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嘀嗒“抢跑”,成色几何?经营许可“隐忧未解”

2020-10-16 08:56:47   北京时间

近日,嘀嗒出行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拟于香港主板上市,但暂未披露募资规模。

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提供的数据,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出行占据国内市场份额的66.5%,为市场第一;出租车业务则在出行平台中排名第二。

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49亿元、1.18亿元、5.81亿元和3.10亿元,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0.97亿元、-10.68亿元、1.72亿元和1.51亿元。

尽管利润方面已经扭亏为盈,嘀嗒出行上市仍面临一些不确定因素,例如缺乏经营许可、车主私自运送货物、顺风车车主资质问题等。

未获经营许可

顺风车业务是嘀嗒出行的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从顺风车平台产生的营收分别为2770万元、7790万元、5.33亿元和2.73亿元,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56.6%、66.3%、91.9%及87.8%。

值得注意的是,嘀嗒出行的网约车业务尚未取得经营许可。今年2月27日,嘀嗒出行因跨城网约车、顺风车运营被约谈,相关部门要求嘀嗒出行全面暂停进出京跨城网约车、顺风车等业务,及加强对驾驶员的宣传培训。

北京市交通委2月28日表示,嘀嗒出行违反“疫情防控期间,暂停出入京顺风车业务”的要求,违规从事出入京顺风车业务,被要求立即整改、关停出入京顺风车业务。

北京市交通委还表示,检查中发现“嘀嗒出行”存在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违法行为。依据《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予以15万元的行政处罚。

此外,据黑猫投诉,贵阳一顺风车车主投诉称,今年9月2日,其按照嘀嗒平台正常接顺风车单,但是当地运管部门称属于非法营运车辆,并且扣押了该司机车辆,嘀嗒当时并未协助司机处理后续事宜。

上述车主提及的“非法营运车辆”,是否由于嘀嗒出行缺乏运营牌照所致?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出现问题后应由谁来承担罚款?在嘀嗒顺风车多地面临处罚的情况下,顺风车主、乘客权益如何得到保障?对此,时间财经多次联系嘀嗒出行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嘀嗒“抢跑”,成色几何?经营许可“隐忧未解”

来源:黑猫投诉

关于网约车业务的合规性,嘀嗒出行App解释称,嘀嗒顺风车是兼具合法性和先进性的共享出行平台。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有利于缓解交通拥堵和减少空气污染,城市人民政府应鼓励并规范其发展”,这是嘀嗒顺风车的根本遵循。

另一方面,嘀嗒顺风车却面临各类行政处罚。招股书显示,“有关机关的依据指称基于网约车服务的发牌制度,平台目前并无相关执照。顺风车平台累计曾接获77宗行政罚款,每宗罚款金额由人民币5千元至人民币3万元不等,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合共为人民币207万元。”

多次“送毒”?

时间财经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嘀嗒出行顺风车曾多次成为毒贩“运输”毒品的工具。

《袁思懿、徐瑞、王浩丞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9年8月29日,袁思懿在其所住的公寓内,通过网络将7.42克大麻叶贩卖给詹某,并用嘀嗒顺风车将大麻叶送至詹某处,被告人袁思懿从中获利人民币1200元。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9年8月9日,袁思懿通过网络将自制大麻油贩卖给被告人徐瑞,从中获利200元。证人王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接受证据清单及手机记录照片,证明2019年8月29日其在嘀嗒顺风车上接了一个客户的订单,订单的行程是从萧山某大厦停车场出入口到某酒吧,下单的女客户交给其一个白色包装的东西,收货方是一个男子,及行程、聊天记录等具体情况。同时,其能辨认出下单的女客户就是袁思懿。

《倪某某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经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5月18日中午,倪某某事先通过微信联系,欲以3600元的价格向购毒人员邹某某出售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并以微信方式向邹某某收取了毒资3600元、车费150元。

当日21时30分许,被告人倪某某通过“嘀嗒出行”网约车将藏有毒品甲基苯丙胺的咖啡色纸质礼盒交予网约车司机,送至本区南桥镇环城东路XXX号如家宾馆408号邹某某暂住处,被民警抓获,当场从携带的咖啡色纸质礼盒中查获甲基苯丙胺3.4克。

时间财经以“嘀嗒出行、毒品”为关键词检索发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共有8篇文书。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时间财经,毒贩借助嘀嗒顺风车运输毒品,应该是嘀嗒监管不力。顺风车司机要验货,否则承担风险。

嘀嗒“抢跑”,成色几何?经营许可“隐忧未解”

时间财经查阅发现,关于运送货物一项,嘀嗒出行App称禁止“物品托运”,但是此规则并未说明违反后果。

司机资质存疑

除去运营资质和运输货物的问题外,嘀嗒的顺风车车主资质审核也面临质疑。时间财经查询某二手交易平台发现,多位中介表示,即使车主不符合嘀嗒顺风车资质,也能注册成为顺风车车主。

时间财经联系其中一位中介,对方表示,150元注册嘀嗒顺风车主包过,什么问题都可以搞定,只需提供两张车辆照片、五张证件照片即可,“不存在查出来被封号的问题。”

嘀嗒出行是否存在顺风车车主注册漏洞?如果嘀嗒顺风车主可以花钱注册成功,那么碰到有问题的车主,如何保障乘客的生命安全?对此,时间财经多次联系嘀嗒出行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注册用户超过1.8亿,嘀嗒顺风车进入全国366个城市,注册顺风车主1920万名;嘀嗒出租车服务进入国内86个城市,平台上出租车司机数量为73.5万名,占全国出租车司机总数的26.4%。

闷声发财的嘀嗒出行,会成为“国内顺风车第一股”吗?拭目以待。(北京时间财经向雨)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