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2019-03-15 13:41:13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雄壮方阵中,步兵第76师是一支朴实无华、不事张扬,却攻防兼备、战力极强的老部队。它军纪严明、稳健强悍,冲锋在前、屡建功勋,是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深得战区司令部和最高统帅部的信任。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忠勇鲁中子弟兵

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76师的前身可追溯至1938年1月由山东省委在泰安县徂徕山组织抗日武装起义而成立的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4支队,后沿革为山东人民抗日联军第1师、八路军山东纵队第4支队。1941年8月整编为山东纵队第4旅,后为鲁中军区第1(泰山)军分区。1945年8月,以鲁中1分区领导机关和所属第10团、特务营、泰北独立营、莱芜县大队及军区主力第4团为基础在山东莱芜组成山东解放军第4师,师长廖容标、政委王一平,下辖第10、11、12团,归山东军区建制。同年11月,山东解放军第4师划归鲁中军区建制。1946年9月,4师12团整编为鲁中军区炮兵团,鲁中3分区12团调入4师,补齐建制。1947年2月,鲁中4师编入华野8纵为第22师,师长孙继先,政委王文轩,下辖第64、65、66团。1948年1月,8纵24师70团划归22师建制。1949年2月,22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76师,师长高文然,政委曹普南,下辖第226、227、228团,归第26军建制。第70团调出,改称第77师231团。

226团前身是1937年12月以八路军129师教导团部分干部及386旅抽调的两个连组成的129师挺进支队。1938年2月,改称129师津浦支队,相继编入115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129师先遣纵队、八路军山东纵队、山纵第2旅、115师新教导1旅,抗战后期发展为鲁中军区主力第4团。1945年8月,编入山东解放军第4师为第10团,后沿革为鲁中4师10团、华野8纵22师64团。该团是山东纵队中为数不多的拥有红军连队的团队,享有“老四团”之美誉,战斗作风硬朗,战斗经验丰富,执行命令坚决,攻防兼备,以攻坚能力见长,部队战斗力很强,是26军第一主力团。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76师首任师长廖容标中将。

227团前身是八路军山东纵队第4旅10团,1942年精简中撤消团建制,部队由1分区直接指挥。1945年1月,恢复10团建制。同年8月,编入山东解放军第4师为第11团,后沿革为鲁中4师11团、华野8纵22师65团。该团是山纵4旅的主力团,部队作风勇猛,战斗力强,是76师主力团。

228团前身是1943年9月组建的鲁中军区沂山支队,10月,改为第12团,归鲁中4分区建制。1945年10月,4分区改为3分区,12团不变。1946年9月,该团调入鲁中4师仍为第12团。1947年2月,改称华野8纵22师66团。该团基础较好,也是山东纵队延续下来的老部队,战斗力很强。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76师首任政委王一平。

76师是八路军山东纵队泰山区发展起来的英雄劲旅,是地地道道的鲁中子弟兵。作为山东军区大反攻期间组建的八个主力师之一,团队基础好,历史老,战斗经验丰富,作风朴实、忠诚守纪、敢打善拼,擅长山地和阻击作战,具有较强的攻坚能力,是华野(三野)头等主力师之一。

抗日战争时期,76师前身部队积极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为创建和发展鲁中抗日根据地做出了卓越贡献。作为山东纵队的主力部队之一,胜利地进行了坚持基本区,扩大解放区,反对顽固派、投降派的斗争,粉碎了日寇多次大规模“扫荡”、“蚕食”和封锁,歼灭了大量日、伪军,巩固了鲁中根据地,部队也不断扩大,战斗力明显提高。解放战争时期,该师先后参加了鲁南、莱芜、孟良崮、沙土集、洛阳、豫东、淮海、渡江、上海等重要战役战斗,歼敌6万余人。部队涌现出“战斗模范连”、“青州连”、“钢四连”、“遵纪模范连”和全国战斗英雄王玉林、华东一级人民英雄韩跃亭、王凤池、刘继祯等一大批闻名全国全军的英模单位和个人,为新中国的诞生贡献了力量。

莱芜战役第一枪

1947年2月的莱芜战役是华东野战军刚刚整编成立就进行的一场大战,此役俘敌数量之多、歼敌速度之快,创造了解放战争初期的最高纪录。“鲁中雄师”所参加的不动(村名)、和庄伏击战,揭开了莱芜战役的序幕。

2月18日,华东野战军主力7个纵队进抵莱芜周围地区,完成了对敌李仙洲集团主力的战役合围。19日,敌2绥区司令官王耀武判明华野攻击莱芜意图后,急令驻博山之第73军77师南下莱芜归建增援。77师是73军主力,老兵多,战斗经验丰富,武器装备较强,未曾受到过我严重打击。不动、和庄地区位于博山以南30里、莱芜城东北60里,山高谷深,地势险要,博(山)、莱(芜)公路贯穿南北,为77师南下必经之路。

华野给8纵的任务是,以22师、23师于20日拂晓前进至不动西南及正南地区,并控制沿山阵地,配合9纵将敌77师歼灭于不动、和庄地区,24师协助1纵歼灭莱芜之敌。

22师行动迅速,20日拂晓前,64团已进抵西见马庄、柳子河地区集结,并以小部队控制杓山阵地;65团进抵大陡峪、小陡峪、王家庄、北台地区集结,并以小部队控制云磨山及陡峪西北阵地;66团主力进抵东西杓山集结,以第1营控制五里桥、财神庙,并组织警戒及观察所。

20日晨,敌77师开始从博山城出发南下,229团在前,231团及师直炮兵营、工兵营等居中,230团及辎重营、卫生营等殿后。察敌出发后,我8纵决心待敌经青石关南进,其后尾部队过关之后,首先以鲁中警备5团迅速抢占青石关,坚决截断敌退路,我主力同时由四面出击,将敌压缩于和庄、不动狭小地区,以求分割、包围、聚歼该敌。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莱芜战役不动(村名)、和庄伏击战示意图。

当日10时,敌77师先头229团进至杨家横,并以一小部警戒,控制了以西高地。11时,8纵两师向敌逼近,缩小包围圈。22师动作很快,以64团由上下兰子向东北(杨家横南山)攻击,65团自王家庄沿通向北麻峪之沟渠出击,66团自东山沿五里桥、财神庙向东杓山搜索前进。13时许,65团先头营2营在营长鹿正明的指挥下运动至北麻峪以南地区,与敌先头部队交火,正式打响了莱芜战役第一枪。等待已久的2营战士迅即出击,机枪连6挺重机枪依托有利地形,对敌进行准确而猛烈的射击,打得敌人人仰马翻,一片混乱。副营长郑玉甲不顾危险,身先士卒,率6连插入纵深,切断了敌前卫与后续部队的联系。4连、5连乘敌混乱之际,勇猛地向敌人冲击,一排排手榴弹扔向敌群,整个战场顿时硝烟弥漫,枪声、喊杀声、爆炸声响成一片。

敌前卫团受阻后,师长田君健一面命令部队发起攻击,冲出包围,一面令后卫团火速前进,充当师预备队,同时向莱芜城73军报告,请求增援。莱芜自顾不暇,哪有部队再来援救。此时,敌前卫营被我65团歼灭大半,残敌向燕子山方向逃窜。65团1、2营随即跟上压缩,敌占据有利地形,我两个营数次攻击未果。在65团与敌激战的同时,9纵部队亦向和庄之敌发起猛烈冲击,将敌分割成数段。16时,敌77师被我压缩到玉皇顶、燕子山及其附近和庄、不动两村内。

我8纵、9纵不待敌人喘息,即向敌发起总攻。战至午夜,9纵攻占了和庄,敌77师指挥部从和庄转移到西北4公里的高山樵岭,企图固守待援。8纵23师突入不动村内,歼敌山炮营。22师也趁夜暗,一举攻下了燕子山。此时,不动村内枪声仍频,敌人在拼命顽抗,我23师伤亡渐增,部队进展不快。为尽快结束战斗,8纵司令员王建安令22师立即投入攻击不动村的战斗。接令后,22师迅速挥兵下山,向不动扑去。冲在最前面的65团2营挫败了敌一个加强连对炮兵阵地的反扑,俘敌80余人。22师的参战迅速扭转了不动村战场的局势,敌兵见大势已去,不断自动投诚,少数残敌于21日拂晓向不动东北方向溃窜。我军各部紧追不放,向敌残部据守的樵岭阵地发起更加猛烈的冲锋,在我追击和阻击的密集火力下,敌少将师长田君健被击毙,77师除300余人逃走外,其余全部被歼。

当日晚,8纵主力奉命疾进莱芜城东北地区,参加会攻敌李仙洲集团主力。22日拂晓前,22师已到达吕家河、大王善、小洛庄、大洛庄地区,协同兄弟部队完成了对敌合围。23日上午,莱芜之敌待援无望,

倾巢而出,沿莱(芜)、口(镇)公路向北突围。12时许,敌先头部队进抵张家洼以北,待敌后尾脱离莱芜城之际,我即发起总攻。在炮兵强大火力支援下,22师按指定方向奋勇出击,痛歼溃乱之敌。64团沿大王善向西南之沟渠,迅速攻占张家洼以西、以北制高点,将敌切为两段,敌未及展开,我其余各路出击部队即以迅速勇猛、大胆果敢的动作突入敌阵腹内,将敌分割,经三、四小时激战,突围之敌全部就歼。24师在俘虏群中查获敌酋李仙洲,莱芜战役胜利结束。

此战,22师在8纵编成内打了两个战场,毙俘数千敌人,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尽显主力风采。战后,粟裕在作战总结中表扬8纵“功也不小”。

红旗插上古龙亭

1948年6月17日,华野以擅长攻坚的8纵和3纵发起开封战役。8纵担任开封以西、以南的包围,负责从西门和南门发起攻击。3纵担任开封以东、以北方向的包围,从宋门、曹门实施突破。开封守敌有整66师师部、整13旅全部、整68师一个团及地方保安旅、团共计3万余人。整66师装备较好,擅长防守,比较注重反突击。

8纵以22师主力负责由开封城西关及西南角攻城,70团与陈谢集团9纵26旅担负打击可能由郑州来援之敌。23师则由大、小南门攻城。

17日17时,22师以64团3营向西关及其外围之敌发起攻击,至18日拂晓,攻克西关外围两个地堡群,但因战前侦察不仔细,炸药准备不足,未能爆破成功,两个连的攻击均遭失败。经调整部署和火力准备,19日12时,64团2营6连连续爆破6次,终由西关突入城内。当日8时,23师69团经浴血奋战,攻破了小南门。67团尾随入城后,于黄昏时分以一部兵力从内侧打开了大南门,68团乘机突进城内。19时,22师65团和66团因攻击开封西南角未克,8纵命令两团迅速随23师68团从大南门进入城内。

在激烈的巷战中,22师各团对占领街道层楼顽抗之敌,采取正面钳制,主力迂回,分割隔断,不令其节节抗退及有生力量逃脱,分股、分区予以歼灭。在正确的战术指挥和指战员勇猛的拼杀下,至20日9时,64团攻克地方法院,65团攻克绥靖公署,66团攻克鼓楼。当日晚,65团又协同兄弟团队对据守省政府之敌发起围攻,将其全歼。开封大部城区被我占领,残敌退入核心阵地龙亭和华北运动场。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我军攻克敌核心阵地古龙亭。

龙亭,踞于一座雄伟的高达13米的台基之上,四周地形开阔平坦,三面环水,正面只有夹在潘、杨二湖之间长达一华里的平直大道可通,这给我军的进攻造成极大的困难。敌整66师师部、13旅旅部均设在这里,以龙亭为中心,修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和炮阵地,布置了较强的火力和大量的兵力,妄图凭险顽抗,固守待援。20日晚20时、21日晨4时,22师与3纵部队曾连续两次攻击龙亭,均因事先准备不足,敌情、地形未能详细了解而受挫。第三次攻击龙亭的光荣任务交给了8纵22师65团和3纵8师24团。65团以1连、24团以“郭继胜连”为主要突击连队。

6月21日16时40分,8纵集中炮火(计有山炮2个营,野炮2个连、榴炮1个连及九二步兵炮2个连等连续火力准备45分钟,发弹千余发),以压倒优势对敌龙亭主阵地猛烈轰击,敌12个钢筋水泥工事被摧毁11个,其野炮成了哑巴。守敌除被杀伤近半外,余皆为我炮火震昏。65团1连和24团“郭继胜连”分两路发起冲锋。

在南面的65团1连由副连长韩跃亭和副指导员李龙石率领,冒着敌人的密集火力,迅猛冲过两湖之间的那条大道,一举攻入龙亭大门。冲在最前面的5班长段立本身负重伤,他高喊着:“同志们,冲上去,坚决消灭敌人!”副班长张宝泉带领全班,从正面的梯道上连续冲上两层平台,然后居高临下,用手榴弹猛炸院内顽抗之敌。3纵“郭继胜连”也从龙亭东一小庙冲击,直插龙亭东南角,他们跃入围墙后,猛打猛冲,沿龙亭台基的东面磴道向上打。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22师65团1连获“古龙亭连”称号。

经过激烈的战斗,我突击分队控制了龙亭制高点。在我军不可阻挡地猛攻之下,龙亭守敌大部被歼。17时50分,65团1连和“郭继胜连”胜利会师,胜利的红旗飘扬在古龙亭上。我军击毙敌整66师师长李仲辛,俘66师参谋长游凌云和13旅旅长张洁。战后,65团1连被8纵授予“古龙亭连”称号。

6月22日10时,退缩在华北运动场和龙亭西北小教堂内的残敌全部放下武器,开封战役胜利结束,我军共歼敌3万余人,这是解放战争以来,我军首次攻克省会一级城市。此役,8纵歼敌2.1万余人,22师歼敌近万人,取得了重大胜利。

浴血奋战唐家楼

1948年11月初,淮海战役打响,华野主力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欲西撤徐州的敌黄伯韬兵团。8纵69团于11月10日上午夺取了运河桥,22师和23师即挥戈西进,与兄弟部队一起,在边追边侦察边打中形成了对黄兵团的合围。

从10日晚至14日晨,8纵奉命从碾庄圩以东及东南方向协同兄弟部队对敌人压缩包围,杀伤、消耗敌人,以利最后聚歼。该纵8个团在前后阎子桥、大小王家庄、唐家楼、火烧房子等10多个村庄,与守敌64军和44军一部展开了逐堡逐房逐村的争夺战。

敌人据守的碾庄圩外围各村庄,壕沟、洼地、水坑密布,房屋成群。在各村落、各阵地之间有各式地堡群,并以交通壕、散兵坑、盖沟内外连接。交火时,敌人兵力和火器都高度密集使用,使我军不易插入和分割。敌64军源自粤系,在战役初期,兵力损失不大,建制比较完整,在战斗中不仅使用“官兵连坐”、“士兵联保”、“督战”等手段逼使官兵卖命,而且用封建的乡土地域观念麻痹士兵,决心固守待援,因而抵抗特别凶狠顽强。淮海战役华野我军的主要伤亡,就发生在第一阶段围歼黄兵团的战斗中。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我军炮兵猛烈轰击唐家楼。

11月10日,8纵22师从东北方向、23师从东南和正南方向对敌发起进攻。是夜,22师64团攻占了前阎子桥阵地,歼敌两个连,并击退敌数次反击。11日上午,22师70团攻占楚墩阵地,击退敌25军一部反冲击,歼敌一部。下午,22师主力向敌64军沙墩、学庄、唐家楼等阵地发起进攻,激战10余小时,始终打不开突破口,与敌形成对峙。

12日,22师调整部署,以65团和66团,合力攻击敌64军159师475团防守的唐家楼。20时,我在炮火掩护下发起冲击,66团2营首先突破敌人防御,突入村内。65团主力和66团剩余部队随后跟进,在突破口附近连续击退敌数次反扑,进入村内与敌展开激烈争夺。战士们冲破敌人一层层火网和一座座堡垒,敌人的射击孔大都紧贴地皮,很难发现。就是匍匐前进,也多遭杀伤。有几处工事,敌人构成夹墙式,我军冲过去,敌人却从我背后开火。我两个团遭受重大伤亡。守敌475团极其强硬,凭借坚固工事和优势火力拼死抵抗,战斗呈胶着状态。经过一夜激战,22师攻下半个村庄。第66团政委李树桐在反复冲杀中,身先士卒,中弹牺牲。干部战士发誓要为烈士报仇,“就是刀山火海也要冲上去!”他们边打边补边整,开展火线战评,总结经验教训。第二天晨,王家村之敌前来增援,形势异常险峻。22师遂令70团1个营跑步投入战斗。在村内的65团和66团也都调整了建制和部署。第65团两个营合编成1个营,由团长刘佐亲自指挥。该团3连连长、指导员都牺牲了,副连长田胜美负伤不下火线,把全连还有战斗力的同志编成两个班,打退敌人6次反扑,夺取了敌人占的1栋房子,最后仅剩5人。就这样,以我军的顽强压倒了敌人的顽抗,终于在13日黄昏消灭了敌475团大部和前来增援的7个班,拿下了唐家楼。

唐家楼之战持续了20多个小时,打得非常艰巨、出色,是一场“砸烂硬核桃”、“虎口拔牙”的硬仗。22师付出很大伤亡,完成了攻击任务,充分显示出这支老部队敢于攻坚克难、善打恶仗硬仗的优良战斗作风。

三十八昼夜阻击战

1950年11月,志愿军第26军由临江入朝,参加第二次战役,先留厚昌、江口地区担任9兵团预备队。12月2日,兵团命令26军(欠78师)迅速南下接替20军对长津湖下碣隅里的攻击,得手后再南下直取咸兴。76师克服种种困难,在4日拂晓前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并接替20军58师防务,而77师和88师迟至6日才赶到。下碣隅里美军在6日清晨,即向古土里突围撤退。76师指战员凭着超常的意志,忍饥耐寒,投入到截击和追击美军的战斗中。在地形不清,对手不熟,大量冻伤减员的情况下仓促攻击,蒙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战后该师在永兴地区休整了两个月。

1951年2月,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26军奉命赶赴议政府、抱川、涟川地区,担任防御任务。面对6万强敌绝对优势的陆空炮火,26军坚持了整整38天!不仅经受住了包括空降突击在内的各种攻击,胜利完成了任务,而且还为遂行第五次战役保存了突击力量。

26军在正面40公里、纵深55公里的防御地带内构成4个防御地区,以77、78师及76师226团为第一梯队,部署在“三八线”以南的第一、第二防御地区,以76师(欠226团,加强262团)为第二梯队,部署在“三八线”以北的第三防御地区。防守部队贯彻兵力配置前轻后重、火力配系前重后轻的原则,重点扼守制高点,以点制面。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二次战役时,76师向敌人进攻。

3月16日7时,26军的阻击战打响。美第1军部队先后进抵26军战斗警戒阵地,一连几天都是在前沿与我侦察分队进行交战。19日,美24师1个营在火炮数十门、飞机8架掩护下,向我226团清平川西623.6高地进攻,我一个加强排与敌激战5小时,反冲击两次,杀伤敌一部,后因伤亡大而转移阵地。21日,敌在向清平川、青雨山我38军攻击时,以一部攻永阳里、祝灵山,被226团的部队击退。从3月22日起,敌美3师、25师、24师及英29旅,分别向我78师、77师、226团的防御正面发起全面进攻。

226团7连坚守的祝灵山,是扼守由汉城向清平川以北公路的制高点,连绵大小9个山头,主峰海拔879米,是我军一线防御阵地的骨干阵地之一。从3月20日至24日,该连连续坚守5昼夜,依托坚固阵地,以积极主动、坚决果敢、机动灵活的战术,采取阻击、伏击、夜袭、出击等战法,给疯狂进攻的敌人一次又一次沉重打击,毙伤美24师及英27旅官兵230多名,击毁汽车20余辆。20日,7连一个班,采取伏击手段,击毁敌坦克10辆,毙敌10多名,而自己无一伤亡。21日,该连4班战士王廷吉一人坚守祝灵山西南606高地,毫无畏惧,机智勇敢地与敌周旋,保住了阵地。23日,7连夜袭击霜洞里之敌,飞奔5公里,翻山越岭摸到敌人帐篷前突然开火,把正在酣睡的敌2个营打得晕头转向,四处逃窜,共毙伤敌100余名,击毁敌满载弹药的汽车16辆,缴获迫击炮2门。24日上午,敌人集中大量的兵力向我226团3连阵地发动连续攻击。危急时刻,7连奉命增援。全连指战员克服多日的疲劳,不顾敌人密集拦截火网,在指导员房光超率领下及时赶到,与立足未稳之敌展开激战,毙敌20余名,而7连无一伤亡,胜利夺回阵地。是日下午,敌集中1个多营的兵力,在飞机、炮火配合下,向7连阵地拼命反扑。战斗越打越激烈,人员伤亡逐渐增多。敌人攻得越凶,7连打得越顽强。战士杨金锋的肚子被打穿,用枪托住流出的肠子继续射击,直至光荣牺牲。2排长张守玉为掩护全连撤退,在射出最后一梭子弹后,跳出堑壕抱住敌人滚下山涧。战后,志愿军总部授予7连“祝灵山阻击战斗英雄连”称号,指导员房光超立特等功,获“二级英雄”称号。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三十八昼夜阻击战中的76师机枪阵地。

25日,鉴于第一线经十天的战斗,给敌以重大打击,阻击任务基本完成,26军决心于当日晚转移到第二线。26日,敌人进攻我第二线,重点在防御西线的78师阵地,在我顽强抗击下,敌人几天攻击,只占领了主阵地周围的一些小阵地。根据局势发展,26军决定第三线(汉滩江南北地区)的阻击作战由76师担任,力求坚持15天。从3月30日起,逐渐将二线阵地的部队抽调到后面休整,准备担任第四线的作战。

4月2日,敌人开始向第三道防线进攻。26军把77、78两师的炮兵调到前面配合76师作战,猛烈的炮火大量杀伤了敌人,迟滞了敌之进攻。4日,敌人进攻转猛,以两个团的兵力向76师防御的大田里、白议里、宝藏山攻击,228团守备部队激战一天,予敌重大杀伤。5日晚,76师除留5个班在汉滩江以南侦察警戒外,主力转入汉滩江以北防御。

此后,敌人又以1到3个团的兵力,在坦克、飞机、炮火支援下,向我汉滩江以北阵地发起进攻,76师防御部队节节抗击。14日,敌迫近我77师阵地前沿。26军将76师调往铁原以北之龙田地域休整,第四道防线由78师全部及77师一个团担任。激烈的阻击作战一直持续到4月22日第五次战役发起。

在38天的阻击战斗中,26军广大指战员打得极其英勇顽强,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坚决抗击了西线进攻之敌主要集团的疯狂进攻,共歼敌15869人,其中76师歼敌5800余人。

1952年6月,76师随26军回国,驻防胶东半岛,开始担负守卫北京东大门的光荣使命。在鲁时期,部队先后完成了精简整编、换装合成、文化学习、军政教育、海防工程、营房建设、抢险救灾、打击小股匪特袭扰等任务。1961年1月,76师被中央军委确定为全军首批10大战备值班师之一。1962年6月,参加东南沿海紧急战备行动。在1964年全军大练兵、大比武活动中,76师选出部分单位和个人代表进京向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表演,受到了肯定和赞誉。特别是227团司令部作训股参谋宋世哲半自动步枪速射,在40秒内发射40发子弹把40个钢板胸靶全部打倒,震动全场。毛泽东主席亲手接过他的枪仔细看了一遍,还举枪瞄了一瞄。这支枪至今珍藏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内。

鲁中子弟兵 组建最早的野战师之一 抗美援朝曾顽强阻击38昼夜

毛泽东主席举起宋世哲的枪瞄准。

军队建设新时期以来,“鲁中雄师”先后参加了“96军演”、“98大抗洪”、国庆60周年大阅兵等重大任务,表现优异。1998年10月,师属“老四团”4连(红军连,前身为八路军769团10连,参加过夜袭阳明堡)因军事素质过硬、训练成绩突出,被南京军区授予“军事过硬红四连”荣誉称号,成为新时期部队军事训练的一支标杆连队。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