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或成华为“救火队员” 联发科、紫光展锐实力如何?

2020-05-23 10:30:07   科创板日报

《科创板日报》(上海,研究员何律衡)讯,周五(22日),据日经亚洲新闻报道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华为正与联发科、紫光展锐就采购更多芯片事宜开始磋商,有意将两者的芯片作为替代产品,以避免未来可能发生的芯片断档,维持其消费电子业务的继续运营。

对此,联发科最新回应称:联发科和国内多家手机厂商都有良好且长期的合作关系,不管面对哪一家合作伙伴,公司都是致力于芯片性能的研发,以助力终端用户能以亲民的价格享受到高端甚至旗舰机种才能带来的用户体验,从而推动5G移动应用体验的普及。

紫光展锐方面,则尚未对此事置评。

虽然两家公司最终能否成为华为的“救火队员”,目前尚未可知。但鉴于两者的江湖地位,仍有必要对其近期动态做一番了解。

联发科:进入华为中低端供应链天玑1000+引业内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联发科成立于1997年,总部设于中国台湾地区,是仅次于高通的全球第二大移动芯片制造商,合作厂商包括三星、小米等知名大厂。

在今日因与华为的“绯闻”受到集体瞩目之前,联发科在本月早些时候,就以旗舰5G SOC天玑1000+芯片收获了一波关注。

据官网介绍,天玑1000+搭载联发科5G UltraSave省电技术,平均功耗较同级竞品低48%,5G功耗表现堪称全球第一。同时,不仅支持全球领先的5G技术,包括5G双载波聚合、全球第一且是目前业内唯一支持5G+5G双卡双待的芯片。

上月末,联发科发布一季报显示,该季度合并营收为新台币608.63亿元(约合人民币143.7亿元),超出此前业绩指引,同比增长15.44%;实现净利新台币58.04亿元(约合人民币13.7亿元),同比增长69.9%。

董事长蔡明介此前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指出,去年联发科投入研发费用首次突破600亿元新台币,达到630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49亿元),营收占比达26%,均创新高,在中国台湾上市公司名列前茅。统计资料显示,联发科近五年研发费用已达2830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671亿元),远超过蔡明介此前提出五年研发费用冲2000亿元新台币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联发科目前为三星、OPPO、vivo和小米的主要手机芯片供应商,并且已经为华为的中低端4G智能手机提供芯片。据《科创板日报》,华为现在还希望购买联发科中高端5G手机芯片,此前华为高端手机仅使用自己设计的芯片。

紫光展锐:大基金二期加持与华为“剪不断理还乱”

对于投资者来说,紫光展锐虽然尚未上市,却早已是大部分人心目中“明星股”的预备选项。

月初,《科创板日报》记者从供应链得到消息,国家大基金二期和上海集成电路基金对紫光展锐的合计45亿投资,近期已完成协议签署。由此,紫光展锐也成为大基金二期首个投资项目。

据了解,紫光展锐是不仅是国内仅次于华为海思的第二大国产芯片设计厂商,同时也是全球公开市场上的第二大基带芯片厂商。在当下关键的5G领域,也是全球仅有的五家能够提供5G芯片的厂商之一。

今年以来,紫光展锐联合各大手机厂商,推出多款5G产品。在今年2月举行的线上发布会上,公司透露,2020年将有数十款基于春藤V510芯片的5G终端实现商用。

上月20日,紫光展锐联合海信推出首款5G手机F50,搭载紫光展锐虎贲T75105G芯片。据悉,紫光展锐下一代终端预计将搭载虎贲T7520,属于SoC集成5G芯片,制程工艺6nm,性能可能相当于华为麒麟810芯片,与高通骁龙765G持平。

在此次华为事件中,更加耐人寻味的是紫光展锐与华为“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据《科创板日报》此前报道,紫光展锐目前的高管团队,多人均有华为海思背景。紫光展锐现任CEO楚庆于2018年11月加入紫光展锐,此前是华为海思半导体首席战略官、技术副总裁。

除了4月22日宓、杨、黄三位之外,包括周晨(执行副总裁)、孙滇(营销管理部负责人)、陈雨风(首席运营官)和王呈(公关部副总裁)等人,清一色都是华为海思出身。

针对此次“绯闻”,虽然三方都尚未给出明确的回复,但对于可能的合作,已有分析人士和行业高管表示不看好,鉴于联发科、紫光展锐均同时为其他手机厂商提供芯片,采用竞争对手的芯片产品可能会损害华为的竞争力。

无论三方的合作是否成真,又是否能够真正救华为于水火之中,可以肯定的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没有一家中国半导体企业能够置身事外。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