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风暴”中的柯达:胶卷巨头转型制药 三大问题待解

2020-07-31 09:02:32   财联社

《科创板日报》(特约记者朱洁琰),昔日胶卷巨头伊士曼柯达公司(Eastman Kodak),在历经转型失败破产之后,这两天借着它制药企业的新身份焕发新生。

美国时间7月28日,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DFC)与柯达共同宣布,前者向柯达公司提供7.65亿美元的贷款,以支持推出柯达制药业务部。这个新部门将生产用于仿制药的“起始原料”和“原料药(活性药物成分)”。

据悉,这是美国政府依据《国防生产法》下发的首笔此类贷款。美国有关部门称,美国包括抗新冠病毒药所需的25%原料药都将在柯达制药部门生产出来。

这则消息直接点燃柯达股价,公司股票隔夜放量上涨,股价飙升203%。7月29日美股盘中,柯达股价再度飙升650%以上,创7年来新高。不过暴涨之后又迎暴跌,柯达涨幅快速回落至260%,盘中更是触发了20次熔断。当日截至收盘,柯达报33.2美元/股,涨幅318%。美东时间7月30日早盘,柯达股价高开逾20%,随后低走,截至发稿前,报35.18美元/股,涨5.96%。

“风暴”中的柯达:胶卷巨头转型制药 三大问题待解

图|柯达股价波动图

柯达有没有做全美25%原料药的能力?

据柯达首席执行官吉姆·康坦扎介绍,柯达制药公司一旦开始运作将有能力生产25%的原料药用于非生物、非抗菌、非专利药品。他还表示,制药原料生产业务将占到公司整体业务的30%至40%。

做胶卷的柯达要做药品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还要生产全美25%的原料药,这到底有没有可能?

其实探其究竟,这场转型并非毫无逻辑可言。

《科创板日报》记者翻阅柯达官网发现,柯达的业务中包括特种化学品、医疗成像等。据报道,柯达还于今年4月向纽约供应异丙醇,用于生产免洗洗手液来抗击新冠病毒。

“风暴”中的柯达:胶卷巨头转型制药 三大问题待解

图|柯达工业解决方案,来源:柯达官网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柯达就曾涉足医药行业。据媒体报道,柯达于1988年用51亿美元收购了药企斯特林(Sterling Drug Inc.),生产包括阿司匹林和其他处方药等。但在1994年柯达就将医药业务以29.25亿美元打包出售给了SmithKline Beecham(后与葛兰素威康合并成为葛兰素史克)。

与此同时,还不得不提柯达昔日的最大竞争对手富士胶片,该公司从1986年就陆续收购医药公司。富士2019财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在医疗保健及高性能材料业务上实现营收93.9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44.2%。

富士胶片在医药领域的发展也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柯达转型的可能性。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柯达拥有庞大的工业设施,包括1600万平方英尺的制造空间、实验室、仓库和办公室、88个批量生产反应堆,现场发电厂和蒸汽供应,在有机化学制造方面拥有较长时间的经验。单纯以设施预计,柯达确实能够生产美国仿制药所用原料药的25%。

不过,纽约咨询公司PharmaVantage指出,制药公司在向美国FDA申请批准新药上市时,必须指明使用的是哪个原料药供应商,而FDA可能需要10个月或者更长时间才能批准一个新的供应商。

毋庸置疑的是,柯达后续还要面临诸多挑战。

为什么被美国政府选中?

即便柯达具备生产原料药的能力,但其依旧无法与专业的药企比肩。美国政府给柯达的这笔7.65亿美元的贷款,实际是出于本土制药业被卡脖子的危机感。

因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制药行业供应链受到了巨大影响,而美国尤甚。机构数据显示,在美国原料药的供应版图中,来自美国本土的占据28%,紧接着是欧盟(26%)、印度(18%)、中国(13%)。而且,许多美国进口的非国内公司生产的处方药中也含有中国生产的原料药,即最终到达美国患者手中来自中国原料药按体量计算所占比例可能会更高。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3月就提出一项法案,拟限制中国生产的原料药在美国药品中的比例。

特朗普亦提出了将制药业带回美国的愿景。按照特朗普的说法,柯达能够以“既有成本竞争力又环保的方式制造原材料”。

其实,美国这样的做法也并非孤例。今年2月,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宣布两年之内将其欧洲现有的六个原料药生产基地重新整合并打造成为全球第二大原料药公司,这显然也是感受到了对来自亚洲原料药过分依赖的危机。

破产、转型,柯达这次能行吗?

被美国政府选中的柯达,曾经历过辉煌,而后没落破产,又多次转型无果。

提及柯达,更多人想到的仍是相机胶卷,成立于1888年的柯达因为生产出第一部傻瓜型胶卷相机而一举闻名。全球胶片销量在2000年达到顶峰,后受到数码的冲击,胶卷的需求以每年10%的速度不断下降。

富士胶片总裁敏锐得感觉到了,“巅峰背后总是隐藏着一个危险的山谷。”但后知后觉的柯达就一路看着公司利润暴跌,仅仅4年,从2004年开始柯达就陷入亏损。到2012年,柯达正式申请破产保护,辉煌过往终成云烟。

2013年柯达退出破产保护、重新融资上市,也开始了自己的“跨界”之旅。

柯达于2015年推出SP360运动摄像机,对标GoPro;2016年推出自己的第一款智能手机,售价3000多元;2017年尝试做艺术杂志,进军时尚圈。但这些转型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柯达转型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在两年前,2018年公司宣称将和Wenn Digital合作发布柯达币,并称柯达币是“一种以图片为核心的加密货币,将助力摄影师和代理机构在图像版权管理上有更多的控制权”。乘着区块链的“东风”,柯达火过一阵,但后又再度沉寂。

如前文所述,如果此次转型成功,制药业务有望贡献柯达营收的30%至40%。但柯达究竟能否实现这场至关重要的革命,这会是昙花一现的美好,还是涅磐重生的机遇?

《科创板日报》将持续关注事件后续发展。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