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华英农业董事长增持食言 “全球鸭王”流动性承压

2020-09-15 14:41:04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陶书宁发自上海

两年前,华英农业(002321.SZ)董事长曹家富带头作出增持承诺。然而,这一增持计划两度延期,迟迟未能落地。如今再次临近截止时限,市场等来的却是终止实施增持的公告。

9月9日,华英农业公告称,近期收到公司董事长曹家富、副董事长兼常务副总经理闵群共10名人员(以下简称“增持方”)递交的《关于终止增持公司股份的通知》。

另外,在增持计划拟定实施期间,原增持方之一,原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杜道峰辞任,未再参与前述增持计划。

对于终止实施增持计划的原因,华英农业称,鉴于目前资本市场环境、经济环境以及融资环境等客观情况已发生较大变化,经审慎研究和考虑,增持方决定终止增持计划未实施部分。

9月13日,一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此次终止增持或许还与华英农业业绩恶化有关。

虽然贵为“全球鸭王”,但华英农业近年来的业绩始终不温不火,且有恶化趋势,更因扩张导致流动性捉襟见肘。

9月11日,接近华英农业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为解决当前问题,华英农业已经采取一些措施,“计划引进一些能够缓解资金压力或实现产业协同的外部资源”。

业绩表现平平

公开资料显示,华英农业主营种鸭/鸡养殖、孵化、禽苗销售、饲料生产、商品鸭/鸡屠宰加工、冻品销售、熟食、羽绒及羽绒制品生产和销售等业务,其养殖历史可追溯到1991年。

这一年,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带来了一批中、英两国贷款合作的项目,其中包括3个樱桃谷鸭养殖项目,位于河南信阳市的潢川县争取到了其中一个。

利用英国政府的贷款,潢川县迅速组建了全民所有制企业,并取名为“华英”。

此后20年,华英农业以潢川为中心迅速扩张,从“中国鸭王”“亚洲鸭王”一路做到“世界鸭王”,并于2009年12月登陆深交所,潢川县财政局一直是其实际控制人。

公开报道称,由于养殖华英鸭,潢川20万农民得以脱贫,在这个只有80多万人的县域堪称奇迹。在全国禽业界,华英农业“公司+基地+农户(小区)”的创新商业模式也备受推崇。

尽管获得诸多荣誉,但华英农业历年的业绩却表现平平。即便在禽类养殖企业盈利水平普遍偏高的2019年,公司反而成为该年家禽业上市公司中唯一亏损的企业。

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华英农业实现营业收入55.18亿元,同比增长3.16%;实现净利润-0.52亿元,同比下降143.99%;实现扣非后净利润-0.8亿元,同比下降220.55%;实现现金净流量6.58亿元,同比下降50.98%。

“去年肉鸭的整体行情是比较好的。年初时,肉鸭的价格是个低点,之后就一直在涨价,到四季度的时候才有所下降。”9月11日,一肉鸭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针对深交所提出的“在营业收入增长而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现金净流量均大幅下降”的质疑,华英农业在《关于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回复称,最主要的原因是毛利率下降,营业成本增长幅度远高于营业收入增长幅度。

实际上,华英农业营业成本高企的问题由来已久。财报数据显示,2006年,华英农业营业收入尚为6.42亿元,而到2019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55.18亿元。与此同时,其营业成本也从6.32亿元增长到54.68亿元。

“公司的三费比较高,另外公司管理的效率确实比较低。”前述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道。

“公司目前面临的问题还包括盈利能力下滑。销售净利率近几个季度持续不见好转,去年四季度以来更是转为亏损状态。”前述私募人士指出。

进入2020年,华英农业业绩持续转恶。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养禽业陷入低谷,全产业链情况恶化明显。2020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英农业实现营业总收入13.5亿元,同比下降48.5%;实现归母净利润-3.5亿元,同比下滑714.81%。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13.9%,同比降低20.9个百分点,净利率为-29.2%,同比降低31.6个百分点,而扣非净利润更下滑1292.99%至-3.31亿元。

公司对此解释称,各类产品销量较去年同期减少、销售价格下降造成营业收入大幅减少。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鸭苗和毛鸭的价格受鸡的影响较大。“去年鸡的行情比较好,市场开始释放产能,今年鸡的价格下滑严重,鸭的价格也跟着走低,公司对(产)量做了控制。”

短期偿债能力承压

除了经营能力不见改善,华英农业还面临着较大的短期债务压力。

华英农业在2019年年报中提到,公司受去杠杆等宏观策略影响,遭遇信贷紧缩,资金紧张,引发多起债务纠纷。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华英农业6月15日发布的累计诉讼、仲裁案件情况及8月8日发布的补充公告统计,2019年6月1日至2020年6月1日,华英农业及其子公司累计诉讼案件共计89起,涉案金额合计9.25亿元。

其中,作为被告、被申请人、被执行人合计76起,涉及融资租赁纠纷15起,保理租赁纠纷4起,借款纠纷8起。

截至6月15日,已审结和撤诉的诉讼案件有62起,涉案金额8.29亿元,占涉案金额总数的97.42%,华英农业及其子公司已累计向债权人支付了约2.5亿元。

“2016年开始,华英农业利用部分融资租赁和保理资金在屠宰端实施了一些上下游企业兼并业务,投入了较大资金,但此类融资款项还款周期较短,期限错配。加上这两年行情不太好,投资回报率很低,不能覆盖到期债务。另外,这些债务集中到期,对公司流动性压力比较大。”前述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财报显示,近五年,华英农业的流动负债分别为32.83亿元、31.57亿元、44.11亿元、54.58亿元、45.90亿元,占合计负债比分别为95.74%、90.88%、85.02%、89.93%、85.93%。

另据华英农业披露的流动资产值计算,近五年,公司的流动比率(流动负债/流动资产)分别为92%、120%、118%、112%、88%,速动比率(速动资产/流动负债)分别为77%、100%、94%、91%、66%。

一般而言,企业流动比率要达到2,速动比率要达到1才比较安全。“公司在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现金比率等指标上逐渐恶化,而这个比率离健康水平也相离甚远。”上述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据前述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华英农业管理层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公司在想办法让主营挣钱,提升经营效率,包括减员增效,对内激励,与子公司的管理层建立保证金制度等,从内部激发他们的潜力,让项目落到实处。”

从公司现金流量表来看,华英农业已经在薪水方面采取措施。2019年二季度,公司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1.028亿元,而到了四季度,这一数值变为5991万元。

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华英农业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269.18万元,董事长、董事会秘书曹家富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8.8万元;董事、总经理汪开江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1.98万元;财务总监杨宗山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20.8万元。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