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獐子岛造假案被指“影响极坏”,上半年负债率超96%

2020-09-15 09:28:40   北京时间

一年内待偿有息债务超22亿。

近日,证监会在官网公布,将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獐子岛”)相关证券违规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对于獐子岛财务作假一事,证监会表示,“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依法应予严惩。”

2020年6月,证监会调查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彼时,证监会曾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包括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该公司原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等。

通报信息显示,獐子岛还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獐子岛案是证监会采用高技术手段查处的一个典型案例,而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使得獐子岛财务造假案升格为刑事案件。”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孙宏臣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据《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针对调查进展等问题,时间财经致电獐子岛董秘办办公室,相关人员表示,需反馈后给予进一步答复。截至发稿,时间财经未获回复。

一年内待偿有息债务超22亿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行政处罚还曾披露监管层动用卫星定位、计算机技术等高科技手段复原獐子岛真实的扇贝等采捕养殖数据,从而最终认定獐子岛存在财务造假行为。2014年,獐子岛突发公告称扇贝“跑路”,导致当年三季度业绩巨亏7.63亿元。随后不到6年时间,利用自身深海养殖难以核查存货等特点,獐子岛再次上演“扇贝死了三次,跑了一次”的戏码,涉及金额上亿元。

官网资料显示,始创于1958年的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公司曾被誉为“海底银行”,200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上市后的前几年,獐子岛曾慷慨分红。公告信息显示,2006年至2013年,共分红8次。这8年间,獐子岛合计实现净利近18亿元,但分红总额达到11.4亿元,8年综合分红率达到63%。其中,獐子岛2012年的现金分红金额为2.13亿元,为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201.87%。

但2014年后,獐子岛未分配利润持续为负,2014年-2019年分别为-6.87亿元、-9.30亿元、-8.50亿元、-15.73亿元、-15.41亿元和-19.33亿元。至2020年6月末,獐子岛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18.9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6.23%。

此外,截至2020年上半年,獐子岛短期借款合计19.64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90亿元。也就是说,獐子岛一年内面临兑付的有息债务达到22.44亿元。但账面上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獐子岛货币资金为5.62亿元,存货下降9.88%至6.25亿元,扣除存货后的流动资产也只有10.53亿元。

对于今年上半年存货下降原因,獐子岛在财报中解释为2019年末底播虾夷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核销产品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较大。而针对投资者关于公司扇贝为何大量夭折的问题,在今年5月举行的獐子岛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獐子岛公司时任董事长、总裁吴厚刚再将“锅”甩给了扇贝。

吴厚刚表示,“近期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大量损失,是海水温度变化、海域贝类养殖规模及密度过大、饵料生物缺乏、扇贝苗种退化、海底生态环境破坏、病害滋生等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獐子岛造假案被指“影响极坏”,上半年负债率超96%

2019年年报再收问询函

獐子岛扇贝跑路时点与獐子岛业绩存在相关性。据证监会调查信息显示,2016年,獐子岛公司实际采捕的海域面积比账面记录多出近14万亩,这意味着实际的成本比账面要多出6000万元人民币,这6000万元成本都被獐子岛公司隐藏了起来。

不仅如此,证监会调查还发现,獐子岛部分海域在2016年底重新进行底播,根据獐子岛成本核算方式,重新底播区域的既往库存资产应作核销处理,又涉及库存资产7111万,需计入营业外支出形成亏损,但獐子岛公司并未将其纳入财务核算中。2017年,獐子岛再宣称扇贝跑路和死亡,借此消化掉前一年隐藏的成本和亏损。这种把2016年成本和损失移转到2017年的做法,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

通过上述多种方式,獐子岛在2016年实现归母净利0.80亿元,而证监会认定该公司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2017年,獐子岛继续亏损7.3亿元。这表明,如果不是财务造假,獐子岛从2014年至2017年度,将连续亏损四年,公司或已在2018年被退市。

对此,证监会表示,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自2014年出现“扇贝跑路”事件之后,獐子岛公司业绩呈现出一年亏损一年盈利特点,2015-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43亿元、7959万元、-7.23亿元、3211万元。直至目前,獐子岛公司这种模式仍在继续。2019年,獐子岛营收达27.29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321.41%为-3.92亿元。但据2020年8月28日公司半年度业绩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獐子岛归母净利润扭亏为盈,盈利约3997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约2359万元,同比上升269.46%,基本每股收益盈利0.0562元,同比增长269.28%。不过,今年上半年獐子岛扣非净利润为-8166.30万元,同比下降144.73%。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獐子岛此前发布的2019年年报,深交所曾分别在今年5月连发两份问询函,除要求年审会计师及两位签字会计师说明是否存在协助公司规避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外,监管层还关注到獐子岛合计7054.94万元的长期资产所产生的净现金流量或者实现的营业利润不佳,存在资产减值迹象。截至2019年末,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期末余额仅为166.82万元,同比下降99.57%。而在多次延期后,獐子岛公司目前仍未就深交所问询函做出全部答复。

此背景下,公司高管层变动频繁,仅财务总监一职,从去年12月至今年7月的8个月时间内,獐子岛公司已更替勾荣、刘勇、刘坤、姜玉宝4人。今年6月25日,獐子岛公告原董事长吴厚刚、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证券事务代表张霖女士一同辞职。7月3日,公司公告财务总监刘坤辞职。7月20日,唐艳被选举为獐子岛公司新任董事长。9月9日,公司公告总裁助理、人力资源中心总监刘中博辞职。

此外,獐子岛于2019年12月公告表示,放弃海况相对复杂的海域约150万亩,以节省成本和费用。2020年上半年,公司出让广鹿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处置了中央冷藏部分股权以及废旧闲置物资等。另外,獐子岛半年报还提到,会积极探讨债转股方案,并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除虚增或虚减巨额公司利润外,獐子岛还涉嫌虚构公司重大事件。这些虚假信息在证券市场上产生极坏的影响,导致獐子岛的股价暴涨或暴跌,严重损害广大股票和证券投资者的利益,獐子岛仍需要赔偿投资者损失。”孙宏臣律师表示。(北京时间财经武竹一)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