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自动驾驶测试员的日与夜:白天老司机 夜晚酒吧老板

2020-09-15 14:43:08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李静发自上海

31岁的程震正经历“双面人生”。

灯影摇曳、气氛微醺,每天晚上,他是随性的酒吧老板;但到了白天,他又化身沉稳冷静、一丝不苟的自动驾驶测试员。

这是他的非典型职场。年初,因疫情暴发,程震的酒吧被迫歇业,于是在3月,他通过严谨的选拔后,成为了一名自动驾驶车辆测试员,工作内容主要是对自动驾驶系统在实际路况的反应做出评估和反馈,帮助工程师解决自动驾驶车辆在实际路况中发生的问题。

“用自己的驾驶经验教这辆车真正可以做到无人驾驶。”9月9日,程震向时代周报记者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自动驾驶车辆的“老师”

“电脑是会出错的,所以人必须完美,不能出现任何错误。”这似乎与大众的常识相悖,但却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动驾驶行业。

“如果我们想要真正实现高级别的无人驾驶,就需要覆盖所有的场景才可以。而这些场景是必须让大量的测试员跟着自动驾驶车去路跑,去发现问题。”商汤科技高级研发经理李怡康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测试员的工作对无人驾驶技术的迭代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这是实现高级别无人驾驶的基石。”

“滴滴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员具有严格的入职和培训标准以及规范。最终录取率不足1%。”9月7日,滴滴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自动驾驶正在行进,行业需要更多“完美的老师”。

老司机转行

程震并非科班出身,也从未想过和自动驾驶汽车会结缘。

大学时期,程震学习的专业是食品安全与检测。毕业后,程震尝试做过摄影记者、食品安全检测员,和自动驾驶行业几乎没有交集。

但程震的确是“老司机”。2014年左右,程震在一直读书生活的临港开了一间酒吧,并且和朋友一起玩改装车,生活丰富多彩。

“当时我们在法规允许的范围内,给汽车做些改装,完成后就和朋友迫不及待地去试开,特别有意思。”回忆起那段时光,程震依旧很兴奋。

因此程震对汽车的零部件和构造都特别熟悉,再加上拥有丰富的驾驶经验,这成为了自动驾驶测试员的敲门砖。

今年年初,酒吧歇业期间,程震在招聘网站无意间刷到商汤科技招自动驾驶测试员,便前去面试。由于驾驶经验以及对电脑操作的熟练度都符合招聘需求,最终被顺利录取。

“当时是意料之外的。”程震坦言,玩改装车和做自动驾驶测试员不一样,玩改装车是给车的硬件做改装,而自动驾驶测试员是训练车辆行为,是做系统软件的训练,更有挑战性。

有意思的是,程震的这份新职业常常引起朋友们的好奇。“和我的朋友说起在做自动驾驶测试员,他们第一反应就是真的可以自动驾驶吗?到底工作内容是什么?总是激起大家一阵讨论。”程震说。

9月2日,时代周报记者面对面采访程震,他像往常一样要给自动驾驶车辆进行路测。他坐在副驾驶或车后座的位置,时而观察着自动驾驶测试车的行车状态,时而在手中的平板电脑上标注勾选,全程非常专注。

这样细致的测试工作,程震每天都在重复。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入职后,团队交给程震的第一个任务是保障车驾驶员。简单来说,就是开着车帮助自动驾驶车辆与其他车辆保持安全距离。

这项基础性的工作,程震并没有做多久,在不断培训中,他对自动驾驶车辆的认知能力快速体现出来。“我能很快理解测试需求,并且能够提出一些改进意见,很快适应了测试员。”程震说。

程震坦言,这份工作和当时入职的想象有很大区别。“我本以为是项很刺激的极限挑战工作,但实际上是要求沉稳严谨的工作。”

当一位“完美的老师”并不容易,他把自己的工作比作“打怪升级”。

在进行自动驾驶测试过程中,程震需要不断总结测试驾驶过程中自己所能察觉到的细微变化,凭借多年的驾驶经验,记录发生的问题,并反馈给工程师,让自动驾驶车辆更智能、更舒适。

在测试场,程震和同事要测试十字路口、行人闯入车道、道路障碍物等各种场景。并要保持精力充沛、反应敏捷。

这并不是机械劳动,机器是没有生命的,但人的想法和判断不是。

程震表示,安全第一是原则,但也不能过度反应,影响测试效率。程震会充分和工程师沟通,为每天的测试内容做准备。

“和工程师沟通的过程也充满乐趣。有些工程师虽然学历很高,但并没有开过车,或者驾驶经验不足,我们测试员捕捉到的内容,工程师可能并不理解,就会‘激烈’讨论,试图说服彼此。”程震笑着说,最后还是会找到最佳的改进方案,但过程太有意思了,大家都在思维碰撞。

短短5个月,程震感觉自己在自动驾驶测试员这个职业上找到了“另类”的刺激。

“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个过程非常有成就感,具有挑战。”程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你平稳的乘坐感受,是经过不断测试出来的结果,刚开始未经测试的车,可能会让乘坐者不舒服到吐出来。”

“目前来讲,自动驾驶汽车还是一个比较笨的孩子,需要更多的老司机一起来教它们,这些师傅在测试的过程中把经验传授给汽车,通过我们开发的一些测试反馈工具和工程师的改进,自动驾驶汽车才能越开越好。”李怡康如是说。

但如果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安全性提高了,测试员还有必要存在吗?会出现“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情况吗?

“不担心会被淘汰。”程震说,“自动驾驶系统更新迭代很快,比如在市区的驾驶场景、在高速的驾驶场景,都得通过反反复复的测试,这过程还很长。而且,自动驾驶汽车成熟后,更多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岗位会被创造出来。而我对计算机、对代码的理解都会提升,现阶段应该不断学习。”

队伍不断扩大

除了商汤科技之外,阿里、腾讯、百度、文远知行、滴滴出行等国内一批技术领先的科技企业都在加大自动驾驶方向的投入,自动驾驶测试员这一新职业被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

李怡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商汤科技有数十名自动驾驶测试员,而且数量还会不断增加。

目前,滴滴自动驾驶公司在全球共有100余位自动驾驶车辆测试安全员,年龄从20多岁到40岁不等。

9月4日,安徽省合肥市对外公布了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牌照。大众、江淮、百度、滴滴、商汤等12家企业获得路测牌照。

可以预见的是,自动驾驶测试员职业团队仍会不断扩大。

李怡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预计未来5年内,随着自动驾驶行业的发展及商业化前景逐渐明朗,无人驾驶公司需要更多的自动驾驶车辆去验证技术、跑通商业模式,届时自动驾驶测试员的需求肯定不断上涨。

正是在像程震这样的自动驾驶测试员的基础工作支持下,商汤科技研发了包括感知、分析预测、决策规划控制、无人车高精度定位能力等技术能力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实际上,自动驾驶测试员是自动驾驶领域一个入门工种:技术门槛低,招工人群范围广泛。看似神秘的自动驾驶测试员,实际上很多都是跨行业的人在做。

时代周报记者在boss直聘上搜索上海地区自动驾驶安全员/测试员职位,月薪普遍在7000—1万元。其中,滴滴给出的月薪为7000—1万元,发放15薪;小马智行则为8000—1万元。

“我的同事来自各行各业,有几名此前是传统车厂的新车测试员,也有的是滴滴司机,但共同的特征就是驾驶经验都很充足。”程震说。

9月2日,曾在传统车厂广汽菲克做新车测试员的“老司机”程江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前在传统车厂,测试新车会去一些高寒、条件极端的环境。现在自己做自动驾驶测试员,尽管看上去没有那么刺激,但测试内容更有挑战。

时代周报记者从滴滴了解到,今年33岁的李鹤曾经是一位从业3年的公交司机,经过两个多月的理论和实车培训,已经成为自动驾驶测试安全员的李鹤,感觉自己“进化”了,成为自动驾驶系统的一部分。

李怡康坦言,技术迭代过程中,仍需要大量不同层次劳动力的参与,尤其是在自动驾驶这样一个庞大的工程中,不是简单的一群博士可以搞定的,需要各行各业、各个工种的配合。

不过,这项工作虽然门槛相对较低,但依旧需要大量的培训和考核。

“一般而言,需要具有多年驾龄,且在入职之后需要经过为期一到两个月的理论教程培训和实车培训、考试,比如防御性驾驶、自动驾驶系统、一些高效沟通的方式和词语。理论考试和实车考试均通过后,才能正式成为自动驾驶测试员。”上述滴滴相关负责人介绍称。

在李怡康看来,自动驾驶测试员不仅需要丰富的驾驶经验,还需要沉稳的性格、敏捷的反应以及对新鲜事物的热情。

“测试员的职业会长期存在。”上述滴滴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自动驾驶大规模应用落地需要较长时间的探索,有些路段可能在很长时间内都无法实现无人驾驶。

如今,程震正在学习一些编程语言,同时也接触到ADAS高级辅助驾驶的车辆测试。在他看来,自动驾驶测试员需要更强的学习能力,才能拥有源源不断“打怪升级”的本领。

在程震的职业生涯里,这份新工作带给自己的可能性,还有很多。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