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日媒讲述警方与暴力团伙斗争故事:黑社会在日本并非合法组织

2019-01-15 13:00:55   环球网

可能在大多数人的眼中,“YAKUZA(也称黑社会、暴力团)”和樱花、武士等一样,都是极具日本特色的事物。在经过很多电影电视剧等文艺作品的渲染之后,日本的“暴力团”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由于日本有“指定暴力团”的制度,因此让很多中国人误认为日本的“暴力团”是合法存在的组织。其实,“指定暴力团”制度是为了监视并限制这个组织。为了取缔黑社会活动,日本警方与民众做了坚持不懈的斗争。其中,福冈县被称为“修罗之国(意为凶神恶煞盘踞的土地)”,特别是其域内的北九州市,曾经是“暴力团”活动十分活跃的地方,《日本经济新闻》1月15日汇总了相关报道,为大家讲述一段日本警方与“暴力团”的斗争故事。

日本警方在调查与暴力团成员的枪战现场

日本警方在调查与暴力团成员的枪战现场

日本山口组第6代组长筱田建市

日本山口组第6代组长筱田建市

“暴力团”是警察起的名

日本“暴力团”的起源可以追溯至江户时代,主要由开设赌场的“赌徒”、在祭祀活动上经营摊位和管理出摊权利的“摊贩”这两种人发展而来。当时的“暴力团”保护民众免受武士阶级的无理欺压,同时重视信任关系的“仁义”文化得到美化,在日本的评书等大众曲艺中,“暴力团”的事迹经常作为美谈口口相传。

但在近代化以后,尤其是“二战”之后,“暴力团”的活动迅速扩大至伴有暴力恐吓的非法领域。从贩毒、卖淫到收保护费,社会民众对暴力团的反感不断加强,警方也加强了对“暴力团”非法行为的取缔。

之后日本进入泡沫经济时代,“暴力团”开始钻法律空子,从事土地交易和地下融资等业务,同时加深与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关系,进一步扩大了势力。作为其中一种手法,“暴力团”成员以房地产开发商的身份,将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再转卖给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对于不愿出售土地的业主,采用类似恐喝的手段,逼其出让土地。这样一来,房地产开发商和银行的资金随之流入了“暴力团”。地下经济与合法经济的边界变得模糊不清。

“暴力团”这个说法其实是来自日本的警方,经过媒体传播后成为社会通用的语言。日本的《防止暴力团成员不当行为法》(通称:暴力团对策法)将暴力团定义为“这个团体的构成人员有助长团体的、习惯性的暴力不法行为等的担忧的团体”。

“修罗之国”的福冈

而福冈县是日本“暴力团”活动比较活跃的地方。据称,上世纪的80-90年代是福冈县“暴力团”活动最猖獗的时期。普通市民有时也会成为目标,人们成天惶恐度日。当时,公然索要保护费、内部街头火并、民宅里发现火箭筒和手榴弹等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这里不是普通地方,我以为这辈子也不会变了”,有福冈人这样回忆道。1990年的一个闷热的夏日,福冈县北九州市小仓北区的一家小酒馆里来了2位不速之客。“也不跟我们组织打个招呼,你们店出什么事也无所谓吗?”其中1个男人一脚踹翻了垃圾桶,威胁道:“想在这里做生意,就必须要雇保镖!”此后一周,61岁的老板娘不断被催促上缴“保护费”。

这些人是总部设在北九州市的工藤会下属组织成员,经常从周边的饭店和建筑公司收取保护费。“乖乖给钱吧,不然被盯上就完了”,被朋友相劝的酒馆老板娘每月向该组织上缴10万-20万日元的保护费,这种情况持续了4年。

这位朋友之所以如此相劝,是因为曾经在小仓站前经历了该组织的内斗事件。“你跟谁说可以在这里收钱的?”“以前就是我们的地盘,给我滚出去!”震耳的叫骂声之后响起了“砰!砰!”两声枪响,周围的人被吓得四处逃走。

“顶上作战”

暴力团俨然已经进入了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要想改变这一切绝非易事。1992年日本开始实施《暴力团对策法》,各个地方的公安委员会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认定“指定暴力团”,并且对“指定暴力团”的要求封口费、要求免除或延期借款等27种行为进行了明确的禁止。《暴力团对策法》施行后,“指定暴力团”成员的经济行为受到极大限制,一般企业也明显减少了与有暴力团背景的企业和个人的交易。

日本目前一共有24个“指定暴力团”的组织,福冈县境内的就达到了5家,在日本首屈一指。其中的工藤会是日本唯一被指定的“特定危险指定暴力团”,被认为有使用凶器对人的生命和身体造成重大损害并且有重复发生暴力行为的危险。尽管成员只有几百人,但2014年7月被美国财政部称为“世界最大犯罪组织YAKUZA之中最残暴的团体”,并对工藤会总裁野村悟和会长田上不美夫实施了经济制裁。

福冈县警方也对“暴力团”进行了打击。2010年福冈县在日本首次实施向“暴力团”提供利益将受到处罚的暴力团排除条例。2014年,警方又开展了“顶上作战”,从领导层开始削弱工藤会的势力。2014年9月11日,围绕1998年前渔业协同组合长被射杀案件,警方以杀人罪逮捕了工藤会老大野村悟以及十几名头目。同时从资金源头下手,严厉取缔各种名头的保护费和上供费等。

在北九州市,建筑公司曾经最多要将承包项目金额的5%“上供”给工藤会。在“顶上作战”实施之后,暴力团对建筑行业的影响力下降。一名60多岁的男性说:“以前会有暴力团出没,我都不想接活了。顶上作战之后开始恢复了正常。”

去福冈县警察本部参加听证会的暴力团相关人员

去福冈县警察本部参加听证会的暴力团相关人员

警方取缔遭遇疯狂反扑

警方的这些行动也引起了暴力团的疯狂“报复”。2012年福冈县制定了一项制度,在餐厅等店铺门口要张贴禁止“暴力团”成员入内的告示。北九州市小仓北区的一栋楼在张贴告示之后,在1个月内被射击了70多发子弹。很多餐厅经营者接到了“下一个就是你!”的恐吓电话。

一名40多岁的出租车司机脖子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伤痕,左手至今仍会隐隐作痛。据他回忆,2012年9月7日凌晨,在送自己的一位女性客人回家之后,突然听到了一阵凄厉的尖叫。他回头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拿刀向女客人的脸上砍去。“我也很害怕,但又不能见死不救,就冲上去了”,出租车司机自己的脖子和手也被砍成重伤,恢复了2个月才好。

这名女客人是酒馆的经营者,因为店门口张贴了驱除“暴力团”的告示。还有的店被投掷了手榴弹,造成十几人轻重伤。甚至还有参与暴力团相关搜查的警察被枪击。北九州市饮食店工会找到了警方,表示“想撤掉告示”,警察低头恳请道:“虽然会花一点时间,但请和警方一起努力”。一名60多岁的酒吧老板回顾当时道:“看不到搜查的进展,很多同行都撤掉了告示。我也很害怕,但只能硬着头皮横下心来。”

曾经的工藤会事务所现在已经变成了蛋糕店,店主人正在进行圣诞节的装饰

曾经的工藤会事务所现在已经变成了蛋糕店,店主人正在进行圣诞节的装饰

昔日暴行渐成“都市传说”

警察和民众的努力没有被辜负。街上的风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18年1月福冈警方宣布,到2017年底县内的暴力团成员和准成员比上年减少了约200人,减至约2040人,为1992年《暴力团对策法》实施后最少。工藤会的成员则较2008年顶峰时期的1020人减半至610人,也是史上最少人数。组织犯罪对策课分析称,“市民们驱除暴力团的意识增强,暴力团的保护费等收入减少,成员生活困苦”,很多人选择脱离团体去另谋生路。

2017年的公示地价显示,北九州市的商业用地时隔24年出现了上涨。治安情况得到好转,土地的商业价值也应声而涨。

一位出差来北九州市的男性上班族对酒馆的老板娘说:“小仓车站附近喝酒的地方很多,我要再去另一家喝。”老板娘听闻心中感慨万千:“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在这里晚上也能安全地出去喝酒了。”有亲历者在惊讶于现状的改变,也有新生代的年轻人在安然享受着和平。“学校的活动结束,天黑后有时也会和朋友一起出去喝东西”,JR小仓站门前的和平大街上,17岁的女高中生每周都会去街上的咖啡厅1-2次,“暴力团?没见过。只听说过。可能是都市传说吧?”

福冈只是日本的一个缩影。“暴力团”的影响力在日本逐步减退。据日本的2018年版的日本《暴力团情势和对策》显示,日本全国的暴力团成员总数约为3.45万人(包括成员和准成员),人数呈逐年减少状态。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