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2019-01-30 11:16:09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禅大师在日喀则德庆格桑颇章宫的“夏珠培杰林”净室圆寂,年仅51岁。我自幼跟随大师,如今,在大师身边经历的那些日日夜夜已成为我终生难忘的记忆。从1986年底,十世班禅大师提出创建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援藏基金会)的设想,到1987年4月基金会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召开,再到基金会正式成立服务至今,我有幸一路见证了十世班禅大师为援藏基金会付出的艰辛努力。30多年来,我一直在大师亲自开创和引领的基金会发展道路上奋力前行,倍感责任重大,不容懈怠。每年这个日子,我总会更加怀念大师,怀念那段能经常聆听他谆谆教诲、时刻仰望他伟岸身影的珍贵岁月。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1987年初,十世班禅大师和画家洛松向秋探讨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徽标事宜。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十世班禅大师亲自设计并请画家洛松向秋付诸笔端的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徽标。

情系雪域高原,筹划援藏事业蓝图

援藏基金会是世界屋脊上第一个慈善组织,也是以推动西藏和四省藏区发展进步为宗旨的西藏自治区第一个全国公募性慈善组织。它的倡导与创建者正是藏民族的杰出代表、伟大的爱国者、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十世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同志。援藏基金会于1987年4月15日成立筹备委员会,1992年正式成立。30多年来,一直在为促进藏区繁荣发展贡献着力量,源源不断地把来自世界各地的温暖送到藏区最需要帮助的人们心上,受到党和政府的充分肯定、广大藏族同胞的高度赞誉。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1987年4月15日,在人民大会堂西藏厅召开的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

十世班禅大师一生波折坎坷,他始终相信真理,相信共产党,相信人民,相信历史是公正的。大师刻苦学习,使自己的汉文水平、理论素养和社会知识都有了长足进步,为日后的工作打下坚实基础。改革开放初期,班禅大师重新走上领导岗位。1980年邓小平同志接见了班禅大师,称赞他为“最好的爱国者”,并鼓励大师为祖国多做贡献。邓小平同志的信任,使班禅大师深受鼓舞,他认识到改革开放是祖国和西藏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次重大历史机遇,决心要在有生之年,在有工作能力的时候,做些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事,要为祖国统一和建设团结富裕文明的西藏做出自己的贡献。另一位对十世班禅大师有着很大影响的是习仲勋同志。习仲勋同志与小他25岁的十世班禅大师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相识后就结下了忘年之交,是他的良师益友。改革开放后,每当班禅大师视察、出国和进行其他重大活动时,习仲勋同志总是叮嘱他要注意身体、安全等。班禅大师每次回来也总是前去找习仲勋同志谈心,二人常常并肩而坐,亲密地握着手,无话不谈,情谊甚笃。习仲勋同志对班禅大师在工作中取得的每一次成绩和进步都由衷地感到高兴。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1987年4月,十世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率领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筹备委员会委员朝拜灵光寺佛牙舍利塔,并亲自敬献哈达。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影响下,十世班禅大师愈加心系国家建设发展,尤其是西藏和四省藏区的发展。在他心中,不仅有一幅宏伟深邃的蓝图愿景,更有无数全面详实的可行性方案。无论是日常餐间、还是会客席间,抑或是不经意的言谈流露,作为大师身边工作人员,我常常折服于他的旺盛精力、远见卓识与清晰思路。1987年初,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同志商议,提出创建援藏基金会的想法,这是他心中宏伟蓝图上的重要一笔。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1987年4月19日,十世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率领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筹备委员会委员考察天津港。

大师对援藏基金会下设机构如何启动、运行、发展、三年规划与目标等,都制定了十分详尽的预案。对基金会未来建成负有业界盛名、吸引众多爱心组织和人士的慈善机构也充满信心。他的远大设想是:援藏基金会要成为在国际上享有盛名、能吸引众多的组织和人士,提供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无偿援助项目的慈善机构。班禅大师谈到这些设想时,总是雄心勃勃,十分自信。我当时才二十出头,每每看到大师雄心万丈的样子,总是暗暗替他担心:建设需要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藏区亟待解决的问题千头万绪,如何才能开源扩流、理清头绪呢?大师仿佛很了解我们的顾虑,常常不失时机教育我们:“要是后面跟着一只老虎,也许人人都能爬上珠穆朗玛峰,人的巨大潜力是难以想象的,开创一番新事业更是事在人为。目标正确,全力以赴实干苦干,总会成功的!”如今回首,在援藏基金会服务32年的经历让我切切实实体会到了大师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1988年初,十世班禅大师看望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新筹建的藏族文艺表演团并与团员代表合影。

十世班禅大师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着手安排落实基金会的筹备工作之初,大师就首先设计了援藏基金会的徽标,并请画家洛松向秋付诸笔端:雪山象征地球第三极的世界屋脊雪域高原,宝剑象征藏族人民的勤劳勇敢和智慧,握手象征民族大团结,科技符号象征建设现代化的新西藏,火炬象征西藏文化传承、经济腾飞,两侧橄榄枝象征平安祥和。

倾心奔走呼吁,凝聚各方援藏力量

十世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同志积极争取到中央领导和各有关方面的支持赞同,在习仲勋等领导同志亲笔批示关怀下,援藏基金会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终于在1987年4月15日于人民大会堂西藏厅成功召开。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同志共同担任筹备委员会主任,帕巴拉•格列朗杰等40多位德高望重的领导人和各界知名人士任筹委会委员,热地、赵朴初等20多位中央和西藏等省区领导同志担任顾问。乌兰夫同志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讲话,向大会表示热烈祝贺,强调了“党中央对支持西藏发展进步一系列重大的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不会变,希望援藏基金会“对西藏及四省藏区各项建设事业发展发挥辅助作用”。班禅大师听了乌兰夫副主席的鼓励也非常高兴,他动情的规划道:“西藏山河壮丽、幅员辽阔、资源丰富、风景迷人,来自世界的各方友人都对西藏很感兴趣,愿意为西藏的经济发展、文化技术事业进步提供援助。援藏基金会的宗旨就是联络各方友好人士和友好政府、组织、团体,为西藏社会发展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的资金和实物援助。筹集基金将直接用于发展西藏的经济、文化、教育、卫生、科技事业,包括名胜古迹和著名寺庙的维修、藏医藏药的挖掘整理和开发等。”大师制订出基金会拉萨总部办公室和北京办公室的详尽年度工作预案,还胸有成竹地预告,待筹备委员会做出成绩来,基础和条件成熟后,将正式成立援藏基金会。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1989年1月9日,十世班禅大师生前最后一次回藏区途中的机舱内留影。

班禅大师的性格就是这样,言必信行必果。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一结束,他和阿沛•阿旺晋美同志就率领45名委员朝拜佛牙舍利塔,随后马不停蹄赶往天津考察。三天时间,委员们相继参观考察了天津港、自行车厂、日化厂、地毯厂、劝业场、大型商场综合体、南市食品街、天津西藏中学等。每到一处都留下了大师匆匆的脚步和深深的思索。在天津港,他向工作人员详细了解港口的船舶制造、货运吞吐、物资供销、交通网络、对外贸易等一系列情况。随后大师走出船舱,临海而眺,沉思了片刻,他语重心长的对大家讲:“西藏由于自然环境和历史等各方面原因,与内地发达地区还有很大差距,我们要发展教育、培育人才,要向这些先进地区学习,学习先进理念方法、先进技术设备和先进制度模式,结合西藏实际情况学以致用,开拓出适合西藏特色的发展道路。同时把西藏的优势资源推广出来。这是中华民族大家庭对西藏的关怀,也是汉藏民族情谊的交融”。四月的海风掠过,不时有阵阵凉意袭来,一行人的心头却充满了暖暖的力量。这就是常年在大师身边最真切的感受,他始终如一的坚定爱国情怀令人景仰,他坚毅的眼神、敏锐的研判、任何时候都保持着一份洞若观火的远见卓识,总是能给人以任何困境中坦然前行的勇气和力量。而大师规划的实体经济建设也很快化作了松赞宾馆的蓝图和唐卡、藏茶、藏毯、家具、货运公司和西藏马术队等项目的启动,还输送了多批次西藏赴内地学习经济金融、城市建设、规划管理、驾驶、烹饪等方面的实用型人才。1987年5月,为使藏区优质特色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加快藏区经济发展,十世班禅大师又创办西藏刚坚发展总公司,成为藏区农林牧工商贸结合的大型企业。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1989年1月22日开光典礼当天,于扎什南捷殿门前合影留念,也是我和十世班禅大师的最后一张珍贵合影。

一生爱国爱教,传扬西藏优秀文化

十世班禅大师不仅注重兴实业,同样高度重视西藏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播推广。1988年初,援藏基金会筹建藏族文艺表演团并在西藏山南地区组织排练,包括著名歌唱家才旦卓玛、宗庸卓玛、著名说唱演员土登在内的31名藏族演员,先后赴成都、北京、天津、上海、杭州、香港等多个城市演出。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观看并给予高度评价,所到之处也引发热烈反响和高度赞誉。我当时参与协助表演团的一些工作,最难忘的就是大师对每位演员的生活、身体状况乃至服装道具细节都非常关心,还清楚记得每位团员的名字和家里的困难。大师对演员们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载歌载舞,展示的不仅仅是雪山冰峰般壮丽而闪光的藏民族历史文化,更重要的是宣传党中央、国务院和各兄弟省份对西藏的关怀和支持,宣传西藏当前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宣传西藏是我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扩大援藏基金会的知名度,更好的歌颂祖国、更好的帮助家乡建设发展……”多年后,我和才旦卓玛老师等老艺术家再次相逢,忆起大师当年的谆谆教诲与悉心关怀,大家都忍不住一次次热泪盈眶……

作为藏传佛教领袖,十世班禅大师始终致力于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努力使藏传佛教教义与中华文化相融合。为了培养政治上热爱祖国、宗教上有较高造诣的佛学知识分子,班禅大师和赵朴初创办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建设藏传佛教高级佛学人才培养和研究中心,并亲自担任佛学院首任院长。班禅大师特别强调“今天,我们在新的历史起承点弘扬藏传佛教,这个‘再弘期’就是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建设相结合、相适应的时期。作为藏传佛教僧人也好、基金会志愿者也好,爱国爱党爱教最基本的准则就是为促进国家社会和谐稳定,促进经济文化发展做贡献。”大师的这份情怀既是他一生爱国爱教的真实写照,又成为援藏基金会的工作指南。

1989年1月9日,班禅大师乘专机回西藏,筹备五世到九世班禅大师遗体合葬灵塔祀殿——班禅东陵扎什南捷开光典礼和援藏基金会拉萨办公室相关事宜。飞机降落贡嘎机场前,大师静静凝视窗外,俯视着辽阔无际的冰峰雪域,对我们同机随行人员深情地说:“你们看这是多么美丽、纯洁无瑕的冰雪藏区啊,这里的百姓都是多么淳朴可爱啊,这么多年了,每一次俯瞰这片我最热爱的土地,都有一种爱不够的感觉……”说到这里,大师的眼眶已微微湿润,机舱里一片寂静,大家都被班禅大师的赤子之心感染,生怕打扰了这份宁静深邃的沉思……

1月27日,班禅大师没日没夜地奔波忙碌终于暂告一段落。在新宫德虔格桑普彰前广场,大师安排举行盛大的篝火晚会,答谢参与此次开光典礼及灵塔修建的各界群众。这也是大师几个月来少有的片刻悠闲。在点点星光和簇簇火把的映衬下,原本朴素的德虔格桑普彰显得格外庄严肃穆,星辉火苗也映衬着大师慈祥又略显疲惫的面庞。我们依偎在大师身边,就像孩子依偎着父亲的温暖。记得当晚大师叮嘱了很多,看到篝火晚会上的民间艺人说唱表演时,他感慨道:“西藏是片福田妙土,我们有举世闻名的大英雄格萨尔王,有勤劳智慧的藏族人民,西藏要繁荣发展,离不开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领导,也需要一代又一代有志之士不懈奋斗”。提到援藏基金会,大师很耐心的对我们讲:“搞好这项工作,就要深怀爱心,时刻把西藏人民的冷暖安危记在心上,想尽一切办法帮助西藏的发展跟上国家的形势和步伐。总的来说援藏基金会的各项工作就是要与时代同步,与祖国同向,与人民同行,为藏区百姓谋福祉,也是为民族大团结、国家大发展做贡献,这同样是我对你们的期望……”大师那坚毅眼眸如同暗夜里的星辉,传递来无限力量与期望,大家都不禁双手合十静静聆听。谁知,这竟是最后一次聆听大师教诲和关于基金会的工作指导。从此,这份洪亮浑厚的语音只有一次次萦绕在我梦中的耳畔。

1月28日凌晨,大师因返藏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随后昏迷,我们一直紧张地守候在他身旁,寸步不敢离开。晚上8点一刻,我正好出房间帮忙为备用氧气瓶加氧,就在几分钟后返回推门时,正撞上特派抢救医师团队撤离,我欣喜的以为大师已经痊愈,谁知一进房间得到的却是惊天噩耗。想着昨夜还依偎在大师身边的温暖,此刻竟已永世相隔,我悲痛万分,手中的氧气包滑落在地,一时泪如泉涌难以克制。静静地跪在大师遗体旁,我暗暗对这位陪伴多年已如慈父般的亲人许愿:“尊敬的班禅大师,我将铭记您的教诲,踏着您的足迹,为了国家建设发展,为使藏区同胞过上更好的日子,鞠躬尽瘁做好援藏基金会各项工作,奉献自己毕生精力,绝不让您失望!”

记十世班禅大师推动援藏基金会初创发展的难忘岁月

图为2018年6月6日,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十一世班禅大师在北京办公室现场指导工作。

如今,援藏基金会正在理事长十一世班禅大师的引领下阔步前行,十世班禅大师亲自设计的援藏基金会徽标也已经陪伴了我们32年。这枚小小的徽标,见证了十世班禅大师与援藏基金会的不解之缘,包含了十世班禅大师对援藏基金会的厚重期望,也传递着无限爱心和力量。每当遇到困难和挫折时,我总会不自觉的忆起大师那慈祥又威严的笑容,那殷切又深沉的嘱托。我心中对十世班禅大师和对援藏基金会的这份庄严承诺也将永远不变:生命不息,服务不止!

谨以此文怀念敬爱的十世班禅大师!

写于十世班禅大师圆寂30周年之际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