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复星系再投7.5亿 能解金徽酒的顽疾吗?

2020-09-15 09:20:51   酒讯

原标题:酒讯深度|复星系再投7.5亿 能解金徽酒的顽疾吗?

李易/文

9月7日晚间,金徽酒发布公告称海南豫珠拟要约收购金徽酒约4058万股股份。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收购人海南豫珠及其一致行动人豫园股份最多持有公司38.00%的股份。此时距离上一次的收购还不到4个月的时间。

对此,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对酒讯表示,长期来看,资本的介入必然会推动金徽酒的竞争力提升,对于其正在进行的高端化与泛全国化布局有着积极意义。

近年,金徽酒也在向高端酒市场靠拢,但今年上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金徽酒营收、净利润均出现两位数的下滑。复星系的到来,能否为金徽酒带来新的推动力?

复星系再投7.5亿 能解金徽酒的顽疾吗?

四个月后再增持

这是复星系半年内对于金徽酒的第二次股权收购。

据金徽酒的公告,本次要约收购系部分要约,要约价格为 17.62 元/股,所需最高资金总额7.15亿元。9月7日,金徽酒股价报收18.2元/股,仍高于本次要约收购价格。

受此消息影响,9月8日,其他白酒上市公司股价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时,金徽酒涨1.54%,报收18.48元/股。

此前的5月28日,金徽酒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亚特集团与豫园股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以 12.07 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 1.5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9.99998%,交易总价款18.37亿元。8月3日,这一转让刚完成过户登记。

金徽酒相关负责人对酒讯表示,复星通过豫园收购金徽酒股份,成为金徽酒控股股东,是其对于白酒产业未来发展和金徽酒基本面的看好。在前期的尽调和沟通过程中,复星、豫园对金徽酒目前的发展战略、管理方式、企业文化都比较认可,目前还未提出具体的指导。

公开资料显示,豫园股份的前身是豫园商场,于1987年获批成为上海商业系统首家股份制企业。2001年,复星入股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5月25日,金徽酒收报13.03元/股,此时股价正值阶段性低估,5月20日盘中触底至11.39元/股。5月28日至今,金徽酒的股价从13.64元/股涨至19.38元/股,区间涨幅近40%。而豫园股份手上的1.52亿股份,已经溢价8亿元。若从工商登记算起,豫园股份则赚了超过2亿元。白酒板块的崛起加上豫园股份的收购,确确实实地给金徽酒的股价打了一针鸡血。

不过,在整个板块内,金徽酒的表现并不亮眼。与2020年3月份初相比,截至9月14日,金徽酒的股价涨幅32.74%,同期,贵州茅台涨幅达67.80%,五粮液上涨90.78%,泸州老窖上涨95.78%,酒鬼酒涨幅则高达183.08%。

复星系再投7.5亿 能解金徽酒的顽疾吗?

为钱还是为权?

在这样的行情之下,复星系再度“加码”金徽酒是为何?

针对市场推测的“为后期增发做准备”的可能性,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酒讯表示,除非增发间隔较长并撬动股价出现明显的价差,否则复星完全可以在定增的时候再参与。复星的投资策略是选择相对中游的企业,通过向其输出资本和管理,释放企业的潜在价值以获取更高投资回报,但实际上以往的成绩都不甚理想,特别是在消费端品牌方面。

沈萌同时也表示,复星加大对金徽酒的投入,是希望借助白酒行情实现更好的投资回报,但是对于金徽酒的业务助力可能不大。

据金徽酒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金徽酒实现营业收入7.12亿元,同比下降12.6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亿元,同比下降10.93%。从规模上看,金徽酒7.12亿元的营收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第16位,后排是已经掉队的金种子酒、青青稞酒、和ST皇台。

对于业绩下滑的问题,金徽酒向酒讯表示,公司已经采取了措施,包括疫情期间公司通过提供防疫物资、消化渠道库存,以及开展各类营销活动、开发新品、对原有产品提价等。从今年4月开始,金徽酒的销售已经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认为,作为西北地区的区域名酒,金徽酒在品牌化与品质化时代有着先天的优势,复星资本的进入也正是看重了金徽酒的增长潜力,长期来看,资本的介入必然会推动金徽酒的竞争力提升,对于其正在进行的高端化与泛全国化布局有着积极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金徽酒公布《五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9-2023)》,并与9名核心管理团队成员签订了《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公告显示,包括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志刚,董事、副总经理廖结兵在内的高管团承诺,金徽酒2019年至2023年的目标营收分别为16.2亿元、18.3亿元、21亿元、25亿元、30亿元,扣非后净利分别为2.8亿元、3.2亿元、3.8亿元、4.7亿元、6亿元。

从2019年的业绩看,16.34亿元的年营收擦线达标,2.69亿元扣非后净利与既定目标有约1000万元的差距。2020年的新冠疫情黑天鹅,再度加深了五年战略的压力。复星系的加码能否给金徽酒带来积极的变数,目前也仍未可知。

复星系再投7.5亿 能解金徽酒的顽疾吗?

高端化、异地拓展之困

白酒行业的两极分化,让越来越多的酒企布局高端市场,金徽酒也不例外。

金徽酒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该公司低档、中档、高档产品营业收入分别为0.42亿元,9.04亿元、6.72亿元,营业收入分别较上年同比增长-20.33%、2.93%、26.42%。可以看出高档酒的增速最为迅速。

不过,金徽酒目前仍然以中档酒的营收贡献为主。酒讯梳理了解到,自2016年至2019年,金徽酒中档产品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58亿元、8.61亿元、8.78亿元、9.04亿元。同期,高档产品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27亿元、4.03亿元、5.32亿元、6.72亿元。

高档白酒营收增加的同时,营业成本也在大幅增加。以2019年为例,高档白酒的营业成本比上年增加33.92%,显然,高档白酒的市场拓展,需要大量的投入。

成本增加必然束缚了盈利能力的成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金徽酒的销售毛利率从63.01%跌至60.72%;销售净利率则从18.98%下降到16.56%。到了2020年上半年,这两项指标分别为61.31%、16.89%。在高端市场拓展和维持盈利能力的问题上,金徽酒还有一段时间需要探索。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是,作为区域性酒企,金徽酒如何进行异地拓展也是一大挑战。根据金徽酒的《五年发展规划(2019-2023)》,计划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30亿元,拓展目标主要放在西北市场。

数据显示,金徽酒2019年营收16.34亿元,在甘肃东南部的营收为6.03亿元,占当年酒制造业务总营收的37%,增长最快的是其他地区,营收2.09亿元,同比增长62.79%,甘肃西部营收1.25亿元,同比增长16.74%。其他地区的营业成本同比增长64.33%,甘肃西部的营业成本同比增长36.77%,增长幅度均高于营收。

蔡学飞向酒讯表示,由于品牌力的局限性,金徽酒确实存在着异地拓展困难的问题,但是发展的看,西北市场竞争强度较低,缺乏领导品牌,金徽酒长期的中高端定位与相对雄厚的企业实力都是区域内其他酒企无法比拟的,因此,机遇大于挑战。难题则是在一线酒企与区域酒企的双重挤压态势下,如何实现产品结构的升级。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