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疫苗研发遇阻,康希诺股价闪崩,市场反应过度了吗?

2020-05-22 14:16:33   科创板日报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徐红),20日,港股康希诺(06185.HK)盘中走出惊险一幕,午后突然“高台跳水”,直线下挫逾20%,随后跌幅收窄,当日报收214港元/股,跌13%。受此影响,港股生物医药B类股亦集体跟跌。

很快,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康希诺这是怎么了?”在记者朋友圈,有投资人在第一时间问道。与此同时,还有人给记者发来了消息。

事实上,受公司将与全球领先纳米药物开发制造商—加拿大Precision NanoSystems公司合作开发mRNA核酸疫苗消息影响,康希诺股价在20日早盘还一路走高,并创下历史新高。

不过,这一天,还有另一条消息被刷了屏。据外媒报道,世界新冠疫苗第一梯队品种之一——由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Jenner Institute)开发的基于黑猩猩腺病毒载体的新冠疫苗(ChAdOx1 nCoV-19),在最近的动物试验中惨遭滑铁卢。试验结果显示,所有6只参与试验的恒河猴虽然在注射疫苗后都产生了抗体,但在攻毒试验中全部感染了冠状病毒。

由于陈薇院士团队与康希诺合作开发的新冠疫苗与牛津新冠疫苗采用的是同一种技术路径,都属于腺病毒载体疫苗,也因此,有分析推测康希诺股价跳水即与牛津疫苗动物试验失败有关。

这并非首次传出新冠疫苗研发遇阻的消息。就在两天前,美国Moderna(Nasdaq:MRNA)公司也公布了其新冠mRNA疫苗(mRNA-1273)1期临床试验的中期数据。由于试验结果显示,中低剂量组30人中只有8人体内产生了中和抗体,加上数据披露不尽完善,因此随后就受到了业界质疑,拖累公司股价调头向下。

“短短几天,海外就接连传来坏消息,疫苗研发本身难度很大,加上冠状病毒还有非常高的变异性,更添不确定性,感觉市场信心因此受到打击。”一位投资人表示。

只是,市场看到的“坏消息”是不是就一定是坏消息?有人“失败”了,其他人也就无法幸免呢?答案是否定的。

“从媒体报道来看,牛津大学疫苗动物试验的相关信息非常有限。但试验失败的原因有很多,需要足够的信息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研究方如果在动物试验中选择了不太合适的攻毒时间,如在抗体还没产生的时候就进行攻毒,那数据自然不会好看。另外,单看媒体报道,试验结果也不完全没有可取之处,牛津疫苗对恒河猴肺部还是有部分保护作用的。”武汉博沃生物CEO吴克博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其实,此次牛津大学疫苗动物试验的相关结果早在一周前就发表在了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文章标题为《ChAdOx1 nCoV-19 vaccination prevents SARS-CoV-2 pneumonia in rhesus macaques》(《ChAdOx1新冠疫苗接种可预防恒河猴感染新冠肺炎》)。

疫苗研发遇阻,康希诺股价闪崩,市场反应过度了吗?

图|来源:BioRxiv网站

相对外媒报道的描述,以上由研究团队发布的研究结果有着更多的信息量。而在知乎,一位身份认证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微生物学博士”的作者也在两天前发文,就上述牛津疫苗动物试验数据进行了深度分析,并且还将其与康希诺人5型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临床前关键数据,以及科兴生物的灭活疫苗PiCoVacc公开的临床前数据进行了部分类比。

疫苗研发遇阻,康希诺股价闪崩,市场反应过度了吗?

图|来源:知乎

根据该作者的分析结论,不管是抗体水平还是攻毒后的保护率,牛津疫苗ChAdOx1nCoV-19至少在已公布的临床前研究结果中,均显著弱于国内的相关品种。并且,该疫苗有其自身的缺陷,因此并不能代表整个路线设计一定会失败。

作者同时认为,牛津大学的疫苗在试验设计上亦存不妥之处,包括猴子攻毒试验选择的剂量过高(对比科兴的攻毒剂量增加了2.6倍)、攻毒试验时机选择不当等。

“从以往的腺病毒试验设计来看,腺病毒载体疫苗免疫后,其免疫反应通常会在免疫后6~8周内保持一个持续上升的过程。在免疫后2周~4周时,其免疫反应并未达到最好的状态。因此,如若攻毒试验选择在免疫后6~8周进行,外加病毒剂量减少2.6倍,结果可能会极大优于现有数据。”作者表示。

这篇文章在业内被广为传阅。“文章总结得很不错,全面又客观。”吴克博士阅读后亦向记者肯定了文章结论。

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底的时候,陈薇院士曾表示,新冠腺病毒载体疫苗II期临床试验的508名志愿者已经接种完毕,正处于观察期,如果一切顺利将在5月“揭盲”。

而在20日晚间,当各种流言四起的时候,网络又传出消息称,康希诺新冠疫苗一期临床108个志愿者免疫结果已经出来,所有受试者全部产生抗体,并且全部有显著的细胞免疫。

无独有偶的是,在Moderna公布其新冠疫苗1期临床试验的中期数据后,虽然业内很多人对此指出不少问题,但也有人相对乐观。

吉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姜春来教授认为,核酸疫苗(Moderna新冠疫苗所选择的技术路径)的优势就是不仅能诱导体液免疫应答,还能诱导细胞免疫应答,并且细胞免疫反应会很强。

“疫苗研制可以选择体液免疫或细胞免疫两种策略,体液免疫产生的抗体可以看作是一种对抗病毒的武器,细胞免疫则是另一种武器。抗体你可以理解成是子弹,但是细胞免疫就是巡航导弹,它可以定点清除病毒感染的细胞。”他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疫苗研发到底是选体液免疫还是细胞免疫,我一直认为是要’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但是如果像Moderna公布的数据传递出的信息那样,体液免疫结果不理想,产生中和抗体的人数比例太低,也就是说只有一个细胞免疫的武器有效,那也没问题。不过,对于比较棘手的病毒,那就必须两手都要硬。”对方进一步解释称。

“技术路径关系,陈薇院士团队和康希诺联合开发的5型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的细胞免疫反应预计也会很强。”姜春来教授又补充道。

最后,针对市场对于牛津疫苗恒河猴试验结果的反应,其向记者强调称,动物试验只能预测疫苗在人体上的有效性,即使疫苗在动物试验中表现好,最终人体试验也可能失败,而反之亦然。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