由于当时“吴石案”还未解密,包括陈宝仓的家属在内,现场只有不到20人参与了这场为陈宝仓举行的特别祭奠仪式。

聂曦是吴石将军副官,军衔上校。中共华东局女情报员朱枫前往台湾与吴石会面时,聂曦充当了他们二人之间联系的信使。


聂曦烈士在就义前,他的微笑让人泪目。

聂曦烈士在就义前,他的微笑让人泪目。

1950年6月10日。即将赴刑场的英雄们。(由左到右):吴石(背对者)、朱枫、陈宝仓(低头写遗嘱者)、聂曦

1950年6月10日。即将赴刑场的英雄们。(由左到右):吴石(背对者)、朱枫、陈宝仓(低头写遗嘱者)、聂曦

朱枫1905年出生在浙江镇海的一个大户人家,又名朱谌之,小名桂凤。师从大书法家沙孟海的她写得一手漂亮小楷,街坊们亲切的把她叫作:“四阿姐”。朱枫秘密入党后被派往香港工作。1949年朱枫接到了新的任务,就是充当台军方高级将领吴石和大陆间的情报交通员。朱枫此行,只能单独联系“两条线、两个人”。一个是蔡孝乾,另外一个就是吴石。和吴石接上头后,朱枫先后将《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最新编绘的舟山群岛、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岛各战略登陆点地理资料分析、空军机场和机群种类、飞机架数等情报送回大陆。泽东看到这些情报后非常高兴,嘱咐李克农,“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哟!”

朱枫1928年在沈阳。

朱枫1928年在沈阳。

1950年1月14日,朱枫给朋友寄出一封转交丈夫朱晓光的信,内称“凤将于月内返里”。但风云突变,蔡孝乾的叛变让朱枫再也没有回到家乡。朱枫烈士就义后,骨灰一直存放在台湾。后经多方寻找,终于发现了朱枫烈士的骨灰。在多方努力下,2011年7月12日下午,国家安全部门的一架包机从北京飞至浙江宁波栎社机场。舱门打开,朱枫的外孙女徐云初手捧遗像,外孙女婿李扬抱着党旗覆盖的朱枫骨灰盒,从飞机上缓缓走下。“凤将于月内返里”。1950年1月14日朱枫从台湾寄回的最后一封信里,只有这短短七个字。然而,兑现这七个字,她足足用了一个甲子。

朱枫,赴台前一个月摄于香港。

朱枫,赴台前一个月摄于香港。

朱枫烈士从容赴死

朱枫烈士从容赴死


朱枫烈士的骨灰

朱枫烈士的骨灰

2011年7月12日下午,国家安全部门的一架包机从北京飞至浙江宁波栎社机场,朱枫烈士的骨灰终于回家。

2011年7月12日下午,国家安全部门的一架包机从北京飞至浙江宁波栎社机场,朱枫烈士的骨灰终于回家。

70年后,2020年6月10日,一场由烈士后代发起的特殊祭奠活动在此举行。年过七八十岁的老人们顶着北京六月的晴空烈日,只为在先辈英勇就义70周年的特殊时间节点,为至亲敬献花篮,以表哀思。其中,不少烈士后代已年过七八十岁,他们顶着北京六月的晴空烈日,只为在这个特殊时间节点,为至亲再一次敬献花篮,以表哀思。“我是他的第三个女儿,我叫陈禹方。”在对媒体介绍自己时,陈禹方指向父亲的雕像,说话声铿锵有力。“隐蔽战线的战士都是中国英勇的儿女,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愿父在天之灵,看到我们祖国日益强大,我们希望早日祖国统一。”她说。

烈士后代合影

烈士后代合影

陈宝仓女儿陈禹方(右一)

陈宝仓女儿陈禹方(右一)

罗青长之子罗援将军已不止一次来到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谒拜。他感慨道,每一次他都怀的是“一分凄凉,十分尊敬,万分感慨”。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是在台湾牺牲的著名烈士,但在台湾,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无名英雄,或许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但他们的功绩永世长存。

罗青长之子罗援致辞

罗青长之子罗援致辞

责任编辑:费琪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