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2018-12-25 14:06:56   

皇帝退位

1815年6月18日,就在滑铁卢血战正酣之际,法国首都巴黎的101门礼炮齐鸣,宣扬两天前发生的利尼(Ligny)大捷。官方宣称,法军在利尼击败了威灵顿和布呂歇尔,但此后一直没有公报,巴黎人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新消息。

为了赶在战败信息传到前抵达巴黎掌控局面,拿破仑战后快马加鞭便装赶回巴黎,途中在罗克鲁瓦(Rocroi)就餐时,不识皇帝威严的店主竟然不接受拿破仑开出的征用单(或称白条),硬是索去了三百法郎,虽然这对富有四海的皇帝而言不值一提,却足以反映帝国权威业已动摇。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佚名讽刺画作《1815年的恺撒》,下方文字为“我来,我见,我逃”,由传说中恺撒的“我来,我见,我胜”告捷文书修改而成。

6月21日早上7点,拿破仑到达香榭丽舍宫,但法国议会已对他失去信心。再度活跃于政坛的美国独立战争英雄拉斐特(Lafayette,一译拉法耶特)发起了议会政变,着手建立临时政府。当拿破仑的弟弟吕西安(Lucien)指责他背信弃义时,拉斐特的回答概括了法国人的厌战情绪:“我们跟着你哥哥去埃及沙漠,去俄国荒原。法国人的尸骸散落各地,见证我们的忠诚。”

号称对拿破仑最为忠诚的老近卫军第1掷弹兵团在滑铁卢仅仅损失14人,却在此后几天内逃亡、被俘了整整600人,溃逃的士兵成群涌入巴黎,他们的情绪极度低迷,“一边走,一边逢人就说彻底打输了”。

21日白天,拿破仑在公报中努力为自己申辩,但他的话已经全无效力,当夜,据说皇帝再度尝试服毒自杀,却临时变了主意。22日中午,拿破仑口述了退位文书,宣布将帝位传给儿子“罗马王”,邀请议院摄政。临时政府随即接受退位声明,24日,原警务大臣富歇(Fouché)出任临时政府主席,塔列朗再度执掌外交。25日,拿破仑最后一次离开巴黎,前往前妻约瑟芬(Josephine)皇后长期居住的马尔梅松(Malmaison)城堡。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从未停留在失败一方的富歇

拿破仑的“美国梦”

对“波拿巴将军”而言,波旁王朝即将复辟的法国显然不是久留之地。在欧陆大国中,普鲁士、西班牙与其近乎不共戴天,落到这两国手中恐怕性命难保;奥地利虽有姻亲,参考扣押玛丽·路易丝皇后与罗马王的举动,恐怕也只能落得终身囚禁下场;至于亚历山大治下的俄罗斯,按照拿破仑的说法,“俄国!上帝保佑(别提了)”,在他看来,亚历山大“比欧洲其他君主更活跃、更聪明,但此人极其虚伪”;而英国,这个22年间与法国前后大战整整204个月,几乎相当于奥、普、俄三国对法战争时间总和的死敌,更不可能在考虑之列。对他而言,刚刚与英国作战三年,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是最为理想的流亡目标。

待在马尔迈松城堡的拿破仑请求临时政府与英国交涉,使其提供安全保证,再拨两条巡航舰,从罗什福尔(Rochefort)港口护送他去美国。拿破仑对新大陆的兴趣越发浓厚,在城堡里安顿下来后,尽管普鲁士军队随时都可能到来,他还是饶有兴致地阅读起普鲁士学者洪堡(Humboldt)的《新大陆赤道地区旅行记》(Voyages aux régions équinoxiales du Nouveau Continent)。29日,富歇的特使告知拿破仑,政府把“萨勒号(Saale)”与“美杜莎号(Méduse)”这两条巡航舰拨给他使用,而且一心要杀死他复仇的普军正在接近,所以他需要离开马尔迈松。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美杜莎号”在1815年并没有什么惊人之举,但在第二年,这艘巡航舰的灾难性船难导致船员身陷绝境,甚至不得已食人为生,却催生了著名画作《美杜莎之筏》。

下午5点30分,拿破仑怀着“美国梦”带领六十余名随从离开马尔迈松,这支队伍还携带了庞大的财物:至少4000枚“拿破仑”金币、至少25万法郎、1099件银盘、127件御用塞夫勒(Sèvres)瓷器……各式器具填满了整整五十个箱子。后来拿破仑曾遐想,“要是我去了美国,或许我们能建立一个国家”。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拿破仑的塞夫勒瓷盘之一,现存于马尔迈松城堡,上有其特制的“N”字标记。

拦路虎“比利恶棍”

对于拿破仑委托临时政府转告的安全保证请求,英国政府当即断然拒绝。6月28日,威灵顿公爵明确宣布“拒绝回应拿破仑·波拿巴及其家人申请通行证与安全保证的要求”。

7月2日,距离罗什福尔尚有60公里的拿破仑接到市长消息:英军严厉封锁海港,任何离港入海举动都“极度危险”。横亘在拿破仑面前的这艘英军战舰便是梅特兰上校指挥的74炮战列舰“柏勒洛丰号”(Bellerophon),粗俗的水兵们对希腊神话中骑着飞马的英雄柏勒洛丰一无所知,最终将他们的战舰叫成了“比利恶棍”(Billy Ruffian)。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柏勒洛丰”号舰长梅特兰(Maitland)绘制罗什福尔封锁图。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弗雷德里克·梅特兰上校晚年画像

“比利恶棍”和若干辅助战舰自5月31日起便持续近距离封锁罗什福尔,并为旺代叛军提供援助。尽管英军的封锁并不能称之为天衣无缝,但法国海军显然已经放弃了冒险出航的企图,拿破仑在3日抵达罗什福尔后便发现,慑于战列舰的威力,“萨勒号”与“美杜莎号”都不敢出航。

在此后的若干天里,陆上叱咤风云的统帅开始研究他从不擅长的海军事务,费尽心机试图躲开英军战舰,一些年轻气盛的军官也试图驾驶小船突破,但最终结果都是徒劳。附近虽有几条美国、丹麦商船可供利用,但它们根本无法带走庞大的随从和行李,即便能够带着少数人离开,它们也难以通过高度警戒的英国海军临检。

替身计

7月5日,拿破仑的哥哥约瑟夫(Joseph)抵达罗什福尔。鉴于兄弟二人相貌类似,约瑟夫提议不妨由自己假扮皇帝向英军投降,拿破仑则趁机隐藏身份,只带一名亲信前往其它港口渡海。

但拿破仑在犹豫中并未采纳这一建议,他或许已经厌倦冒险,或许觉得这么做实在纡尊降贵,或许还在为兄长一年前的“背叛”耿耿于怀——1814年3月,拿破仑曾怀疑约瑟夫野心勃勃谋图帝位私通皇后玛丽·路易丝(Marie Louise),在给他的信中用词尖刻:“如果你想要我的帝位,拿去吧,但我只求你帮我一个忙,请把皇后的心和爱留给我。”尽管二人后来言归于好,却未必心无芥蒂

既然替身计无从实施,兄弟俩最终在7月13日分开。约瑟夫离开罗什福尔,继续向南沿海岸寻找脱身机会,最终化名叙维列里(Surviglieri)先生,于7月25日早晨搭乘美国双桅帆船“商贸号”(Commerce)出海。由于拿破仑已经投降,检查力度大为降低,约瑟夫在他安排同行的一名西班牙医生、一名男仆、一名美国翻译掩护下顺利通过英国海军临检,于8月19日抵达纽约。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流亡美国后的约瑟夫

日后,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听闻约瑟夫成功逃脱抓捕,如今住在美国新泽西州。他深思了一阵,而后表示对兄长的处境感到满意,毫无疑问,他错过了替身这个天赐良机。

征服“柏勒洛丰”的雄鹰

7月8日,波旁王朝正式复辟。12日,王党势力强大的罗什福尔升起白色旗帜。在报复手段激烈的复辟王朝和英国之间,拿破仑自然只能选择后者,希望能够度过宽裕的软禁生活,不至于像昂吉安公爵一样横死。自10日起,他的随从开始与梅特兰谈判。

14日午夜,拿破仑致信英国摄政王:“我愿意接受英国法律的保护,请求殿下您给予我这一权利,您是我最强大、最恒定、最慷慨的敌人。”他甚至自比为流亡波斯的雅典海军名将塞米斯托克利斯,这样的引喻失义只换得英国海军部的一阵讪笑。

按照拿破仑的说法:“我不认识摄政王,但据我对其所闻来看,我禁不住指望他的高尚人格。”不幸的是,他的看法毫无根据,这位后来人称乔治四世的摄政王是所有英国君主中最卑鄙的人之一。他驾崩时《泰晤士报》如此报道:“已故国王是同胞们最不愿惋惜的死者。”无论如何,既然拿破仑已经注定要落入英国人手中,对摄政王自然还是要多少客套一下。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乘坐小艇的拿破仑

1815年7月15日(周六)早上8点,拿破仑乘坐英军小艇出海,而后登上“柏勒洛丰”号,向梅特兰上校投降。猝然意识到皇帝远走的海军官兵中响起“最令人心碎的呼号”,他们在对岸无济于事地呼喊“皇帝万岁”。

拿破仑登上“柏勒洛丰”号后,水兵立正,水手操纵桅杆,但战舰并未鸣炮致敬,因为按照英国海军条例规定,当时并非开炮时间点。随后,拿破仑一边脱帽,一边告知梅特兰:“我登上你的船,将自己置于英格兰法律保护之下。”漫长的拿破仑战争终于画上了实质性句号。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拿破仑登上“柏勒洛丰”号

梅特兰把自己的舰长室让给拿破仑,接着带着他参观全舰,一番介绍后,拿破仑或多或少明白了为何“比利恶棍”能够挡住他的逃跑之路。拿破仑在船上并不消沉,他向梅特兰展示投降时也带上船的庞大图书馆,甚至努力尝试英语,用磕磕巴巴、别人几乎听不懂的英语问了许多有趣的话。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拿破仑在“柏勒洛丰”号上

按照舰上英国军官的说法,拿破仑倒是“看上去相当自在,他就像乘坐自己的御用游艇轻松旅行一样,完全把这里当家了”。法国皇帝的特有魅力很快便感染了英国海军上下,当他们亲身接触到“科西嘉怪物”的一言一行后,很快迷上了他。关注口腔健康的军官霍姆(Home)写道:“他的牙齿很整齐,像象牙一样白,我从未见过如此有魅力的嘴唇。”梅特兰自己也承认:

“我替他惋惜,与此同时,或许我还遗憾地想,他拥有那么多迷人特质,享有如此非凡地位,却沦落到我见他时的境地。一个英国军官竟偏爱给祖国带来那么多灾难的人,这种事看上去令人惊讶,但他非常擅长取悦他人,以至于和他同桌共处近一个月的人大都和我一样。”

或许,拿破仑已意识到,尽管他的执剑生涯已经以投降告终,执笔生涯却远未停止,口舌与纸笔的力量比刀剑更强大,最终将彻底重塑他的历史形象。

滑铁卢战役拿破仑投降:欲逃亡美国 上演替身计

1840年,拿破仑迁葬巴黎,灵柩通过凯旋门。滑铁卢的胜利者威灵顿公爵评论道:“迟早有一天,法国一定会让此事变成对英国的胜利”,但以个人而论,“我一点都不在乎”!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