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频道

商人赌博一夜狂输20万却欲罢不能 只因喝一瓶啤酒

2018-01-15 08:45:24 中国青年网

王璐漫画

喝了一甁酒被人拉上赌桌,不停地输钱却欲罢不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听起来让人脊背发凉的倒霉事,在严某身上发生了——

金华苗木商严某喝了衢州人吴某的一甁啤酒后,一夜输掉20万元。原来这甁啤酒被下了“赌博粉”。日前,主犯吴某被衢州市衢江法院以诈骗罪处以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罚金25万元。

34岁的衢州人吴某本是一农民,当过包工头曾经有钱过,可如今没钱了。但他说“不想过一天苦日子”,于是歪脑筋动了起来——

去年,他从狐朋狗友那里弄到了赌博粉,朋友告诉他赌博粉能让对方不停输钱。吴某如获至宝,决定用“赌博粉”让一些有钱的商人倒在赌桌上。

吴某在网上“搜寻猎物”,首先进入视线的就是28岁的严某,他是金华市一名小有名气的苗木种植经销商——吴某将严某视为一条可以钓的大鱼。

吴某印了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着自己是衢州某工程公司的“刘总”。

去年4月10日下午1时许,“刘总”开车突然造访严某的苗木种植基地。客商上门,严某热情招待,开车带“刘总”来到苗木种植基地参观,

第二天下午,“刘总”再次来到严某的门店,一下子要买90多万元的苗木。面对大单,严某喜上眉梢。

“刘总”请严某到衢州看看他承包的工地,严某欣然同意。当天下午,“刘总”坐上严某的高档轿车从金华开往衢州,严某没想到一个陷阱正在等着他。

到衢州后,“刘总”带着严某去“自己的工地去转了一圈”。

“刘总”指着工地煞有介事地告诉严某,这里要种什么树,那里要种什么树,还专门让“手下的水电工”沈某陪严某在工地上转了一圈。事实上,所谓的沈某姓刘,只是吴某诈骗团伙里的一员。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刘总”将严某带到一家饭店的包厢,饭局上有做水电的沈某,还有当地的“村主任”张某,很显然这也是一个托,“张主任”其实姓程,是当地的一个农民。

话题依旧是购买90万苗木的问题,严某兴致很高。几人轮番劝酒下,严某喝了一甁啤酒,但他很快就觉得醉意上头——脸很红,走路有点晃,特别爱说话,好像不能自控。原因很简单,这杯啤酒很“有料”——里面放了具有麻醉作用的“赌博粉”。

眼看药力发作,吴某知道,大鱼快上钩了,于是他怂恿严某开始玩扑克赌博游戏“牛牛”。

玩了一会儿,严某身上的几千元现金全输光了,但他不服,说拿POS机来刷卡套点钱出来玩。吴某笑眯了眼,马上打电话给放贷老板傅某,让他带上POS机并吩咐多带点现金赶到茶楼。这时,吴某建议接下来玩大一点,严某没有反对,没过多久1万元钱就输完了。在药力作用下,严某要求刷卡再来,可刷出来的现金又输掉了,傅某带来的五六万元现金全被严某刷光了。

就这样,严某输了就刷卡套现,套出来又输,有时套出的现金他数都没数就拿来压赌。周而复始,总共刷卡套现11次,输了20万元。

“牛牛”一直玩到凌晨2点,严某卡里的钱也都输完了,“游戏”结束。回到酒店后,严某彻夜不眠,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报警。

吴某、程某、刘某及提供刷卡服务的傅某随后落入法网。

延伸阅读:19岁女孩欠现金贷出走,母亲不堪催债压力自杀

(原标题:19岁女孩欠现金贷出走,母亲不堪催债压力自杀)

19岁的女儿欠债后下落不明,妻子不堪压力自尽,所有情绪都压在了55岁的夏明国身上。

就在妻子葬礼的当天,先后来了四拨催债的人员。夏明国愤怒了。

女儿究竟欠了多少钱?夏明国依然不清楚。

1月10日,长沙岳麓区莲花镇金华村。因拿不出钱办丧事,家人和亲友匆忙将49岁的刘丽下葬。

给19岁的女儿夏双还贷10余万元后,刘丽才发现女儿的债务是个无底洞。面对催收人员天天上门,刘丽不堪压力,于1月8日喝下两瓶农药结束自己的生命。

让人心寒的是,亲友们刚料理完刘丽的后事,先后有四拨人员上门逼债。1月10日,愤怒的金华村村民控制住这些催收人员,莲花派出所随后出动警力到场处理。

2017年12月31日,女儿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妻子被现金贷逼上绝路,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如今仅剩下55岁的夏明国。

悲伤、恐惧、绝望和对女儿的担心,所有的情绪瞬间压在夏明国一人身上。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近乎崩溃。(为保护隐私,夏双一家系化名)

1月10日,长沙莲花镇金华村,第一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气愤的亲友上前指责。

刚办完丧事,两男子驾车上门催收

10日12点多,一辆湘K牌照的白色SUV驶入金华村,沿途只要见到村民,车内人员会摇下玻璃,面露着微笑,打听夏双的住址。最终,这辆车停在一栋土砖房附近。

此时,这栋破旧的土屋内,夏明国等数十位亲友正准备吃饭。一个小时前,他们才将刘丽的骨灰安葬好。见有陌生人找女儿,夏明国出门相迎。他很快发现,眼前的两名年轻小伙子是放贷公司派来的催收人员。

“你们是哪家公司的……”妻子的骨灰刚刚入土,催收人员又来上门,夏明国瞬间情绪失控,不停地追问两人的身份。

一旁的亲友见状也纷纷上前,两男子被围后支支吾吾,一问三不知。从两人开来的车内,夏明国等人找到数份借贷合同,但没有夏双的。

记者注意到,这些借贷合同分为“借条”和“收条”,上面有借款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借款理由是“因个人短期消费需要资金”,而出借人也是个人。

夏明国和亲友们虽然气愤,但都极力克制情绪,拿来凳子让两男子坐下,要求他们联系公司负责人尽快来处理。“带借贷合同来,要弄清女儿到底借了多少本金。”夏明国说。

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两男子自称公司名叫“隔壁老张”,位于“湘域国际”,他们是贷后催收人员,第一次到夏双家催收,“她总共借了1.2万元,还剩3000元本金未还”。至于公司向夏双催收多少利息,两男子对此表示“不清楚”。

在夏明国的多番催促下,其中一名男子不停地给公司打电话,示意相关人员到场“赎人”。

第三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正向公司打电话求助。

男子搭出租车催收,身上还带着刀

10日下午1点多,距土屋一百米处的岔路口传来动静,一辆准备掉头的出租车被村民拦下。从副驾驶下来一名红衣男子,称专程赶到村上要钱,他催收的对象也是夏双。

“你认识这两个小伙子吗?”顺着夏明国手指方向,这名红衣男子称“不是一起的”,但对于自己的公司名称,他表示要打电话问一下,“我只知道在天佑大厦”。

“夏双不见了,她的妈妈去世了,你过来一下,他们把我扣了,不放我走……”就在红衣男子给公司打电话时,有亲友一把抢过手机并询问:“你们是什么公司?她(夏双)借你们多少本金?”这名备注“王平”的人在电话中回复称:“本金借了2.8万元。”

“王平”在电话中称,公司名为“嘉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持长沙身份证就可以在公司借贷。夏双于去年11月向公司借贷2.8万元,分5个月返还,但对于利息他始终不愿透露,只是回复称:“她家里出事,公司只要求还本金,利息看着给。”

在交涉过程中,有亲友在红衣男子身上搜出一把弹簧刀。红衣男子解释称,“用来防身的”。随后,这名亲友报警。很快,莲花派出所多名民警到场处理。

“你赶紧过来吧,带上夏双的借贷合同,把账说清楚,不然我走不成。”红衣男子多次电话要求“王平”到场处理。

催收人员被带回派出所处理

10日下午2点多,就在民警问询过程中,一名形迹可疑的黑衣男子被村民揪了出来。他先是反复称“是来村里找人的”,不过很快,他的谎言被识穿。

“你找谁?”“这人住哪里?”这名黑衣男子无法说出所寻人员信息。见第三拨催收人员被逮住,原本在训斥红衣男子的夏明国迅速转身,上前并揪住黑衣男子的衣领怒斥,“你叫什么名字?”

见群情激奋,黑衣男子脸色惨白,他承认是借贷公司的贷后催收人员,自称公司名为“白度白汇公司”。他说:“公司联系不上夏双,安排我到村里查看情况,所以没带借贷合同。”黑衣男子致电公司财务人员后称:“夏双借了6000元本金,但不清楚具体要还多少利息。”

民警还未询问完黑衣男子,现场又引发骚动,原是第四拨人员被逮住。这时,金华村村民们彻底怒了,现场一度陷入混乱。为了避免引发冲突,在场民警向所里请求增派人手。10日下午3点多,另外数名民警赶到现场,迅速将上述四拨催收人员带回派出所调查。

10日晚上7点,一名钟姓亲友致电记者称,十余台车先后赶到莲花派出所“赎人”,民警也一直在协调处理此事。

声音:女儿还这么年轻接下来该怎么办

平时也就一两拨催收人员上门,但在妻子骨灰下葬这天,竟有四拨不同借贷公司的人员轮番上阵催债,夏明国有些无法接受,“这些人不可原谅”。

女儿自2015年职高毕业后,在美容店工作,收入微薄,什么时候陷入现金贷泥潭,夏明国不得而知。不过,在他的印象中,也就最近半年的事,“去年7月起,陆续有人上门逼债”。

一辈子老实本分的庄稼人,夏明国夫妇认为,“欠钱必须还”。夏明国拿出积蓄,出面还了四五万。有时他不在家,妻子背地里找亲友借了六七万拿去还贷。

“原本家徒四壁,东拼西凑好不容易还了10多万,可这债务就像无底洞一样见不到底。”夏明国叹口气道,“换谁都跨不过这道坎。”

自女儿于2017年12月31日离家出走后,夏明国无法弄清女儿到底背负多少债务,“恐怕连她本人也说不清”。说到这里,夏明国的嘴唇直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许久才慢慢嘟囔了一句:“女儿还这么年轻,接下来该怎么办?”

记者查询发现,中国银监会2017年4月曾下文规定: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统筹监管,开展对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

(原题为《长沙19岁女孩欠现金贷出走,母亲不堪压力自杀,葬礼当天四拨人上门催债》)


展开全文
责任编辑:卢书敏 CL1259

热点新闻

曲阳学生体检死亡 体检本来是检查身体健康,怎么会出现死亡呢?

2018-05-25 13:47:37

小哥将33万元纸币做成花送女友,示爱,请适度!请不要毁坏人民币

2018-05-25 13:30:02

中国癌症晚期老人赴美与儿孙道别 却被莫名遣返

2018-05-25 13:15:57

美国医生手术嗨歌尬舞 自吹是明星医生患者称其像恶魔

2018-05-25 13:01:19

民房突发火灾6人被困!众人搭“人肉气垫”接住两娃

2018-05-25 12:11:39

香港公开赛首轮刘诗雯孙颖莎横扫晋级 日本一姐爆冷惨败出局

2018-05-25 11:58:17

马斯克再怼汽车工人联合会:所有员工都是特斯拉的老板

2018-05-25 11:54:06

吃网红串串店腹泻的原因 沙门氏菌感染是怎么引起的 该如何预防?

2018-05-25 11:51:17

设计师揭秘重庆李子坝轻轨穿楼:动静共存互不干扰

2018-05-25 11:45:00

俄否认击落MH17航班:无一枚导弹越过俄乌边境

2018-05-25 11:44:45

新秀丽遭做空盘中紧急停牌 目前尚未回应机构指控

2018-05-25 11:40:35

成都女生带着偏瘫奶奶上大学 四年如一日看护

2018-05-25 11:39:33

电商专供内藏猫腻 最高级的聪明是要靠谱

2018-05-25 11:36:13

哎呦小可怜!小猫咪首次看兽医 打针痛得直叫 可怜呦

2018-05-25 11:26:26

公务员相亲,对方表示不是公务员不相,你怎么看?

2018-05-25 11:01:14

浮梁小英雄,你一路走好——追记浮梁一中舍己救人的王奥斌

2018-05-25 10:44:12

广西一男子捕获51只野生动物 在QQ群上售卖被刑拘

2018-05-25 10:21:20

这副镇长丢脸了 刚赚4块钱就被查

2018-05-24 17:46:35

老公送情人3000万 告上法院要不回

2018-05-24 17:30:30

网络热文疑造假:指向网站经营大量赌博游戏

2018-05-24 17:16:05

大学生遭培训贷欠下万元贷款 机构却这样说

2018-05-24 17:13:56

纽约一联邦法官裁决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屏蔽用户违宪

2018-05-24 17:12:39

三年级留守女生放学途中遇害 教师:颈部有伤痕

2018-05-24 17:10:41

呼和浩特推“零门槛”落户新政 中专以上即可落户

2018-05-24 17:09:28

18岁小伙成狮面人不敢照镜子 西安求医盼“重生”

2018-05-24 17:08:46

叫停校园网络投票 让荣誉评选更纯粹

2018-05-24 17:06:22

关押最久”蒙冤者刘忠林申请1667万元国家赔偿

2018-05-24 17:05:31

男子33万现金做"有钱花"为女友庆生 银行:涉嫌违法

2018-05-24 17:02:59

"抢人大战"致二线城市房价上涨?再次拧紧楼市"阀门"

2018-05-24 16:59:55

起底网络传销运作真面目:慈善宣传成传销组织标配

2018-05-24 16:57:39

离异女为派头“闪嫁”4个老公

2018-05-24 16:56:23

她上任13年11次访华,为何这么爱来中国“串门”?

2018-05-24 16:55:17

大学生村干部遭网络诈骗后挪用百万民政资金

2018-05-24 16:53:51

女子5万卖亲生女被抓 丈夫:出来时我和孩子来接你

2018-05-24 16:52:31

贵州"最大民营医院"被指非法 营业不久后现辞职潮

2018-05-24 16:50:10

董存瑞烈士牺牲地发声谴责“暴走漫画”不敬言论

2018-05-24 16:46:50

韩国前总统李明博首次出庭受审否认检方指控

2018-05-24 16:45:37

干部为掩藏贪污医保款 自导自演麻醉抢劫案

2018-05-24 16:44:30

就业有能力、升学有通道 职业教育越来越有吸引力

2018-05-24 16:40:13

父子俩名下有6辆却欠200万不还

2018-05-24 16:39:00