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历史

拉姆斯菲尔德:铁腕治理五角大楼 实现美军转型

2018-12-19 13:28:48   

梅开二度任防长

新世纪美国第一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卸任快十年了,今天回想起他,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那段绕口令般的关于“已知与未知”的演说。这位防长一生颇具传奇色彩,身后留下的历史遗产也是毁誉参半。

拉姆斯菲尔德平民出身,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当过海军舰载机飞行员,凭着常春藤校友资源和本人的精明强干,退役后年仅30岁就竞选上国会众议员,成为当年共和党国会领袖福特的心腹大将。

拉姆斯菲尔德:铁腕治理五角大楼 实现美军转型

1954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拉姆斯菲尔德加入海军,新婚妻子乔伊斯亲手给他戴上海军少尉肩章。

在尼克松、福特时代,当年就以手腕强硬、行事风格咄咄逼人著称的拉姆斯菲尔德出任过一系列要职,可谓年少得志。1975年,福特任命时年43岁的拉姆斯菲尔德掌管五角大楼,成为迄今为止最年轻的防长。

福特卸任后,官场树敌甚多的拉姆斯菲尔德也卷铺盖回家,人到中年时去商海拼杀,先后出任过西尔制药公司和通用仪器公司这两家世界五百强的CEO。拉姆斯菲尔德管理企业很有一套,在八年时间里大刀阔斧地将原本亏损严重的西尔制药扭亏为盈,赢得商界美誉。

当小布什在2000年竞选总统后,出人意料地宣布任命阔别政坛多年的拉姆斯菲尔德为国防部长,时年68岁的拉姆斯菲尔德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后梅开二度,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防长。

拉姆斯菲尔德:铁腕治理五角大楼 实现美军转型

时代周刊封面,左起:拉姆斯菲尔德、老布什、福特、基辛格。

五角大楼需要新主人

小布什竞选总统时的纲领之一就是重整美国的国防力量。当时柏林墙倒塌十年了,但美国武装力量基本还是按照冷战要求设计的。小布什需要一个有创新精神、有韧性的人来主导这项工作。

小布什早先青睐的人选是联邦快递创始人和CEO弗雷迪·史密斯,史密斯曾参加海军陆战队去越南打过仗,热心国防事务,他在联邦快递创造的商业奇迹被认为是高效管理的典范,但史密斯身体不佳,推辞了当选总统的邀请。

在副总统切尼和国务卿赖斯的推荐下,小布什选择了拉姆斯菲尔德。政坛元老拉姆斯菲尔德被认为对国防部了如指掌,在商业界表现出的管理才能足以胜任在后冷战时代推进美国急需的军事力量转型。同时,任命和老布什有私怨的拉姆斯菲尔德,还能打消外界对小布什能否摆脱其父影响的疑虑。

拉姆斯菲尔德:铁腕治理五角大楼 实现美军转型

与福特总统在“空军一号”专机上。拉姆斯菲尔德是福特的心腹,和老布什有私怨,这使得在里根、老布什时代,拉姆斯菲尔德远离政坛。

与小布什不谋而合的是,在野多年的拉姆斯菲尔德设想的美军应该更轻便、更敏捷、更容易部署,他醉心于技术,认为美军早就应该围绕技术革命进行变革。经过一番面试,小布什对这位防长相当满意,在国防事务上给予拉姆斯菲尔德充分信任,授权他放手大干。

当时冷战已经结束了十年,海湾战争证明美军彻底走出越战阴影,在高技术战争的时代重新赢回了自信。但美军并未找准自己在后冷战时代的定位,冷战后美军迎来了裁军和大幅度军费缩减,兵力裁减了四分之一,预算削减三分之一。在克林顿时代的八年中,美军疲于应付一系列“新干涉主义”旗号下的海外部署,以过去75%的兵力去执行比里根和老布什时代增长了2到3倍以上的海外军事行动任务,不但无瑕去着手研讨和实施“转型”,而且失去了目标和方向感,疲于奔命,士气渐趋低落。

冷战时代美国武装力量的使命很明确,时刻准备以西欧为主战场,和苏联及其盟国打一场全球规模的世界大战。但苏东剧变后,这一威胁已不复存在,随着世界多极化趋势的加快,1993年世贸大楼爆炸案、1996年驻沙特美军被炸、1998年美国在东非多国大使馆遇袭和2000年“科尔”号驱逐舰爆炸事件等表明,美国面临的是多元化、不确定的威胁类型和难以明确预期未来战场的冲突。

海湾战争中,当年的美军是按照在西北欧和苏军精锐打常规坦克大战的模式设计的,编制大、装备重、人员多,持续作战能力强。但同时人员与车辆太多、太重,对后勤保障要求高,大型装备必须通过海运不远万里部署到战区,非常笨拙缓慢。当年美国从驻欧部队和本土抽调兵力到波斯湾,花了6个月才完成兵力部署和物资调运。

在拉姆斯菲尔德看来,再善战无敌的军队,如果不能及时出现在需要的地点,和一支废物军队并无太大差别。未来美军再应对威胁时,难以想象敌人还会愚蠢到再次犯下萨达姆那样的错误,给华盛顿充分的时间做好战斗准备,坐以待毙引颈就戮。

美军在全球的战略部署也过于陈旧,拉姆斯菲尔德揶揄为好像1945年柏林和东京被占领、1953年朝鲜停战以来,时间就停滞了。2001年美国部署在海外的25万军队中,有10万以上在欧洲,大部分驻扎在德国,而苏军钢铁洪流对西欧的威胁早就消失了。另有10万美军驻扎在东亚和西太平洋,这是二战结束后占领日本和朝鲜战争停战后留下的部队。

但是21世纪的现实是,德国已经是欧洲的核心,日韩也是亚太地区最发达的国家,都不缺乏自我保卫的能力。拉姆斯菲尔德认为,随着波兰、捷克等新欧洲加入北约,“老欧洲”面临战争威胁的可能性很小,美军留在欧洲纯属多余。朝鲜半岛尽管还存在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但日韩应该承担更多的保卫自己的义务,而不能指望美军替其分担国防。面对冷战结束后多元化的危机和不确定的威胁,美国有限的军力不应固定部署在不必要的前沿,而应全盘重新部署。

拉姆斯菲尔德:铁腕治理五角大楼 实现美军转型

拉姆斯菲尔德与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的最高指挥官汤米·弗兰克斯将军。

铁腕防长强力出击

拉姆斯菲尔德把五角大楼比作一艘全速运转但笨重的50万吨超级油轮,喜欢按部就班,甚至是按照早已过时的惯例来运作,只有铁腕手段才能推动这艘巨轮转变航向。

拉姆斯菲尔德决心围绕技术进步带来的军事革命成果,让美国国防事务实现彻底转型。转型的思路和拉姆斯菲尔德当年改革西尔制药公司的思路很类似,当年就任CEO后,拉姆斯菲尔德精简管理层、解雇大批不称职雇员,裁员几乎一半,同时出售公司非核心业务和经营不善的子公司,通过这些举措节省出大笔资金投到公司核心业务和新技术研发上;另一方面,他选拔精干人员充实重要岗位,并充分信任他们,按照分权管理的原则,主张高层不过多干预细节问题,下放决策权,西尔公司成功地从亏损转为大幅盈利。

现在,这位五角大楼的新老板用同样的模式重组美军,拉姆斯菲尔德力主美国各军种大刀阔斧地裁汰人员、关闭基地、砍掉不必要的武器研发项目,为此不惜得罪保守的军队高层、军火商、与军火商利益休戚相关的国会议员这三股势力纠结成的“铁三角”。

当遇到既得利益官僚集团抵制时,这位铁腕人物的办法,和当年当白宫办公厅主任、给福特当政治打手时如出一辙,“解雇一切不听话的人”。一批跟不上新部长观念的高官,不换脑子只能换人。颇有人望的陆军参谋长艾里克·新关就是因为在一系列问题上唱反调,被拉姆斯菲尔德撵走的。拉姆斯菲尔德赢得了“五角大楼军阀”的称号,得罪了一大批人。

拉姆斯菲尔德:铁腕治理五角大楼 实现美军转型

日裔四星上将艾里克·新关在“转型”和伊拉克战争决策上和拉姆斯菲尔德意见不一,不得不提前退休。历史证明,新关当初对伊拉克战争的批评意见是对的。

很快,在小布什的内阁中,新任国防部长的强硬与冷血就威名远扬。当时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赖斯女士评论说,拉姆斯菲尔德和任国务卿的鲍威尔行事风格大相径庭,拉姆斯菲尔德的世界观非黑即白,和小布什颇为类似。鲍威尔在国际事务上是出了名的和事佬,拉姆斯菲尔德则相当强硬,鲍威尔对小事明察秋毫,拉姆斯菲尔德则不拘小节,只要大方向上和他合拍,他能放手让部下去大施拳脚。

在拉姆斯菲尔德的主导下,几年时间中,美军的编制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冷战时代为了在中欧平原和苏军打世界大战而精心训练的重型装甲部队被大批裁撤,陆军在数量减少的同时火力增强,变得更轻便灵活、更致命,过去一个师的部队才能具备的作战能力,现在一个旅就能做到,但一个旅的人员和车辆要比一个师少得多,部署起来更加方便快捷;海空军人数虽然有所削减,但军费开支获得倾斜性照顾,新式飞机和军舰纷纷投入使用,总体实力得到加强。

拉姆斯菲尔德关闭了一批诸如冰岛这样的当年为了围堵和监视前苏联而设立的军事基地,并砍掉了一批冷战时代遗留下来的、迟迟没有成果的武器研发项目,如“十字军战士”自行火炮、“科曼奇”直升机等,这些项目被拉姆斯菲尔德指责为更适合和苏联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而这种战争永远不可能爆发了。节约出来的资金用以研发新型精确制导武器、无人机和网络战装备。拉姆斯菲尔德就任防长时,无人机才刚投入使用,15年后的今天,五角大楼如果离开无人机已经没法打仗了。

拉姆斯菲尔德认为未来不确定的冲突中,恐怖袭击是最可能的威胁,因此美军的情报搜集和特别行动的力量应该优先发展。当三军都在削减人员的同时,特种部队的编制和预算急剧膨胀,特种部队被认为在未来武装冲突中潜力巨大,无论是搜索并摧毁敌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是打反恐战争,特种部队都将是主力。

经过一番努力,新世纪的美军在拉姆斯菲尔德的一手设计下,变得更轻便、更灵活、更有威慑力,在接到白宫命令时,能够以比过去快得多的速度部署到位。当9.11事件爆发后,美军正是以特种部队为拳头,在海空军支援下迅速开赴阿富汗战场。

制订伊拉克战争方案时,拉姆斯菲尔德要求将军们必须转变思维,将技术的进步和美军编制、训练、作战思想革新的成果考虑进去,尽力发挥美国在技术上的优势,发挥新式武器系统更加精确、灵活、致命的长处。最终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没有再像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那样经过漫长空袭,而是以15万兵力和极小代价取得速胜,让全世界的军事评论家们都瞠目结舌,再次重温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句老话。

拉姆斯菲尔德:铁腕治理五角大楼 实现美军转型

美军推翻萨达姆后,拉姆斯菲尔德多次访问伊拉克,这个国家最终成为其仕途坟墓。

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中,以比海湾战争小得多的兵力,在很短的时间内干净利落地打垮了塔利班和萨达姆政权,同时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率先完成了信息化时代的军事革命,“转型设计师”拉姆斯菲尔德在其中的功绩引人注目。但同时,两场战争带来的武装冲突绵延至今,拉姆斯菲尔德在战争决策中被人指责为飞扬跋扈,刚愎自用。因为伊拉克战后冲突久拖不决且愈演愈烈,在体制内外早就不得人心的拉姆斯菲尔德面对千夫所指,最终于2006年底不得不黯然辞职。

拉姆斯菲尔德无疑留下了一份深刻且颇具争议的历史遗产,回顾他在国防部长任期内对历史的影响,既带来令人惊异的创新和变革,也有决策失误留下的灾难,无论好坏,他的遗产至今还在深刻影响着这个世界。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