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改革风云四十年:中国参加上合组织历次军演的幕后往事

2018-12-31 18:30:39   

口述|钱利华(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原主任)

采访整理|杨玉珍

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是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六国组成的一个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宗旨和原则的国际组织,在政治、经济、人文等领域开展合作。其中,军事演习是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加强国际军事安全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国家之间开展军事交流,包括高层互访、人员互动、开放各自的军事基地、互派军事留学生、开展各种类型及不同军种之间的军事演习,是加强国际军事安全合作的重要途径。

从连级规模到成千上万,从单一陆军到陆海空

上合组织自2001年6月成立以来,成员国武装力量多次举行双边或多边联合军事演习,从相互缺乏了解,到相互信任不断加深;从演习协调协作较为困难,到磋商指挥行动一切顺畅;从单一军种连级规模,到多军兵种成千上万名官兵参演,实战效果更加突出,战略机关组织筹划能力大幅提升,参演部队官兵不断经受锻炼和考验,充分展示了各国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成就和官兵的能力素质。通过上合组织双边或多边的多次联合演习,成员国武装力量将军事安全合作不断推向新的高度和水平。

现就上合组织成立以来的几次军演作个比较,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军队在武器装备以及与他国互信程度方面发生的一些变化。

2002年10月,在上合组织成立还不到一年半的时候,上合组织成员国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在中吉边界举行了第一次联合演习。这是双方在上合组织框架下举行的第一次演习,也是中国军队第一次与外军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这次演习,双方共派出官兵236名,动用的装备主要是陆军装备,如迫击炮、高射机枪及装甲输送车等。

2003年8月,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在中国新疆伊宁和哈萨克斯坦乌恰拉尔市举行联合防恐演习,参演兵力整规模为1300人,首次动用了歼击机、运输机、步战车、坦克等装备。

2005年8月,中国和俄罗斯在中国青岛和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了代号为“和平使命-2005”联合反恐演习,这是中俄双方举行的首次大规模军事演习。中方派出陆海空军9594人,作战舰艇16艘,各型飞机45架。俄方派出近2000人,作战舰艇5艘,各型飞机17架。中俄举行这样大规模的演习,在中苏历史、中俄历史上尚属首次。在20世纪50年代中苏关系非常亲密友好的时候,中苏都没有举行过任何形式的演习,而到了2005年,俄罗斯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14年后,中俄就举行了举世瞩目的,特别是受到西方政界、军界广为关注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具有很强的政治外交和军事内涵。

“和平使命-2005”反恐演习,中国参演防空部队受阅

2007年8月,上合组织在俄罗斯西伯利亚车里雅宾斯克举行“和平使命-2007”联合反恐演习,这是上合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首次举行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六个成员国中有五个成员国派出了部队参演。中方共1600人参加,组成陆军战斗群、空军战斗群、综合保障群,携带歼轰-7战斗机、运输机、直升机、战斗车辆及火箭弹等首次赴境外参演。俄方抽调了2000人,携带各种装备,参加了这次演习。这次演习的最大亮点和最大看点,是六国元首、六国防长在现地观摩实兵演练,六国军队的总参谋长还在中国新疆的乌鲁木齐举行战略磋商。

2007年8月13日,俄罗斯乌拉尔军区切巴尔库尔合成训练场,“和平使命—2007”联合军演预演如期进行。图为联谊活动结束后,六国旗手手持各自国家国旗会聚一起,参演各国官兵轮番在国旗下合影留念

在这次演习中,我军参演的陆军部队携装备从新疆坐火车出发,经过兰州、内蒙古,从内蒙古出境,进入俄罗斯,换乘俄罗斯的火车,行程六天七夜到达参演地域,整个行程达到10300公里。这在两国军队无论是多边还是双边联合演习史上,可谓是空前的。由于陆军部队输送的里程跨度非常大,中间碰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但经过中俄双方的共同努力,特别是参演部队的努力,最终都得以克服,按时、安全地抵达了演习地域。演习结束后,我们参演的陆军部队携装备原程返回,又跨越了10300公里。空军空转最大航程达到5960公里,对于参演部队来说跨度也是非常大。特别是对于陆航部队,此次参演的装备是直-9,直-9的飞行高度是3000米,飞行距离比较短,从新疆阿勒泰出发,经过中俄之间的一个大峡谷进入俄罗斯境内,中间要经停好几次加油、休整。参演的空军飞机也是中间起降两次进行加油、补给,最后抵达演习地域。所以,无论是对于陆军、空军来讲,这样大跨度的投送,在我军建军史上都是第一次。

2014年8月下旬,上合组织“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演习在中国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这次演习参演总兵力共计7000余人,其中中方4000人,主要包括陆军、空军和特战、空降、电子对抗以及战略侦察、测绘导航、气象水文、电子频谱管控等各类部(分)队,动用各型装备440多台套,首次动用一些新型武器装备,如预警机、武装直升机、无人机、防空导弹、新型坦克、装甲车和火炮等。除成员国六国中的五国派出部队参演、另外一个国家派出观察员外,还邀请了上合组织观察员国、伙伴国派观察员现地观摩,邀请外国驻华武官团现场观摩。这次演习的实战化程度很高,主要体现在不标识阵地目标、不插彩旗、不设炸点、设置与现地背景相似的隐蔽靶标,使部队真正感知战场环境。中国参演的直升机全部加装激光模拟交战系统,演习更具对抗性和实战性。

这几场演习,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中国军队参演规模由小到大、装备由落后到先进的发展过程。早先举行的双边演习只是连级规模的,现在已是几千人甚至上万人;原来只有单一的陆军装备,现在则是陆海空装备均有;十几年前我们投入的装备大都是比较落后的,此次朱日和演习则投入了很多新型装备。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中国的军队在不断壮大,中国的武器装备在不断更新,中国军队筹划、组织、协同的能力也在不断提高。这些年在中央军委的领导下,我国部队的能力、水平、素质均得到了大幅提升,完全能够担负起捍卫国家主权独立、领土完整,保卫国家和平发展利益的重大战略任务。

联合军演使成员国之间相互了解和政治互信逐步加深

上合组织不是军事政治联盟,而是一个区域性的合作组织,合作的内容涵盖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甚至于能源、交通、立法等,军事合作只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领域。双边和多边联合军事演习,是组织成员国之间加深了解、建立信任的重要载体。合作最初阶段,双方或者各方均互不熟悉、互不了解,之后通过探索合作的途径,对各自的军事思想、武器装备和部队人员的素质都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

我国和成员国之间开展军事合作,特别是真枪实弹地在演习地域相见,必须对对方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同样,别的国家对我们国家也是如此,否则,会闹出很多笑话。2010年,上合组织成员国在哈萨克斯坦举行联合演习,参演的俄罗斯伏尔加河沿岸乌拉尔军区后勤部有位中校处长问我方人员:“中国有哈萨克斯坦这么大吗?”这话问出来虽然有点可笑,但也说明外国军官对中国缺乏最基本的认识。实际上,中国的国土面积是哈萨克斯坦的10倍,人口是哈萨克斯坦的100倍。作为一个国家的中校军官尚且对合作国基本的国情、民风、地理缺乏足够的了解,也可以看出成员国之间部队加强合作、加深互信和了解的必要性。

2007年,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举行联演期间,我国的军官碰到了一名俄罗斯市民。市民问中方人员:“你们中国有19层的高楼吗?”事实上,那时仅上海20层以上的高楼就有2000多座。总之,在演习中碰到的这类问题和笑话还是蛮多的。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中亚地区和俄罗斯因为受种种条件的限制,军人出国的机会很少,与外界的接触也非常少,不像北约成员国之间、欧盟成员国之间,军事互动非常频繁密切。我们通过演习,把他们请进来、我们走出去,向他们介绍中国,介绍中国军队的建设,介绍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情况,使他们很受触动和感动。

2005年,中国和俄罗斯在青岛举行联合演习,我们允许俄罗斯官兵上街购物,允许他们跟青岛市民接触,组织他们跟我们的官兵进行文体比赛。俄罗斯官兵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没想到中国的建设发展这么快,青岛这么发达!俄罗斯也有大城市,也有海滨城市,但是在俄罗斯几乎找不到一个像青岛这样高度发达的现代化城市。他们的舰长带我们上舰参观,其中有位舰长把他的寝室打开请我们看。我们看到他在青岛采购了大量的物品,有电器、服装、床上用品,还有给孩子买的一大堆中国玩具,堆满了房间。我们问他,为什么买这么多东西?他说,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俄罗斯现在非常匮乏的,买回去送给夫人和孩子,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也让夫人感受一下中国。我们听了以后也觉得,我们国家这些年确实是发展了、强大了。无论是青岛市民,还是我们参演的官兵,都为国家建设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和自豪。

2009年,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的炊事员交流厨艺

2009年,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的炊事员交流厨艺

随着相互了解的加深,我们对外的军事形象也有了一个总体的提升。比如,在2005年这次军演期间,因为这是中俄的首次联合军演,刚开始就一些军事问题进行协商时,俄罗斯总觉得中国是小兄弟,在某些问题上比我们高明,中国应该按照它的意见办。因为他们认为,不管是过去的前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自己都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军事大国和军事强国,有自己的军事理论、军事原则和国防工业体系、武器装备体系,无论是二战期间还是冷战期间,自己都曾作为重要的一极,发挥重要的作用;并且上世纪50年代,中国接受苏联的援助,基本采用苏联的作战原则来指导自己的军事行动,军事理论也受它的影响,所以中国应该听它的。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俄罗斯的军队特别是上层,对中国有了重新的认识,觉得中国军队已经今非昔比,不论是作战理论、作战体系,还是装备建设,都有了质的飞跃,开始对中国刮目相看。到2007年我们出境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参加演习的时候,中俄有很多问题协商起来就容易得多,俄罗斯不再坚持自己的一切都是对的、中方或其他成员国都得按照俄方的思路来。这也说明,只有经过深度的了解,才能增加互信,有了互信,才能开展卓有成效的合作。

在青岛演习期间,俄罗斯派出了预警机。我们国家那时还没有预警机,当时才刚刚起步研发预警机。一开始,俄罗斯军队不让我们看它的预警机,它觉得中国没有,一是中国未必看得懂,二是对中国也有防的一面。但是通过演习,他们认识到,中国军队现在虽然还没有预警机,但是按照当时的发展速度和装备水平,很快就会有自己的预警机。所以,演习结束后,它的装备开始对中国军队开放,还邀请我们的空军人员和高级军官上预警机参观。这就说明,只有通过相互接触才能加深了解,有了相互了解,才能够不断地扩大自己的开放程度。现在,我们的预警机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俄罗斯,也超过了欧洲一些国家的水平。

在法律文件和政治互信前提下,军演流程更加顺畅

参演部队出境演习,要携带真枪实弹进入演习国地域或者需要经过第三国,如果没有相关法律文件和政治互信作前提,往往会引起该国的紧张和忧虑。上合组织一共有六个成员国,中国和俄罗斯是其中最大也是军队建设现代化程度最高的两个国家。俄罗斯与前苏联国家之间都有法律协议来保障本国部队进出的便捷,中国作为国际军事舞台上的新玩家,还缺乏充分的法律保障参加重大的国际军事行动。

尽管从上合组织成立到2005年,我们参加了几场联合军事演习,但由于缺乏经验,缺乏重要的国际法作为参照系,我们在法律上也碰到了一些问题。2005年中俄举行重大演习的时候,我们跟俄罗斯磋商,签订了一个中国、俄罗斯武装部队演习期间在驻在国的法律地位协定,解决了俄罗斯部队武装人员携带武器进入中国、中国军人携带武器进入俄罗斯的法律问题。

2007年,上合组织演习之前,六个成员国就演习期间部队的地位协定也谈定了一个法律文件,即在今后的演习中,无论是中国军队出境到上合组织成员国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是其他的成员国部队携装备到中国,都可以畅通无阻。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说,参演部队的人员和装备很多,怎么解决入境、通关的问题。经过双方和多方的协议,特别是签订演习期间部队地位协定以后,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部队过境只需要向对方提供参演人员的名单,武器装备的种类和名称、数量,过境的地域、空域、时间等,参演人员无需办理护照签证,只凭个人的证件就可以放行。比如,中国军人都有军官证,只要在人员名单里写上军官证号,到了对方的边防后,一经核实,名单和军官证能对上号就可以放行,不像普通的出国人员需要护照签证。部队入境也是一样,只需要向东道国提供参演人员名单,武器装备的种类、名称、数量,入境的地域、空域、时间等。上合军演最初,有些国家对参演国人员要进行非常严格细致的核查后才放行,部队往往要在机场等候比较长的时间。后来各方互相了解了,彼此对经常参加演习的总部机关人员都比较熟悉了,这个问题就得到了很好的解决。现在,部队人员都可以按时进入演习地域,不需要在机场等候边防和海关人员逐一检查。这说明,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大家的互信程度得到了提高。

联合军演期间部队的吃、住、行问题如何解决

我们常说,战争打的是综合国力和军事实力,战斗打的是后勤保障和供给能力。一场战斗能不能打赢,首先看能不能较好地解决吃、住、行问题。演习也是这样,能不能搞好、搞成功,也在于吃、住、行能不能解决好。

先说吃。一般情况下,参演部队是自带炊具,自带炊事员。特别是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有能力也有经济条件实现自我保障。对于中亚一些成员国来说,如果参演部队人数少,自我保障能力跟不上,中国或俄罗斯就帮助解决吃饭问题。比如说参演人员只有几十个人,或者是一百多人,我们就可以让他们的参演官兵到我们的食堂就餐。

中国军队出境参演,部队都自己配有炊事员、炊事车,自己上街采购食品,自己加工做饭。像我们的炊事车这样的后勤装备,在上合组织成员国中是很先进的。2007年,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举行联演期间,我们的陆军部队都是带自己的炊事车,接上煤气或通上电就可以工作,烧菜做饭速度很快,也非常便捷,不到一小时一顿饭就能做好,既减轻了炊事员的劳动强度,也提高了伙食质量。演习期间时间很紧张,部队人员也很辛劳,如果从演习场、训练场上回来后还要等一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吃饭,这是等不起的。无论是平时还是战时,吃饭对于部队都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在地势高、气温低的环境下,能吃上热饭尤为重要。能不能吃上饭,能不能吃上热饭,能不能保证官兵摄入足够的大卡,保证他们有足够的体力和精力去训练和战斗,也检验着一个国家、一个军队的后勤保障能力。

相比之下,俄罗斯和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的参演部队用的还是传统的做饭方式,就是搭个锅台,烧木柴做饭,速度非常慢。有时候前面的饭菜做好都放凉了,后面的饭菜还没出来。而我们的部队一回来就能吃上热饭。所以,我们的炊事车引起了他们的高度兴趣,都说你们的部队太好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解决了官兵的吃饭问题。

2007年,我们的陆军部队赴俄罗斯参加演习,在我国境内坐的是我们自己的火车,车上有餐车,较好地解决了官兵的吃饭问题。进入俄罗斯境内后要换乘他们的火车。火车上没有餐车,只给我们提供一列很简单的炊事车。炊事车上是烧大油桶改造的灶台,俄方还提供了两位心宽体胖的老大妈跟我们的炊事员一起做饭。我们的炊事员习惯了用电或煤气做饭,到他们的炊事车上却要烧木炭。如果做出一顿以连为单位的一火车人的饭,是很困难的。但是俄罗斯老大妈习惯这种做法,她们说,俄罗斯的部队都是这样,炊事员基本都是女性,都是老大妈给部队做饭,洗盘子、洗菜、打扫卫生,也都是女性干。看到我们是男炊事兵做饭,俄罗斯老大妈觉得很奇怪,说你们中国的小伙子怎么还能做饭?还能当炊事员?她们看不惯,也不太理解。我们的炊事员就跟他们解释,中国军队的炊事员都是军人,而且基本都是男兵。她们就问,在你们中国,军队做饭的是男人,在家里做饭的也是男人吗?战士说,是的,我们的军官在家里也得帮着夫人做饭。俄罗斯老大妈说,中国男人太幸福了!

当然,这里反映了文化的差异,也跟部队的管理有关系。演习场上比拼的不仅仅是参演部队的军事技能和军事水平,同时也是在比拼各个国家部队的保障水平。从保障水平可以看出一个国家军队的综合实力,看出军队建设的现代化程度。我们的参演部队从刚开始用的是五六十年代的陆军装备,到现在特别是2014年8月在朱日和的演习投入那么多的新型装备,这也反映了我们国家军队建设的水平。

前面是说吃,接下来说住。参演部队一般在演习地住帐篷。五六个国家一起搞演习,成千上万人的部队住在野营村,场面非常壮观。按照国别分成不同的村,挂上各自国家的国旗,比如说中国村、俄罗斯村、塔吉克斯坦村,等等。我国军队的帐篷,分班用帐篷、排用帐篷、指挥帐篷、炊事帐篷、会议帐篷……功能很是齐全。无论是舒适度,还是里面的空间,都比以前有了很大改进。无论是演习还是平时训练,住帐篷对部队来说是司空见惯。但有时候也是苦不堪言。特别是在沙漠地区或热带地区,中午的温度高达四五十度,官兵训练一上午或者演习半天后,中午回来想休息一下,可帐篷里面热得没法待,加上一身汗水,根本没法上床休息。在沙漠地区,一到晚上气温又变得特别低,睡觉还得盖被子、盖毯子。在这种环境中,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患感冒,休息不好的话也会影响第二天的正常训练或演习。如果遇到下雨就更麻烦了,野营村的搭建范围一般都很大,且都是临时性的,如果排水系统解决不好,到处都是水。当然,这些问题不是不可克服的,如果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和困难,部队都能够及时地加以处理。

中国的野战帐篷质量很好,其他成员国部队都很羡慕。2008年,在中亚一个成员国演习,我们部队统一配发了帐篷,而有些成员国,特别是东道国部队用的帐篷则很旧。演习结束后,东道国的国防部长跟我方的演习总导演提出,中国是大国,是我们的兄长,你们的帐篷这么好,撤离时能不能给我们留下一些?从两国友好和加强上合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之间的合作出发,我们慷慨同意,令对方喜出望外。

再说行。这也是部队参演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如果出境参加演习,就涉及到空中、铁路、公路的输送。比如前面提到的2007年我国参加在俄罗斯举行的演习,陆军部队就是用铁路输送,行程达到10300公里。空军参演部队及其导演部、指挥部,则是坐运输机到达演习地域。还有就是公路输送。2012年在塔吉克斯坦举行演习时,中方参演的陆军部队有300多人。中亚的交通不太便捷,没有能直达的铁路,我们的陆军部队就携装备从陆路开进。从新疆喀什出发,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口岸,在吉尔吉斯南部的奥什郊区搭帐篷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出发,直到抵达演习地域。这段行程有几百公里。300多人携带这么多装备进入第三方,中间需要大量的协调、联络工作。中亚地区又很不稳定,随时可能遭遇恐怖主义分子袭击,所以部队既要保证自己行进途中的安全,也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我们经过周密部署,在整个公路开进途中没有遇到任何问题,验证了部队陆路输送的能力。

对朱日和演习不要错误解读

今年8月在中国内蒙古朱日和举行的演习,碰巧赶上一个复杂的国际背景。乌克兰问题引发了俄罗斯与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对抗和冲突,此次军演引起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以及日本媒体的诸多猜想。他们认为,此次俄罗斯、中国和其他上合组织成员国举行如此规模的演习,针对的就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拟在打破现有的国际秩序,展示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团结。甚至有媒体认为,这次演习可能成为中俄走得更近,甚至于发展为同盟关系的一个重要起点。

这些媒体的解读都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是上合组织成立之初就确立的成员国在军事安全领域开展合作的一项内容,与当前国际安全形势的变化或重大的突发事件无关。上合组织成员国约定每两年举行一次联合演习,此次演习早在规划之中,两年前在塔吉克斯坦举行演习之后,成员国之间就确定了此次演习。按照轮流制,2014年由中国承办。两年前谁也不会预测到乌克兰会发生这样一场引起世界震惊的危机,也不会想到东海、南海会出现如此复杂的安全局势。然而,无论局势怎样变化,上合组织都会按照既定的方针,每两年举行一次演习。所以,任何媒体、政界、学界,都不要对今年的演习进行过度解读,都不要妄加猜测,更不要把这次演习跟中俄的所谓结盟、所谓打破美国主导的国际安全格局甚至于国际秩序挂钩。这种解读都是错误的。

从演习的筹划,到演习的想定,包括战略磋商、技术磋商等方方面面,联合军事演习既涉及到我国诸多的军队、地区和部门,也涉及到外国的许多军队、地方政府、地方部门。一场规模比较大、参加国比较多、涉及人员和装备比较广的演习,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图景,但在幕后台下,却是多少人为之倾心尽力。

原刊于2014年第10期,责任编辑:杨玉珍

中国文史出版社旗下《纵横》杂志出品

责任编辑:苏鹏宇 TT0903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