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二战中的波兰:地下政府如何组织抵抗运动

2018-12-25 13:46:08   

波兰是德国占领的众多国家中比较独特的一个。在伦敦有波兰流亡政府,在华沙则有地下政府(Delegatura)。华沙地下政府的第一位代表西里尔·拉塔伊斯基建立了20个政府部门,由前政府官员、公务员以及当地的代表组成。

1942年的夏天,拉塔伊斯基因为身体状况欠佳辞去了代表职位,不久便与世长辞。他的继任者扬·皮艾卡乌凯维奇于1943年2月被盖世太保逮捕,接着扬·斯坦尼斯瓦夫·扬科夫斯基(在二战期间幸免于难)接任。来往于波兰与英国之间的通信员扬·诺瓦克描述扬科夫斯基为:“中等身材、秃顶、戴着眼镜……有强大坚定的个性,行事异常果断。”

通过教育和文化维持斗志

地下政府的目的首先是想通过教育和文化维持波兰人民的斗志;其次是为了宣传工作,鼓励人们进行抗争;再次也是为未来作好准备。几乎在占领初期,他们就建立了地下中等教育系统,秘密重开了华沙大学。当德国占领波兰东部省份后,扬·卡齐米日大学、利沃夫理工大学和维尔诺的斯特凡·巴托雷大学相继开始授课。1942年,克拉科夫的雅盖隆大学也恢复了教学。总共约有1000名学生就读于这些秘密大学。

地下政府同时也致力于恢复各文化领域:剧团开始创作演出,艺术展览也相继举办。他们抵制德国赞助的文化活动。例如,华沙爱乐乐团部分成员在华沙拉迪利餐厅进行演奏,由阿道夫·多尔泽茨基担任指挥。此人突然“想起了”他的德国血统,签署了德侨名单。于是所有爱国的波兰人都纷纷抵制这次演出。

二战中的波兰:地下政府如何组织抵抗运动

1939年9月,格丁尼亚,德国士兵摘下波兰政府的标识。

1942年12月,波兰地下政府成立了由斯特凡·库蓬斯基领导的全民抵抗指挥部(Directorate of Civil Resistance)。指挥部有很多任务,最首要的是指导波兰民众如何有效地抵抗德国统治。比如,指挥部要求人民藐视德国的法规并尽可能地疏远德国人。他们还建议各专业领域的医生替波兰人出具虚假医疗证明,使一部分波兰人能够避免强制苦役;除此之外,他们还鼓励法官不要把波兰的案子上交给德国法庭审判,让企业家尽可能多地雇用波兰工人,这样就可以阻碍德国人强征波兰劳工去德国服役。

斯特凡·库蓬斯基的消极抵抗很有成效。扬·诺瓦克有一次开完秘密会议回家,在街上被盖世太保盘问去了哪里:“透过德国人的手臂,我看到远处门上的一个小铜牌,上面写有一个女牙医的名字。我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她的名字和门牌地址。”德国人按响门铃,询问是否有一个叫耶吉奥朗斯基(诺瓦克的真实姓名)的病人刚刚离开,牙医则确认有过:“她是一个陌生人,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将来也不会遇见的女人。但她一秒钟也没有犹豫,因为她在瞬间就明白了,一个波兰人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

地下宣传与抵抗工作

地下政府信息宣传局(Bureau for Information and Propaganda)的工作也颇见成效,能及时向民众通报重大事件和政策信息。《波兰生活》(Polska Zyje)和《信息公告》(Biuletyn Informacyjny)是当时发行量最大的两个主要出版物,最高印数达4.7万份。这些杂志也曾被赠送给德国的华沙总督路德维希·菲舍尔。在波兰档案馆里,有1174种不同的杂志。信息宣传局还出版军事、技术和教育手册。

地下政府曾进行过所谓的“N行动”,这个行动为德国人提供诸如名为《士兵》(Der Soldat)或《铁锤》(Der Hammer)的期刊,这些刊物模仿德国期刊的风格,但大部分都是在进行黑色宣传。杂志在整个波兰境内发行,甚至还发行到德国以及东部前线地区。

波兰人在与德国人的抗争中也取得了一些胜利。他们在短时间内公告大众,宣布1942年5月1日是带薪假期,甚至连德国工人都上当受骗,关闭了工厂,尽管德国广播里发了疯似的催促工人返回工厂去。那些拥有收音机的波兰人还能够收听“黎明”电台(SWIT),该电台实际上位于伦敦郊外,却假装在波兰境内广播。每天,库蓬斯基都会把信息传输到伦敦,然后“黎明”电台再把新闻向波兰播放。如此迅速的转播意味着这些新闻都是即时的,这使人坚信这个电台是来自波兰境内。它让波兰人感到还有人理解他们的苦处。

二战中的波兰:地下政府如何组织抵抗运动

1940年冬天,德国士兵领着一队犹太人走在华沙街头。

在1941年底,德国开始征召德侨名单中第三类波兰人:他们具有部分德国血统,但此前一直被视为波兰人。多米尼克·斯多特曼就是这样一个被征入伍的士兵,他后来写道:“唯一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伦敦波兰电台的消息,它让我们知道人们在关心波兰的情况。我们被告知,任何志愿兵一旦到了前线就要向对方投诚。那样我们将有机会加入波兰军队,去打击我们共同的敌人。”电台鼓励波兰人当逃兵,华沙的一家邮票店成了这个行动的中心:“当沿途都没有士兵巡逻时,逃兵们溜入营地并迅速地变换身份——他们换上新衣服、新档案、新发型——然后光明正大地从后门走出去。”一些从战俘营逃出来的英国战俘也可以享受类似的帮助。

隐匿英国战俘的行动最初由一个临时组织负责,该组织的领导人是马科夫斯基太太和奥舍夫斯基先生。到了1941年12月,罗维茨基接到从伦敦传来的指示,要求他去组织藏匿工作并遣送逃兵回国。而首要任务是要将英国人送往瑞士,在伯尔尼的波兰陆军武官也奉命前来协助。不幸的是,这个逃亡组织被盖世太保渗透,很多成员被捕。再次被捕的英国战俘被送去科尔迪茨或其他战俘营。一些英国战俘加入了波兰国家军。在华沙起义期间,来自英国的飞行员约翰·沃德通过他对伦敦的广播为国家军作出过重大贡献。

二战中的波兰:地下政府如何组织抵抗运动

波兰被占领的波兹南省,波兰战俘在工地劳动。

机智地模仿德国法令

波兰地下组织也嘲讽式地模仿德国法令。1942年的冬天,德国将哥白尼雕像上说明他是波兰人的铭牌换掉,换成了一块指认他是德国人的铭牌。波兰人又把那块铭牌摘了下来。当德国人发现这件事以后,菲舍尔发出了公告,海报贴满了华沙:

最近,犯罪分子出于政治原因拆除了哥白尼纪念碑上的牌匾。作为报复,我下令拆除克林斯基纪念碑。与此同时我郑重警告,如果类似的犯罪行为再出现的话,我将下令停止对华沙波兰居民发放食物一周。

克林斯基的雕像被送往国家博物馆的仓库保管;有波兰人发现了这一情况,于是跑到博物馆浅色的墙壁上用焦油写道“华沙人民,我在这里”,署名“克林斯基”。一个星期后出现了一张模仿菲舍尔的格式、口吻和字体的海报,上面写道:“最近,犯罪分子出于政治原因拆除了克林斯基纪念碑。作为报复,我下令将东部前线的冬季延长两个月,签名:‘尼古拉斯·哥白尼’。”巧合的是1942年到1943年的冬天确实比以往延长了。1943年4月,德国人公布了卡廷惨案的消息,他们张贴海报邀请一个专门委员会去调查墓地。信息宣传局随即制作了一份海报,开头是德国政府公布的卡廷惨案的消息,随后却写道:

与此同时,波兰总督区下令,组织一个由波兰各民族组成的委员会,前往奥斯维辛集中营进行考察。比较布尔什维克在卡廷所采用的大规模灭绝波兰人的手段,以此证明德国人对波兰人是多么的人道……

海报看上去是那么可信,以至于一些德国政府官员都出来张贴。波兰人还出了一本恶搞的小册子,上面写满了为抵抗运动准备的流行术语:“站住!举起手来,头朝地!你是党员吗?救世军还是党卫军?谁说谎就枪毙谁。我们将用德国人对待我们的方式对付你们,双手放在脑袋后头,面对墙壁。拿起铲子,挖一个坟墓!”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