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趣睡科技创始人股权曾被代持,毛利率远逊同行

2020-09-16 13:37:01   时代周报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杨志鸿

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睡科技”)是一家专注于自有品牌科技创新家居产品的互联网零售公司。该公司主营家居、家纺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核心品牌8H在消费者群体中有较高知名度。
近期,趣睡科技创业板IPO申请已获深交所受理。
趣睡科技最初成立时名为成都英睿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雷军投资后便进行了更名。另外,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并未披露自成立至2017年初的历史沿革以及部分股东的增资详情,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等情形。报告期内,趣睡科技的产品销售主要依靠与自己有深厚“渊源”的小米平台,若小米平台调整自身政策或发生不利,恐对该公司的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就以上问题,7月21日,时代商学院向趣睡科技发函问询,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一、创始人股份曾被代持,信披疑点重重

趣睡科技的创始人为李勇,曾在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担任三水基地管理处科员,辞职后便先后去了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营销公司和广东美的制冷家电集团,分别担任办事处经理和销售分公司经理,后于2007年10月辞职。三年后,李勇在成都市全友家私销售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不过仅任职6个月。2015年1月至今,李勇任趣睡科技董事长、总经理。
招股书显示,趣睡科技成立于2014年10月,彼时名为成都英睿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夏卫平与陈林为股东,各自持有50%的股权。2015年1月28日,夏卫平退出,将40%股权转让给陈林,10%股权转让给陈亚强,陈林合计持有该公司90%的股份。
但实际上,陈林真实持有的股份仅4%,剩余86%均系替李勇代持,直至2015年5月15日,才将股权代持关系解除。其中,按李勇要求19%的股权转让给了李亮。值得关注的是,趣睡科技并未披露该股权代持的具体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趣睡科技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初,雷军旗下的投资基金“苏州工业园区顺为科技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顺为投资”)、“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金米”),以及京东系的“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京东数科)”皆为该公司的股东。顺为投资、京东数科及天津金米分别为该公司第二、第八、第十大股东。
还需留意的是,趣睡科技的招股书并未提及该公司2017年前的历史沿革,因此没有披露顺为资本、天津金米及京东数科出资额。但2015年5月,趣睡科技及创始股东(李勇、李亮、陈林、陈亚强、徐晓斌)便与顺为投资签署了《成都英睿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之股东协议》,约定顺为投资作为投资人股东享有特殊的股东权利。
经查询天眼查,顺为投资于2016年6月2日正式完成工商变更,成为趣睡科技的股东。有意思的是,同年6月23日,趣睡科技的曾用名“成都英睿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也变更为成都趣睡科技有限公司。本次变更,顺为投资持有趣睡科技30%的股份,具体投资数额未知。
但根据2015年5月媒体的报道,趣睡科技获得了顺为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
综上所述,趣睡科技在信披方面疑点重重。第一,李勇2007年10月—2010年11月及2011年7月—2014年12月,这两个时间段的任职经历为何没有披露?第二,趣睡科技成立之初(2014年10月)创始人李勇为何需要让他人代持股份?第三,为何不披露趣睡科技从成立至2016年12月这段时期的历史沿革?

二、线上销售占比98%,严重依赖小米系平台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趣睡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762.59万元、48031.25万元和55218.45万元,呈现出增长趋势。
从趣睡科技销售模式来看,该公司产品主要通过线上销售模式。报告期内,由线上渠道产生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年均超过98%。当前主要的线上渠道为小米系列平台(小米有品及小米商城)及京东平台。
但值得一提的是,2017—2019年,趣睡科技通过小米系列平台线上产生的收入分别为24248.51万元、38321.65万元和41709.7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8.84%、79.81%和75.56%。可见,趣睡科技的产品销售严重依赖小米平台。
除此之外,时代商学院还留意到,趣睡科技销售收入的质量或存在不高的情形。该公司称,其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在小米系列平台实现线上销售:一是公司产品在小米有品平台直接销售给终端消费者;二是公司产品销售给小米通讯,再由小米通讯主要通过小米商城销售给终端消费者。公司在小米商城平台通过B2B2C模式实现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40.86%、39.33%和26.56%。

趣睡科技创始人股权曾被代持,毛利率远逊同行

值得留意的是,小米平台系雷军实际控制,雷军又是趣睡科技大股东,而趣睡科技通过将产品销售给小米通讯从而确认的收入真实性如何?趣睡科技称,B2B2C模式分为入仓及直发两种模式,入仓模式下,电商平台客户向公司发出订单需求,公司向电商平台客户发货,公司每月根据电商平台出具的对账单确认收入。那么,该模式是否构成关联交易?关联方间的交易条件及收入是否公允?

另外,趣睡科技还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股东顺为投资与天津金米均为财务投资者。

不过,该公司的产品销售又严重依赖于小米平台,在天猫与淘宝平台上的产品销售相较于小米平台十分惨淡。时代商学院认为,小米平台对其实则更像战略投资者,对该公司起到流量导入与相应扶持的作用,那么,趣睡科技若不再得到小米平台的支持或小米平台调整自身的营销策略,趣睡科技在小米平台的销售是否还能有如此好的成绩?

有意思的是,2017年初,雷军实际控制的顺为投资及天津金米合计持有趣睡科技27%的股份,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但雷军似乎正在逐步“撇清”与趣睡科技的关联关系,以助其顺利上市:通过一系列转让后,顺为投资及天津金米合计持有该公司的股份仅剩12%(截至招股书签署日)。

三、毛利率远低于同行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趣睡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8.77%、29.77%和33.59%;而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均值分别为39.53%、38.07%和38.03%。可见,该公司产品的毛利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趣睡科技称,毛利率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主要是由于公司经营模式与可比公司存在较大差异所致。首先,公司所有产品均采取外包生产方式,自身不涉及生产环节,采购为产品成品采购;其次,公司以互联网销售为主,主要客户为C端消费者或电商平台,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要通过线下销售、ODM/OEM大宗业务为主,互联网销售占比相对较低,不同销售模式毛利率不同,亦对各公司毛利率水平有所影响。

时代商学院认为,趣睡科技自己并不生产产品,号称以“科技立业”为愿景,在产品研发中融入科技创新元素,但从该公司已获专利的情况来看,全为实用新型专利及外观设计专利。因此,趣睡科技更像是一家拥有外观设计能力的家居互联网营销公司。

但家居产品的核心是舒适度,长期依靠外观设计并不具有持续性,从当前部分趣睡科技用户的商品公开评论中,也可看见顾客较多不满的意见;另外,更重要的是,若小米减少对趣睡科技的扶持,该公司进行其他线上平台开发将需投入大量销售费用,届时,将致使利润进一步下降。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