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1958年叶飞王必成陶勇等名将如何“批”老首长粟裕

2019-08-13 09:56:08   四川正道文化

1958年5月军委扩大会议前后,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粟裕,受到连续莫须有的批判,最后定下的罪名是“资产阶级极端个人主义者”。

几次小范围的中南海居仁堂批判会议上,参加者有邓小平、彭德怀、聂荣臻、陈毅、贺龙、罗荣桓、叶剑英、林彪、黄克诚、谭政、萧华(10位元帅中朱德、刘伯承、徐向前未参加,林彪参加一次后说:这样的会以后我就不参加了)。发言最激烈的是前四位,会上,有人提出了粟裕“阴”的问题。

随后,小会转为有1400人规模的大会,主持人为主持军委工作的彭德怀,参加人员也扩大到全军各大单位的负责人,原华东野战军许多高级将领奉命与会。

粟裕是原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实际最高指挥员,三野将领过去长期在他指挥下作战,早将粟裕看作是三野的一面旗帜和自己的光荣。他们对突如其来的批粟很不理解,言行上就很有抵触。会议组织者于是组织有力人物做三野将领思想工作,施加巨大压力,要求人人过关,与粟裕划清界限。原华东野战军名义上的最高负责人除了找个别人耐心谈话外,还在千人大会上做了长篇专题发言:粟裕“过去是夸功,争权夺利,跑到外国去找点根据”。

彭德怀很满意这一讲话,高兴地说:“XX同志的发言对我们有很大教育意义,对我们反个人主义有很大作用。”

粟裕与王必成合影

粟裕与王必成合影

因为巨大的压力,绝大多数三野将领不敢为粟裕说话,有人甚至跟风批起粟裕来。

原南京军区政委傅奎清回忆说:“那时批判粟裕,我们华东局的同志不发言,还批评我们,说我们的态度不端正,因为华东局的同志都知道,粟裕二让司令,什么个人主义、野心家?根本不符合事实。”

原华东海军司令员张爱萍回忆说:“那次会议,说到粟裕同志的个人主义,我就不同意,我找过黄老(黄克诚),说粟裕同志不是那种人,我就不发言了吧,黄老点头说,也好。可后来军委领导还是指定我表态,我没办法,只好说粟裕同志过去在华东胜仗打的多,是有些骄傲的,总参千头万绪,总长不好当,算是表了态,但领导还是不满意,说我软弱,还点了我的名,后面发言的几个同志看到我被批评,说得都很重。”

后来有人认为,批粟时三野将领不敢出面给粟裕说话,说明粟裕威望不够。

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按此高论,1959年批判彭德怀,彭德怀的“威望”更小得可怜。全军不但没有人出来帮这位昔日的副总司令说话,原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还当了急先锋,批彭很积极。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李钟奇甚至将彭德怀一拳打倒,说“你也有今天呐!”北京军区副政委王紫峰也动了粗,把便纸篓当高帽子扣到了他头上。

相比之下,批粟大会的情形还要略好些,毕竟还有几个三野高级将领敢当面顶撞。

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粟裕的老部下叶飞、王必成、陶勇成为重点“攻关”对象。

叶飞、王必成、陶勇与粟裕合影

叶飞、王必成、陶勇与粟裕合影

但无论怎样威逼利诱,叶飞是死活不开口,神仙难下手。

陶勇则说:“首长,你是知道的,我家境贫寒,八代祖宗不识字。我自己呢,当了团长还不认识自己的名字。这样吧,就请你的秘书写一篇揭发材料,我来念吧。”

果然,陶勇发言前就郑重其事申明:“我文化低,识字不多,这篇稿子是xxx首长的秘书xxx写的。但这里笔划多的字实在太多了,怕念不好,错的地方,请x秘书补充……”

结果,陶勇的发言被取消了。

王必成则另有办法。他不拿讲稿,即兴“揭发”粟裕:“我,王必成,奉命揭发大阴谋家粟裕。粟裕的大阴谋,有两点我体会深刻,那就是‘大’和‘谋’”。

接着,他讲了济南战役未结束,粟裕就向中央建议打淮海大战,一役基本解决歼灭蒋军的主力问题。“中央采纳了粟裕的意见,我们取得了决战淮海的胜利,提前两年解放全国。这个谋有多大,我是小人物,不敢评论,也没资格评论,但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最清楚……”

王必成最后说:“粟裕阴的一面,我没有体会,请知情者揭发出来,让我们受教育!”

他的话一出,四座皆惊。与会的贺龙早年行走江湖,佩服的是这种肝胆相照的仗义,他很是赞赏王必成,说:“王必成可信、可交,可深信、可深交!”

粟裕与邓小平

粟裕与邓小平

责任编辑:费琪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