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财经

公有云最后只剩巨头玩家?UCloud季昕华说要证明这是错的

2019-01-30 17:15:12   第一财经

前有阿里、腾讯,后有要打造世界“五朵云”之一的华为,国内公有云市场留给中小厂商的机会似乎变得越来越少,只有巨头才能留下。

但公有云服务商UCloud创始人兼CEO季昕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UCloud要证明这个观点是错的。他称,这一市场越发集中,但同时市场变得更加清晰有序,对于专注于云的企业是好事。

他同时透露,UCloud已经实现盈利,但并未透露具体的财务数据。

此外,季昕华表示,2019年是中国云计算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将为云厂商带来新机会。

盈利的公有云服务商

另一家盈利的公有云企业是全球云服务霸主亚马逊网络服务(AWS)。根据亚马逊此前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该公司2018年三季度营收总额为565.8亿美元,虽然AWS的收入仅占亚马逊总销售额的11.8%,但其20.8亿美元的营业利润却成为亚马逊的利润支柱,占其总营业利润的56%。

季昕华告诉记者,是否盈利主要是不同公司采取的策略不同。他指出,有很多公司依靠CDN(内容分发网络)抢占市场份额。

“最容易增市场份额的是CDN,一个客户可能规模很大,但是CDN很容易亏损,而像AWS的产品中,CDN这类比例其实不高,所以将CDN的成本和规模控制住,增加其他业务是可以(不亏损)的。我们绝不会以不可持续的亏损换取规模。我要活下去,活得好是关键。”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厂商市场份额中,阿里云占公有云市场份额达43%,稳居第一,腾讯云和中国电信分别占11.2%和7.4%,随后分别为AWS(6.9%)、金山云(4.5%)、UCloud(4.4%)、微软(3.7%)、百度云(3.3%)和华为云(2.3%)。

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目前中国云计算市场各家大量补贴拼价格、争份额。CDN这种流量型产品曾经暴利,但一轮轮价格战后,即使的传统CDN巨头网宿科技现在也已被巨头们拖到不赚钱的程度。不过,他也认为“不做CDN,单纯做IaaS是守不住的,也很难保持长期赚钱,即便赚也是微利。”

IDC中国公有云服务研究经理张舒此前表示:“2018年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洗牌加速。面对市场高速增长,各大服务商竞争将更加激烈。除快速应对云产品价格卡位博弈带来的市场波动外,公有云服务商需要进一步强化产品组合差异化价值,提升专业服务能力,并可在产品功能更迭和认知服务等领域投入更多,加强自身产品技术与生态力量协同升级,提升用户体验。”

“如果你觉得一个产品跟别人价值没什么大差异,那最后只能拼价格。”季昕华称,即使是提供IaaS层的基础资源,不同行业、甚至一个行业的不同阶段差异也很大。

他以游戏为例,“卡牌游戏用的网络传输很低,所以基本简单的云服务就能满足要求;但后来出现了实时对战的游戏,像吃鸡类游戏对网络要求非常高,所以必须在网络上做很多改变,再往后可能对GPU要求很高。即使游戏行业,各个不同品类都不一样。”在季昕华看来,UCloud提供的是类似乐高积木一样的云服务模块,根据不同行业的特点来提供差异化、定制化的解决方案。

不管是全球还是中国,云服务市场格局越来越稳定,市场越来越集中在头部企业。1月上旬,京东云和金山云被爆合并。随后,京东否认该消息,金山则称与京东接洽,就潜在业务合作进行讨论。据记者多方了解,二者确有一定程度的接洽。这一事件或许也意味着云计算市场加速整合。

2019年云厂商的新机会

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来的人口红利见顶促使BAT都努力寻找新的增长点。去年,BAT都做了组织架构调整,希望通过云计算开拓政企市场。

季昕华表示,2019年是中国云计算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首先,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企业家将更多考虑降本增效,云计算是一个重要的机会点,“2009年美国经历经济危机,但那年美国云计算发展非常快。”他指出,为了降成本企业,一些企业会将非核心的IT业务外包出去。

其次,传统企业对云的接触越来越多,特别是中国政府力推“百万企业上云计划”,政府的支持和扶持让企业更愿意使用云计算。从2015年开始,国内有关云计算发展的政策集中出台。2018年,工信部还印发《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传统企业对云计算的态度从观望向尝试转变,互联网企业对云计算的态度从尝试向全部迁移上云转。

同时,“新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也将给云计算带来新的机会。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定义了基础设施建设,把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将基础设施列为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之一。

“这些都和云相关,会给云计算创造非常多的机会。5G起来之后流量增加了,视频大了,数据量也多了,特别是工业互联网成千上万的数据汇总在一起,需要数据的存储和分析,给云计算带来大量支持。”季昕华告诉记者。

此外,“一带一路”政策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走出去,云计算也要跟着这些企业一起走出去,成为一带一路沿线的IT云驿站。

最后,他认为,整个云计算大格局已经确定,市场变化不会特别大。“现在活下来的几家公司都是真的想做云计算的,是一种比较好的一种格局。”

但作为互联网厂商而言,进入政企市场并不容易,该市场被认为是电信运营商和传统IT厂商的地盘,即使是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企业由于自身的2C基因,开拓政企市场也并不容易。

季昕华坦言,做政企市场和2C市场不一样,“2C是你某一方面强就可以了,比如抖音,产品强就可以搞定了。但2B不一样,你每一方面都不能弱,要有强的客户关系、实施团队、品牌、背书,同时还要有强的技术。”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