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毛利急降还失去江淮大众控股权,江淮汽车未来在哪?

2020-09-16 09:46:37   投资者网

《思维财经·正经社》吕行

原本要迎娶富豪千金,婚礼现场却发现新娘成了自己后妈,而且两人的孩子还被对方拿去了抚养权。

这样狗血的电视剧情节,也成了股价炒作的一大利器上。当市场炒作江淮汽车(600418.SH)的二次混改并急速推高股价时,很少有局外投资者会想到,作为战略投资方的大众汽车,看上的并不是江淮汽车,而是通过参股其母公司,获得了其决策参与权,目的主要是控制合资公司江淮大众。

如此一来,江淮汽车股价的迅速回落,也就顺理成章。

失去江淮大众控股权

今年5月,大众汽车以10亿欧元获得江淮汽车的母公司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江汽控股”)50%股份,同时增持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股份,获得合资公司管理权,原本应该站在聚光灯下的江淮汽车,反而成了江淮大众的陪衬。

江淮汽车在7月发布公告称,江淮汽车方面将向江淮大众增资12.8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25%的股权;大众汽车将向江淮大众增资52.17亿元,持有合资公司75%的股权;完成认购后,江淮大众的总注册资本将从20亿元增加至73.56亿元。

毛利急降还失去江淮大众控股权,江淮汽车未来在哪?

江淮大众原股权分配

在实现控股江淮大众和提升股权比例后,大众汽车承诺,授予江淮大众4-5个纯电动汽车品牌产品,目标是在2025年生产20万-25万辆,在2029年生产35万-40万辆,预计届时总收入将分别达到300亿元、500亿元;在中国法律允许且取得许可的前提下,优先考虑在江淮大众生产大众B级车、C级车等插电混动汽车和燃油车。

《正经社》分析师认为,在这起股权变动中,大众汽车方面今后不仅可以直接参与江淮汽车的未来决策,还通过提高对江淮大众的股权比例,成为了继宝马汽车之后,第二家实现控股合资公司的外资车企。但亟需新车型补充产品线的江淮汽车方面,虽然没能实现市场炒作股价时流传的“利好”,表面看来却也并不亏,即便上述承诺针对的公司并不是江淮汽车,而是江淮汽车与大众汽车合资的江淮大众,但至少使用的是江淮汽车的生产线,同时,江淮汽车还能分到净利润的25%。

股价走势大起大落

早在2015年,江淮汽车就通过向母公司所有股东发行股份的方式,吸收合并了母公司,完成了整体上市,引入了建投投资与实勤投资两个新的战略投资者,身兼“引入战投、股权激励、整体上市”三大改革于一身。

然而,江淮汽车此后并没有实现高速发展,混改后所期望的资本与经营强强联合也没有到来,反而是销量连年下降,进而拖累了业绩。2018年,江淮汽车保持了20年的盈利史终结,这一年,亏损7.86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82%。

江淮汽车的股价也从2015年混改高光时刻的高点18.88元/股一路下跌,近两年来的时间里,多是在5元/股左右低位徘徊。

毛利急降还失去江淮大众控股权,江淮汽车未来在哪?

江淮汽车股价低迷的原因,除了受整个市场环境的影响,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汽车主业持续乏力:2018年汽车产量为46.41万辆,同比下降6.81%;2019年汽车产量为42.1万辆,同比下降8.9%。

此次大众汽车入股,让江淮汽车掀起了二次混改的炒作风潮,股价在今年5月一举突破两年来的瓶颈,最高冲到了12.45元/股。然而,这种利好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大众汽车入股江淮汽车母公司后,正式释放出来的信号与市场传言相去甚远。

市场传言认为,大众汽车将参股江淮汽车,会把部分大众汽车品牌下放给江淮汽车生产。然而现实却是,大众汽车入股的是江淮汽车母公司,并重点扶持合资公司大众江淮,且对江淮汽车的承诺主要围绕新能源汽车,而众所周知,大众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并不具有优势。

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来形容大众汽车入股江汽控股最为恰当。大众汽车宣称与江淮汽车会在电动车领域加深合作,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在资源倾斜上,大众汽车将直接越过江淮汽车投向江淮大众——拥有江淮大众控制权的大众汽车,并没有为江淮汽车脱困的义务。

因此,江淮汽车成为了江淮大众的嫁衣,在混改后并没有能够从大众汽车处获得更多切实的利益,反而由于股权的降低失去了对江淮大众的话语权。

随着混改炒作热情的消退,江淮汽车暴涨的股价也随之持续跌落到了7元/股左右,较此轮炒作的高位已经下跌了超过40%。

毛利急降还失去江淮大众控股权,江淮汽车未来在哪?

毛利率急降谁来帮

早在几年前,江淮汽车就先后跟蔚来汽车和大众汽车合作,代工生产蔚来汽车与大众多用途车辆。其原因在于,江淮汽车自主品牌销量大幅下降,造血能力严重不足,不得不寻找更多“外力”。

但江淮汽车拉外援的速度还是慢于自身下降的速度。江淮汽车宣称,2020年上半年,累计销售各类汽车20.94万辆,同比下降10.97%,具体来看,上半年江淮乘用车累计销量为5.15万辆,同比下降41.2%;商用车销量为13.5万辆,同比增长3.5%%;纯电动乘用车销售1.71万辆,同比下降56.22%。

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汽车销量为1025.7万辆,同比下降16.9%。其中乘用车销量为787.3万辆,同比下降22.4%;商用车销量为238.4万辆,同比增长8.6%。与同行业数据相比,江淮汽车乘用车销量下降更加剧烈。

销量惨淡也致使江淮汽车业绩随之退步。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9.41亿元,同比下降7.6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7亿元,由盈转亏,同比下降217.84%,基本每股收益为-0.08元,同比下降214.29%。

而在一季度,江淮汽车归属净利润为-3.56亿元,相比之下,第二季度业绩倒是有所改善。

但实际上并不是江淮汽车自身造血带来的净利润提升。《正经社》发现,江淮汽车二季度处置非流动资产进账1.7亿元以及获得4.8亿元的政府补贴,才使得上半年净利润不至于过于难看——扣除各种补贴带来的收益后,江淮汽车今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为-6.5亿元。

不仅如此,江淮汽车上半年毛利率为5.37%,跟2019年毛利率相比属于直接腰斩,且大幅低于行业15%的平均水平。毛利率的急剧下降,也显示出江淮汽车不得不通过大幅降价促销,才能实现车辆销售,从而给公司整体业绩带来了严重影响。

毛利急降还失去江淮大众控股权,江淮汽车未来在哪?

为了改变销量萎靡的局面,江淮汽车近两年大举发布新车,燃油车包括2019年的嘉悦A5和今年的嘉悦X7、X8,江淮大众旗下的思皓去年发布了首款新能源汽车E20X和今年发布了E40x、E50A。然而数据显示,嘉悦A5上市以来销量为2.82辆,E20X上市至今仅售出5393辆。

作为最早进军新能源领域的本土车企,江淮汽车却丢失了行业的爆发期机会。未来的最大炒作卖点之一,是已失去控制权的江淮大众将要推出的新车型。市场传言此前对二次混改掀起的炒作风潮,已沦为一地鸡毛。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